王可阳,也就是沈诗晨的男朋友,有着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儿,身材匀称,皮肤白净,第一印象很像一个富家公子哥儿。

  他伸出一只手,对姜北礼貌的笑道:“你好,我是王可阳,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姜北万万没想到,跟她的久别重逢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跟自己之前无数次憧憬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他大脑一片空白,如当机了的一般,面对王可阳伸出的手,丝毫没有反应。

  王可阳的手就这么尴尬的停在那,收回来也不是,继续伸着也不是,他总不能硬拉着姜北的手去握吧。

  面对姜北的无礼,王可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姜北!”沈诗晨出声提醒姜北,对他紧打眼色。

  她这一声喊将神游状态的姜北拉回现实。

  姜北如梦初醒,瞬间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忙握住王可阳手,说:“你好,幸会,幸会。”

  王可阳简单敷衍寒暄了两句,态度明显变得没有刚开始热情了。

  时间已经到中午,三个人在附近简单吃了顿快餐。

  沈诗晨问姜北:“想在附近转转还是回去休息一会儿?”

  姜北意兴索然,哪还有心情闲逛,要不是碍于礼貌情面,恨不得现在就转身回大阪了。

  “回去休息一会儿吧,坐这么长时间的车还真有些累了。”姜北说。

  于是三人又转乘的地铁,回到了沈诗晨在秋叶原的住处。

  沈诗晨住的地方在东京都秋叶原市南面的一所公寓楼内,一室一厅,典型的日本榻榻米格局,空间不大,但利用率很高。

  房间里收拾的很整洁,也不知是不是她知道自己要来,之前特意打扫过。

  客厅的榻榻米中间有一张升降桌,沈诗晨沏了一壶抹茶,三个围坐在桌前闲聊。

  沈诗晨问了姜北这两年的一些近况,姜北简单答了,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王可阳一直在旁边陪着,偶尔插两句,说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聊了一会儿,姜北觉得自己总这么被动的回答未免显得太冷淡了,便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这房子不错啊,房租一定不便宜吧?”

  沈诗晨一指王可阳,说:“这房子是他的,不用什么房租的。”

  王可阳冲姜北礼貌的笑笑,虽然他努力的保持着低调的谦逊,但那不经意间露出的自豪和睥睨还是让姜北心中不爽。

  在东京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人的家世背景一定不简单吧?

  想到这里姜北不自觉的产生一种自卑感,自己如果想拥有这么一套房子得奋斗多少年?

  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

  沈诗晨那么优秀的女孩,她能看上眼的又怎么能是凡夫俗子?

  自己想跟她有结果,也许真的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但姜北的情绪却是越来越低落。

  他一直观察着王可阳,在他身上投入的注意力甚至比沈诗晨的还多。

  姜北注意到,自己的这个情敌,不仅有着挺拔的身材,俊俏的脸蛋,健壮的肌肉,而且有着不错的工作和家庭背景。

  在他面前,姜北突然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无论是身材、家世、背景,财力、前途、见识,工作,还是交际谈吐,自己都不如他。

  看着沈诗晨和王可阳不经意间表现出的亲昵举动,姜北心如刀绞,内心产生一种深深的失落感。

  姜北开始后悔来东京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晚上就坐夜班车回去,不在这里住了,简直是自取其辱。

  到了傍晚的时候,沈诗晨提议带姜北去吃点好的,姜北推辞不过,便跟着去了。

  他已经想好了,吃完这顿饭就跟她告别。

  {$最2o新章》节上O+酷匠Zs网

  沈诗晨带姜北来到住处附件的一家自助餐厅,里面主要是各种寿司和生鱼片,每人三千日元。

  姜北要付钱,沈诗晨说什么也不干,最后还是王可阳掏的腰包。

  这顿饭姜北吃的食不知其味,没吃几口就饱了。

  回去的路上,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又聊了几句,走到楼下的时候,姜北便向沈诗晨辞行。

  沈诗晨当然不愿意姜北走,但姜北态度很坚决。

  最后沈诗晨实在拗不过,说:“既然你执意要走,那你等等,我上楼去给你拿点东西。”

  姜北点头答应了。

  随后,沈诗晨自己上了楼。

  王可阳陪着姜北在楼下等。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街道上人不多,晚风习习,比白天凉爽了很多。

  偶尔有几只乌鸦在头上飞过,“啊咦呜诶呕”的叫着,就像在嘲笑姜北一样。

  王可阳点了一支烟,又递给姜北一根。

  姜北摆摆手示意不要。

  王可阳吐了一口烟圈,说:“我看得出来,兄弟,你喜欢诗晨吧?”

  姜北有些尴尬,没承认也没否认,反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王可阳“噗嗤”一声乐了,说:“怎么看出来的?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吧。从大阪到东京新干线的单程车票就要一万多日元,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要是没有什么心思,谁吃饱了撑的这么折腾?”

  这话说的难听,但却在理;姜北心里不爽,却无法反驳。

  王可阳继续说:“兄弟,听我一句劝,你死了这份儿心吧,像诗晨这样的女孩你养不起她?”

  “养不起?”姜北心中有气,觉得自己完全被看遍了。

  “你觉得你能养得起?你一个月工资加补助才多少?也就三十万日元左右吧?”

  之前聊天的时候姜北透漏过自己的收入,王可阳说的不错。

  “你知道我们一个月的花销是多少吗?”王可阳又问。

  他们一个月花销多少姜北当然不知道,他没有说话,等着下文。

  “每个月我给她买衣服和包包的钱就不止五十万,你觉得你能出得起?”

  “沈诗晨的为人我了解,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

  王可阳听了哈哈大笑,“你这人可真逗。不爱慕虚荣?哪个女孩不爱慕虚荣?不喜欢漂亮衣服?不喜欢名款包包?说自己的女人不爱慕虚荣不过是那些男人给自己的无能找的借口。如果你真喜欢一个人,你就甘心让她穿地摊儿上的便宜货?”

  姜北听了心中更气,拉下脸说道:“有钱了不起啊?她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你那几个臭钱?”

  “那你说是为了什么?”

  姜北被问住了,他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这个问题无论自己说什么都像是在夸他。

  王可阳继续说:“你来日本才几天?你才见过几个人?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这儿的中国人都一样,谁到这里来不是为了那几个钱?为了多攒点钱什么事干不出来?”

  “这儿的中国人?难道你不是中国人?”

  “我当然不是,我现在是日本籍,跟你们当然不一样。”

  姜北听得心中越来越气,真懒得跟他多说一句话了。

  “所以说,兄弟,还是多想辙怎么挣钱吧,有了钱自然有无数妞儿主动上来贴你。不然自己都是个屌丝,还指望谁能看得上你。”王可阳吐了口烟圈说。

  姜北忍无可忍,气愤的说:“沈诗晨真是瞎了眼,她怎么会找了你这么个人!”

  王可阳笑道:“我怎么了?不找我难道找你?我看你到现在也就是个单相思吧?估计你连他的手都没摸过吧?”

  姜北一滞,一句话被戳中要害,顿时气的脸色涨红。

  王可阳仿佛在故意激怒姜北一般,见他这般模样,又笑道:“看来是被我说中了。能看的出,你大老远的跑来对她还是很有执念的,但如果将来你真能跟她在一起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她嘛,真追到手了也就那样,无趣得很,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

  说着,王可阳自顾自的奸笑了两声,表情既猥琐又惹人厌恶。

  姜北大怒,之前王可阳对自己冷嘲热讽倒也能忍了,现在他连沈诗晨都带进去了,姜北说什么也不能原谅。

  看着他那卑鄙恶心的嘴脸,姜北就如吃了个苍蝇般倒胃,他真不明白沈诗晨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男朋友?

  王可阳见姜北脸上阴晴不定,张口还待再说,姜北已经猛地一拳打出,正砸在他鼻子上。

  王可阳措不及防被打个正着,他捂着鼻子怒道:“你敢动手?你们这些低素质的中国人都是这个熊样……”

  姜北实在懒得跟他废话,一个箭步上去,抬手又是一拳,用足了力道,丝毫没有留情。

  然而就在同一时刻,王可阳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一扬,一扭头,闪开了。

  姜北一拳打空,身子还没站稳,王可阳左手勾拳已经后发先至,正打在姜北下巴上。

  这一拳震得姜北牙齿松动,脑袋嗡嗡作响,舌头都被咬破了,他踉跄退了两步,直觉得天旋地转。

  还没等姜北缓过神来,王可阳已经贴近身来,一顿雨点般的拳头将姜北打翻在地,爬不起来了。

  王可阳摸了摸鼻子上的血迹,向街边吐了口唾沫,刚才那一拳他是故意没躲开的,对方先动的手,他把人打趴下当然是属于正当防卫。

  王可阳乜斜着姜北躺在地上狼狈的样子,不屑的说:“像你这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每年都能碰到几个,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看看你自己的那副衰样儿,以后别来打扰我们了,赶紧滚吧。”

  说完,王可阳转身上楼了。

  秋叶原的街道干净又冷清,行人匆匆,时不时有几只野猫沿着墙角飞速窜过,不论是人还是猫,仿佛都忙得没有时间顾及其他。

  姜北躺在地上,缓了两口气,突然呵呵乐了起来,笑着笑着不自觉间眼泪已经顺着鬓角淌下。

  他颤巍巍的站起身,扶着墙踉跄着走了下去。

  姜北佝偻着背缓缓前行,背影孤独又萧索,远远看去,就像一条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