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打量来人,见他身长一米九上下,容貌甚伟,一头金色的短发,却有着一张黄种人的面孔。浑身肌肉结实,只那么随便站着便给人感觉充满了力量,仿佛一轮金色的太阳,让人感觉既温暖又安全。

  就在姜北打量盖德的功夫,苏菲已经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两人深情相拥,苏菲的眼神脉脉含情,而盖德更像是稳重的兄长宠溺自己撒娇妹妹。

  姜北顿时傻眼了,没来由的心里一酸,仿佛突然间人悬空了一样,感觉无法言喻般缺失了什么。

  苏菲首先分开,问盖德道:“怎么就你自己,瑠辉呢?”

  “他还有事,我们半路分手了。”

  “你来的正好,我们刚才……”

  盖德打断道:“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盖德径直来到姜北身边,伸出一只手,微笑道:“你就是姜北吧,我是盖德,能把你请来是我的荣幸,抱歉我来晚了。”

  姜北被对方的气度折服,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也伸出一只手,说:“你客气了,能见到你是我的荣幸。”

  盖德上下打量姜北,仿佛在欣赏一件爱不释手的宝贝,笑道:“你知道吗,我这一生其实都只在做一件事,就是要找到你,今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终于能得偿所愿了!”

  姜北听得稀里糊涂,完全不知道这话应该往下怎么接了。

  这时,海斗咳嗽一声,说道:“盖德,我们刚才正在讨论关于姜北的事情,我们听说你打算要对他用高级别的针剂。”

  盖德回道:“不错,姜北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人,我对他的评级是双S,但目前双S针剂还没有制作出来,只能先勉强用S级的了。”

  他这话一出口,举座皆惊,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海斗开口,他斟酌着措辞道:“盖德,我们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们并没有发现他……”

  “没发现他具备这样的才能是吗?”

  “是的,”海斗说道:“不光是我,我们都没有发现,他的元念很弱,基本就是个凡人。”

  盖德微笑道:“这不奇怪,如果用常规的标准来看,我也没发现。”

  众人都是一愣。

  盖德接着说道:“但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是不能用常规标准来衡量的。如果用我们以往的方式,姜北是有些特别,但也仅此而已,就算给他开‘名色眼’都有些勉强。但能获得神启的人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之前用了那么久的时间还是一无所获,就是因为我们的方法错了。”

  海斗问道:“那你又是根据什么断定姜北一定就是那个人呢?”

  “是上帝的启示,我只是遵从内心的召唤。虽然我也看不透他,但我相信内心的直觉,他一定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众人大眼瞪小眼,都无法接受这个理由。

  大翔忍不住道:“盖德,我们也很想相信你,但你说的这理由不合逻辑……”

  盖德笑道:“逻辑?逻辑解释不了很多东西,如果我们相信所谓的逻辑,相信所谓的命运的话也不会聚在这里。你们开眼后见到的东西相对于你们开眼前来说符合逻辑吗?上帝也会偶尔掷骰子,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点数是多少。我们头脑中的逻辑会制约我们的行为,如果一切按照逻辑行事,我们就不会得到我们逻辑之外的东西。”

  “盖德,你这是在赌博。”海斗道。

  盖德点头,“可以这么说,而且我认为值得。”

  “值得吗?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理由而进行的赌博。”

  “值得,相比于风险和收益来说,我认为值得。赌输了,不过是损失一些针剂罢了;但若是赢了,我们将开启真理的大门,颠覆这世界的一切。这是典型的以小博大,非常值得。”

  “盖德,你这是在做无谓的冒险,买彩票也是以小博大,但又有几个人中过?”大翔道。

  “你说的对,翔子,我是在冒险,也许我会失败,也许我这次看错了人,也许急躁偏执蒙蔽了我的眼,但努力的尝试总好过什么也不做,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们现在不有所行动,结局便是一切都付诸流水,而我们现在的保守不过是在推迟失败的时间罢了。我们都不想做温水中的青蛙吧?”

  “但是盖德,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失败了,我们浪费的不光是宝贵的针剂,还会搭上一条人命,这对他不公平。”海斗道。

  盖德转头看向姜北,说道:“的确,这对他来说不公平,如果最后真不幸失败了,这罪孽就算到我身上吧,我死后会下地狱,但在这之前,我一定要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

  室内静了下来,鉴于盖德以往的威望,没有人再发问,但多数人的心里对盖德的做法并不赞同。

  盖德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说道:“我知道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很多人其实心里不满。这次既然是我发起的赌博,那按理说我应该加一些自己的赌注。”

  他环视众人,语气坚定的道:“如果这次失败,我就让出自己的位置,大家公投另选贤能。”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苏菲首先反对,“盖德,这组织是你一手创建的,怎么能说让出就让出?你不做又谁能做?”

  东子也反对道:“老大,你没必要这样,为了这些人你不值得这样,你认为对的就去做,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看?”

  盖德抬手制止,对二人道:“你们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而且……”他转而笑道:“你们认为我这次会赌输吗?”

  苏菲和东子对盖德的性子再了解不过了,他们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

  盖德转向其他人,问道:“那么,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次没人说话了,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于情于理都没有再反对的理由了。

  盖德见没人再反对,说道:“那好,既然大家意见一致了,那么我们现在就着手准备,今晚就开始,因为是S级,安全起见,还需要大家的积极配合和支持。”

  他继而转向姜北,笑问道:“已经万事俱备了,你准备好了吗?”

  姜北心说:“我准备好你妹啊!一个个像神经病一样,说的话一句没听懂,我TM连你们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姜北此刻觉得自己就像一条被放到砧板上的鱼,周围的人一直在讨论应该是清蒸还是红烧,而完全没有人在意这条鱼的感受。

  他反问道:“准备什么?”

  2V酷》d匠网X!首.1发R

  盖德笑道:“准备去见识另一个世界,一个崭新的世界。”

  姜北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自己的靠椅,心说这家伙要敢胡来老子就跟他拼了。

  苏菲见姜北的样子“噗嗤”一下乐了,对他道:“你不要紧张,盖德的意思是你准备好要开眼了吗?”

  姜北此刻心里已经把墨非骂了一百遍又一百遍,这厮可把自己坑苦了,你装的东西都让人卸了,人也被甩了,现在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孤岛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完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想对自己做什么自己哪有能力反抗?刚见面还以为你挺牛呢,没想到完全是一个草包!

  现在怎么办?难道真让他们在自己额头上开一个洞?

  此刻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墨非给他看的那些图片。

  别开玩笑了,要是落得那样的下场,还不如给自己一个痛快的。

  反正横竖是个死,老子豁出去了!

  姜北心里一横,不答反问道:“你知道墨非这个人吗?”

  盖德闻言一滞,其他人也都是表情怪异。

  “当然知道,我跟他是老朋友了,熟的很。”盖德说道。

  “他给我看了一些东西,告诉我一些事情。你们组织名字是叫‘哈娜托斯’吧?”姜北说道。

  盖德点头,“是的,有些事情我是打算开眼后再告诉你的。”

  “他跟我说,你们的组织的经费来源就是谋财害命,从我这样的人身上榨取钱财。”姜北说道。

  众人一听都笑了。

  盖德也笑了,问道:“那你相信他的话吗?”

  “一开始相信,但现在有些怀疑,因为你们在我身上花费的精力和成本远远超过了我能值的那几个钱。”姜北说道。

  “看来你还不笨。”盖德说道。

  “但我同样也怀疑你们?”

  “哦?这话怎么说?”

  “墨非的话虽然可疑,但他的官方身份却不是假的,而你们明显是站在他的对立面,这么说你们就是非法组织了?”

  “逻辑是不错,但你怎么能肯定他的官方身份就不是假的呢?”

  “政府资源他都能调用,这身份又怎么能是假的呢?”

  “等你开眼之后,我自然会向你证明。”

  “不,等你向我证明之后我再开眼。”

  盖德一愣,问道:“这么说你是想反悔了?”

  姜北指着自己额头道:“我只是不想在满脑子问号的情况下让你们在我这里开个洞。”

  盖德对苏菲摊手道:“我早就说用强制手段吧,这样我们得省去多少时间和麻烦。”

  苏菲摇头道:“你是知道的,如果当事人不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开眼,会增加他的生命风险。”

  “那现在怎么办?你好像并没有完全取得他的信任啊。”盖德说道。

  “也许我们应该再给他些时间。”苏菲说道。

  “时间,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啊。还是用强制手段吧。”

  “但是,盖德……”

  盖德打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环指众人,道:“但是这时候我们能让大家都等他一个吗?”

  他转而对姜北笑道:“小兄弟,我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表示歉意,但希望你能理解,我也是为了大家好。”

  姜北一惊,问道:“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

  盖德话还没说完,岛上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接着是一连串的爆炸声,紧跟着四周枪声大作。

  这时会议室大门被推开,冲忙闯进来一人,他慌忙道:“盖德,有人攻上岛了!”

  盖德大惊,问道:“是什么人?”

  那人喘着粗气道:“是猎狗们!”

  此言一出,室内顿时一片哗然,众人脸上齐齐变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