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深了,往常的这个时候姜北早已经睡下了,但此刻却倦意全无。

  暗夜孤岛,坐在宽敞的会议室中听着一群精神不正常的人聊天,他觉得既刺激又新鲜,还有些许的担忧。

  姜北发现众人看自己的眼神渐渐变了,从一开始的好奇疑惑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挑剔嫉恨。

  他想从他们的谈话中揣测他们的意图,但这帮疯子的话他实在是听不懂,他感觉到气氛渐渐不对劲了。

  东子和苏菲很少说话,其他人倒是激烈的讨论了很久。

  刚才的青年白面小生问旁边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眼镜男道:“那太,你是管后勤的,我们的针剂还有多少?”

  那个叫那太的眼镜男回道:“海斗,你知道组织的规矩,这个是要保密的……”

  海斗笑道:“保密是对普通成员,今天在座的都是组织的骨干,而且这对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东西很重要,大家说是吧。”

  众人听了青年白面小生的话纷纷附和。

  那太推了推眼镜,知道众意难违,便说道:“大家应该知道,针剂产量并不高,越是级别高的制作起来就越是困难,目前现有的,F级70只,D级43只,C级……”

  海斗打断道:“我们只关心A级和S级。”

  “A级一只,S级一只。”

  “有双S级吗?”

  那太苦笑道:“你也应该知道双S级只是传说,谁都没见过,更别说制作了。不过我一直在收集相关的资料,过程中遇到很多麻烦,我会尽力尝试着把它制作出来,但这件事你们最好别抱什么希望。”

  海斗一指姜北,对众人道:“这下大家心里都有数了吧,高级针剂现在分别仅剩一只,我们要把他浪费在这个人身上吗?”

  苏菲接口道:“这怎么能叫浪费?如果他真是那个人……”

  “如果不是呢?这不过是盖德的一厢情愿,在座的各位有哪个相信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难道你自己就没有怀疑过吗?”

  苏菲一时语塞,她的确也不看好姜北,只是出于对盖德的信任才让她坚持到现在。

  大翔道:“也许我们可以这样,先对他用B级针剂,如果他真是那个人,开眼后一定有非凡的能力,到时候再重新对他用A级或者S级。”

  众人一听纷纷赞同。

  苏菲反对道:“这样不妥,开眼后的成长是非常缓慢的,如果他真是那个人,岂不是先天割阉了他的才能?”

  海斗道:“但如果他不是那个人,贸然用高级针剂会直接废掉这个人,搞不好还会要了他的小命,同时也浪费了我们宝贵的针剂。”

  “但是盖德说……”

  “不要总提盖德,他的眼是厉害,但也不是全知全能,他难道就不会有走眼的时候吗?”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始终争执不下。

  这时沉默许久的东子突然讥笑道:“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全TM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海斗不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东子不屑的笑道:“你以为别人看不出你们是怎么想的吗?你们是怕姜北抢了你们的上升路吧?”

  这话一出,几个人脸上同时变色。

  大翔一张胖脸微微涨红,说道:“你今晚一直冷嘲热讽,有什么话不妨说清楚。”

  东子说道:“海斗,大翔,你们俩也都是‘行识眼’,而且有段时间了,你们就没想过用那仅剩的S级针剂重新开眼?”

  接着他又指了几个人,说道:“你们也都开眼很久了,有些人能力已经到达上限,你们就没有觊觎过更上一级?说句诛心的话,你们不同意盖德的建议,不过是怕断了自己晋级的路吧?”

  会议室内一时静了下来,众人频繁交换着眼神,暗暗交换着意见,眼中都渐渐起了火气。

  苏菲暗觉不妙,东子的话虽然说得在理,但却犯了众怒,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将矛盾进一步激化,也不知一向冷静的他今晚怎么了。

  大翔说道:“我到有个主意,既不用浪费针剂,也不会埋没了人才。”

  “什么主意?”

  “现在问题的焦点就集中在姜北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只要能对他准确的评估问题就解决了。”

  “怎么评估?”

  “大家都知道,开眼是对身体和意志的考验,如果他真是盖德说的那样,一定能挺过来的。”

  “你的意思是?”苏菲问。

  “先不用针剂,看看他能否挺过来。”大翔说道。

  苏菲马上反对,“这怎么行?这么做和对他用刑有什么区别?”

  “如果他是一个软弱的懦夫,即使能开眼又有什么用?”大翔说道。

  还没等苏菲开口,东子先讥讽道:“胖子,你不会是怕他抢了你的S级针剂,想着急灭口了吧?”

  大翔闻言大怒,骂道:“柏东,我今天对你一忍再忍,你别欺人太甚!逼急了老子让你好看!”

  东子不以为然的笑道:“哎呦,吓唬我,我是被吓大的吗?姜北是盖德要的人,你们对他乱来,万一出了差错怎么跟他交代?”

  “差错?不过是普通的考核,最多受点皮肉苦,能出什么意外?”

  东子笑道:“你们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谁知道?万一不小心把他玩坏了呢?到时候法不责众,盖德又能把你们怎么样?”

  “混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东子轻笑道:“什么人?自私自利的小人呗。”

  大翔怒不可遏,怒道:“好小子,今天不给你点教训我以后名字倒着写!”

  苏菲一见情况不好,赶忙上前拉住大翔,劝道:“你先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有话好说。”

  “你别拉我,我今天非教训他不可!”

  东子笑道:“彩音姐,你不用管他,看能他把我怎么样。”

  苏菲心中也对东子言行略有不满,责怪道:“你少说几句吧,有什么事就不能等盖德来了再说?”

  正在这时,姜北突然觉得腹痛如绞,豆大的汗珠布满额头,他“啊呀”一声跌倒地上,整个身子蜷成一个虾米状。

  苏菲一惊,急问道:“海斗,你在干什么?”

  海斗面无表情的道:“没什么,胖子说的有道理,我帮他个忙而已。”

  “快停下!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东子笑道:“彩音姐,你还不明白吗?跟他们这样的人讲道理是没用的。”

  话音刚落,只见海斗的椅子突然滑倒,人也冷不防的摔了出去。

  海斗一咕噜爬起来,指着东子道:“柏东,你敢阴我!”

  东子轻蔑的笑道:“你们想动姜北,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大翔一把甩开苏菲,怒道:“老子今天就……”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以东子为中心,一股强烈的旋风急速席卷整个会议室,几个人措不及防被狠狠的摔到了墙上。

  虽然是平地起风,但风势却强烈无比,姜北即使趴在地上也觉得劲风扑面,几乎压的自己动弹不得。

  旋风持续了整整2分钟才停下来,室内一片狼藉,很多人都狼狈不堪,而东子却悠然自得的坐在原处,表情轻松自然。

  会议室内安静的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东子的这一手把众人都震住了。

  苏菲吃惊的道:“东子,你……你能改变规则了……这么说,你已经……”

  东子说道:“级别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记得自己开眼的初衷吗?”

  他转头对大翔道:“你不是说要教训我吗?来呀。”

  大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想上前动手,又慑于刚才东子的手段,一时僵在那里,尴尬至极。

  姜北躺在地上,突然觉得腹痛消失了,来得快去的也快。

  东子向他伸出一只手,说道:“起来吧,兄弟,地上凉。”

  姜北被他拉起来,坐回原处,内心满是感激。

  他虽然听不懂众人在争论什么,但他明白,东子是一直维护自己的,为此还不惜跟众人翻脸。

  东子环指众人,问姜北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吗?”

  姜北摇头。

  东子问道:“你见过市场买螃蟹的吗?”

  姜北点头,他搞不懂东子到底要问什么。

  东子说道:“一群螃蟹装在一个竹笼里,即使不用管他们也爬不出来,知道为什么吗?”

  姜北又摇头。

  “因为下面的螃蟹会把爬到上面的螃蟹拉下来,一个拉一个,结果谁也出不去。”东子说道。

  他顿了一顿,环视众人,对姜北道:“他们就是这群螃蟹,一个个自以为是,愚蠢至极的螃蟹!”

  这话一出口,众人的脸色都变了,之前东子就已经犯了众怒,现在这等于是公然挑衅了。

  海斗站起身,脸色一沉,说:“大翔,这小子确实欠收拾,我们教教他做人怎么样?”

  大翔一张胖脸早已涨的通红,“乐意之极,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海斗又转身问其他人,“你们怎么说?”

  东子刚才的话已经把所有人都骂进去了,其他人也是脸色难看,纷纷附和道:“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得给他治治。”

  海斗转头对东子道:“大家的话你也都听到了,就别怪我们人多欺负人少。”

  东子笑道:“有本事就放马过来,费什么话。”

  苏菲一看众人要动真格的,刚忙拦在中间,劝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但这时她的话已经没人听得进去了,她也暗自责怪东子,话说的太重了。

  姜北明显感觉到室内的气氛变压抑了,有如一层厚厚的云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楼外皓月当空,阴沉的夜笼罩着整个孤岛。

  室内剑拔弩张,一场恶斗一触即发。

  眼看对方人多势众,东子却丝毫不惧,他点上一支烟,轻笑道:“别光说不练啊,你们还等什么?”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J\小Fp说^

  大翔大怒,发了一声喊,众人便要一拥而上。

  正在这时,只听“咣当”一声,大门从外被打开。

  一名大汉昂首而入,高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菲转头看去,惊喜道:“盖德,你来了!”

  说来也奇怪,来人一进门,姜北就明显感觉到刚才沉重压抑的气氛瞬间消失了,如冰雪消融,江河退去,使人长出了一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