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三日,日本,大阪国际机场。

  这是姜北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既兴奋又忐忑。

  就在李丽薇找到他的第二天,他便回公司报到了,所有手续都是现成的,一切都办的很顺利。

  姜北的护照早就办好了,只需向大使馆申请签证即可,而他手里有日方发来的工作邀请函,拿着它办签证只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

  这次常驻只有姜北一个人,为此他做足了功课,包括如何入境、生活中应该注意的一些常识等等。

  S市飞往大阪的航程需要2个小时,一路上都很顺利。

  姜北拖着行李箱出了机场,坐上了开往市内的大巴。

  6月的大阪,气候宜人,晴空万里,对于常年身处S市雾霾下的姜北来说,仿佛空气中都带着一股甘甜。

  一个小时后,大巴停在市内,姜北又辗转倒了几趟地铁,来到本町事先预约的旅馆处。

  住处是日方事先安排好的,姜北拿着证件直接入住即可,每天4000日元,含早餐,这笔钱拿着发票公司是给报销的。

  房间不大,也就十几平米,但家电齐全,所有生活用品一样不少。

  最让姜北高兴的是房间里提供免费的宽带,只需将留出的网线接头直接插入笔记本的网口即可,这是他跟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了,因为在这里手机是没用,中国移动在这里是没信号的。

  出发之前姜北就已经跟沈诗晨聊过了,并告诉了自己的行程,两人约定,到日本之后要经常保持联系。

  姜北入住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网上留言,向沈诗晨报平安。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从姜北到达大阪的第二天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之前堆积的问题几乎都落到了他头上,系统的负荷与日方的不满在此之前几乎同时到达了极限。

  还好对于这套系统姜北并不陌生,这是他从头带到尾的项目,工程里的每一个全局变量、每一个函数姜北都了如指掌。

  韩钰留下的烂摊子短时间内就被姜北解决了,日方对于姜北的表现大加赞赏,远在S市的李丽薇得知后也觉得脸上有光。

  七月十日,周五,日方为姜北举行了一场“迟到”的欢迎会,并告知他这个周末不用加班,可以好好休息了。

  对于这样的大礼拜,姜北早就等的迫不及待了。

  而所谓欢迎会,不过就是下班后大家一起吃顿饭罢了。

  这第一次的日本饭局给姜北留下的印象就是——日本人太抠了!

  一上来桌子上就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盘子,样子很精致,但量就实在太少了,每个盘子里就几块寿司或生鱼片,姜北以为是饭前开胃菜,也就没在意。

  每人吃了两口就开始喝酒,都是清酒、烧酒之类的,度数低的能淡出鸟来,跟国内的烧刀子简直没法比。

  这一喝就是两个钟头,天南海北的瞎聊,大部分姜北都听不懂。

  最后姜北实在饿的不行了,偷偷问翻译:“什么时候上主菜啊,我这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翻译一愣,说:“主菜?一开始不就上了吗?你没吃吗?”

  姜北:“……”

  你妹啊!老子要是甩开腮帮子吃,刚才那一桌子还不够我一个人的呢!怕花钱就别请客好吧!

  等姜北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他顺路从楼下便利店买了两包泡面,上楼的时候胃都饿的痉挛了。

  姜北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打开电脑,挂上了QQ。

  今天运气不错,沈诗晨在线。

  之前两人已经聊过很多次了,没有了刚联系时的那份拘谨,而且渐渐多了很多的话题。

  “明天有空吗?”姜北问。

  酷l0匠网}唯(3一'0正.0版R,其g他都是1Q盗F版◇m

  等了一会儿,那边回道:“有啊!你明天还加班吗?”

  “不加了,基本都忙完了,明后天都休息。”

  “那太好了,想来东京转转吗?”

  姜北心里微微激动,嘴里嚼的泡面已经完全吃不出什么味道了。

  “好啊,但是当天往返恐怕时间不够吧?”姜北问道。

  “我这有地方,你可以住我这里啊,到时我带你去东京转转。(一个笑脸)”

  姜北不知不觉间脸已经红了。

  “那好啊,我坐明天早上的新干线,到时得麻烦你接我了。”

  “没问题,那明天见喽。(又是一个笑脸)”

  “好的,明天见。(一个摆手的笑脸)”

  姜北退出了QQ,三口两口吃完了泡面,见时间不早了,便洗漱去了。

  这一夜,姜北失眠了。

  由于太过兴奋,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他幻想着明天见到沈诗晨时种种情景,越想越精神,到后来睡意全无。

  第二天,天刚亮姜北就起床了,挂着一双熊猫眼去楼下吃饭。

  旅店提供免费的早餐,有各种各样的饭团、精致的小咸菜和酱汤。

  饭团的味道很不错,第一次吃的时候姜北一顿吃了六个。

  但坑爹的是旅店的早餐始终是这些,从不换样,半个多月下来吃的姜北都要吐了,现在吃饭团完全就是机械式的往下硬咽了。

  吃过早饭,姜北离开了旅店,几经辗转,在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坐上了开往东京的新干线。

  姜北今天的心情大好,好的无法形容。

  他透过车窗,望着窗外的风景,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到大阪已经有段时间了,这个城市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太干净了,干净到简直变态的地步。

  城市的街道上一尘不染,几乎比家里的地板还干净,穿了一周的皮鞋还是油光铮亮,如果是在S市,只要一天,上面就已经满满的一层灰了。

  列车在日本的关西大地上飞驰,而姜北的心却早已飞向了远方。

  两年多来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啊,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再见面了。

  一路上,姜北回忆着过往岁月的种种;回忆着大学里两人共同度过的那段青涩时光;回忆着毕业后隔海相望的相思煎熬。

  在今天看来,过往的困苦坚持是值得的。

  苦心人,天不负。

  古人诚不欺我。

  姜北心里一会儿酸,一会儿甜,离终点越来越近,反倒觉得脸红心跳,紧张不安起来。

  一会儿见了她,自己应该表现成什么样子呢?

  是应该热情一点?还是硬装出一份矜持与稳重?

  而她对待自己又会如何呢?

  两年多没见了,她如今又变成了什么样子?

  还像大学时那样神采飞扬、靓丽迷人吗?

  想到这里,姜北又忍不住对自己深深的自责。

  四年的时间,为什么那些话自己就没有对她说出口呢?

  那时自己到底在犹豫害怕什么?

  害怕表白后被拒绝?害怕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还是害怕面对现实,面对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的现实?

  迷茫、犹豫、彷徨、时间就这样在矛盾中悄然逝去,留下的,是姜北无数个寂夜里的懊悔与自责。

  姜北曾无数次扪心自问,自己真的甘心只跟她做朋友吗?

  答案不言自明。

  之前的种种拖延,不过是为自己的自卑软弱寻找的苍白借口。

  年轻的时候,爱一个人就该让她知道;至于她喜不喜欢你,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等老了以后,回想过去,该做的事情没有勇气去做,那又将是怎样的一种遗憾与悔恨!

  姜北暗暗下定了决心,这一次,一定要把心里的话告诉她,不留遗憾,不虚此行。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列车到达了终点站——东京。

  姜北下了车,顺着人流出了站台。

  走到检票口的地方,停下四周观望。

  只见检票口的人群中高举着一块广告牌,上面只写了两个大字——姜北。

  姜北顺着广告牌向下看去,举牌的人正是沈诗晨!

  虽然两年多没见,但他还是能够一眼认出她。

  那是铭刻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就算是漫长的时间也无法将它消去。

  姜北顿时一阵激动,高喊着她的名字跑了过去。

  她也看见了姜北,用力的挥着手,笑颜如花。

  姜北跑到她跟前,满脸通红,心中有如小鹿般乱撞。

  她扎着马尾辫,白色T恤,牛仔短裤,白皙的皮肤中透着淡淡健康的小麦色,眉清目朗,整个人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一别两年多,她还是那么的美!

  只不过少了一丝单纯青涩,多了一份成熟妩媚。

  来时的路上,姜北想好了千言万语,但一见面却有如一团棉花堵在喉咙,一句也说不出,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

  姜北真希望整个世界就此定格,就这么我看着她,她看着我;现在即永恒,永恒即现在。

  最后还是沈诗晨先开了口,“好久不见啊,姜北。”

  “是啊,好久不见了。”姜北笑道。

  简单的寒暄,他乡的邂逅。

  这样的场景,姜北不知道幻想了多少次。

  这一刻终于等到了,简直像做梦一般。

  这时,旁边一个男子问道:“诗晨,这就是你说的姜北?”

  沈诗晨回道:“对啊,他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姜北。”

  她一拉旁边的男子,对姜北说道:“姜北,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王可阳。”

  仿佛一记晴天霹雳,姜北的笑容硬生生的僵在了脸上。

  沈诗晨后来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脑中只反反复复回响着一句话:

  “这是我的男朋友……”

  “这是我的男朋友……”

  “这是我的男朋友……”

  检票口外人头攒动,喧闹非凡,但对姜北来说,世界却已经静止了,没有声音,没有画面,没有一切。

  有的,只是心里一股撕裂般的痛。

  他仿佛听见身体里“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突然碎了。

  姜北就这么怔怔的站在原地,有如石化了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