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荒唐一夜

  夏小千身上穿着露肩纯黑礼服,贴身的礼服恰好把夏小千精致诱人的曲线包裹起来。她双手紧握着手机,站在厕所里,浑身发凉,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话,去格林家族偷“真实之眼”,只要“真实之眼”到手,我就放了你母亲。

  放过母亲!这是她一辈子的梦想,几天前她亲眼看见那个人的老婆把自己的母亲当做牲口使唤,根本就不顾母亲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

  手机突然一响,夏小千紧张的打开短信,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看完短信,夏小千差点哭了出来,把手机扔进马桶里抽掉。短信是她的师兄发给她的,告诉她“真实之眼”位置。师兄明明知道格林家族很恐怖,还是拼着命帮她把这个消息打听到了。为了不把师兄卷进来,她只能报销手机。

  母亲只是一个普通人,却喜欢上了一个黑道豪门,只可惜那个人当初不过是利用善良单纯的母亲逃命。而跟着那人在一起的时间里,母亲也知道了那人的秘密,为了不让母亲逃出去,他让母亲怀上了她,再把她扔到神偷门去,并威胁母亲,只要母亲离开,他就会杀了她。母亲哪怕不再喜欢这个男人,甚至恨这个男人,却也为了她如行尸走肉留在男人身边。

  而那个冷血的男人,为了让她和母亲一直替他做事,每年会让她们见一面。

  她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害了母亲,更恨那个男人。但那个男人说了,他只要“真实之眼”,不仅会放了她的母亲,还会让她脱离组织。

  夏小千咬了咬发白的双唇,深吸一口气,让新鲜的空气灌入肺部,拉开厕所门,踩着九厘米的高跟鞋走到会所大厅。

  她不断的告诫自己,就当跟平时偷东西一样,就算失败了,不过是命一条。

  格林的家族会所金碧辉煌,每一处的装修奢侈之极,然而现在还没有到宝石展览的时候,“真实之眼”在一个男人的房间里。为了母亲,一切都是为了母亲。

  夏小千掐着时间上楼,推开男人的专属房间,一股浓郁的酒气迎面扑来,她抑制住觊觎呕吐的感觉,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却在这一刻,一个健硕的身体扑向她,把她紧紧的抱住。

  炙热而霸道的吻突破她的双唇,霸占着她的口腔,夏小千惊慌失措,使劲的捶打着男人的后背。

  不对呀,不是这样的,她明明是在酒里下了大量的安眠药,这个时候,男人应该睡着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红着眼跟她热吻。

  “唔……不要!”夏小千使劲的挥舞着双手,趁着男人双唇离开的瞬间,她尖叫了出来,她只是来偷东西的,不是来献身的,谁来救救她。

  然而男人没有放过她,对她的反抗非常不满,舌尖再次划入她的口腔,勾起她的丁香小舌,肆意辗转凌虐,好不怜惜的吮吸撕咬着她的唇。

  “唔……”夏小千觉得自己快无法呼吸了,小脸惨白,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逃走,逃走。

  “女人,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男人放开夏小千的唇,却毫不怜香惜玉的抓住夏小千的秀发,拿起旁边的一瓶酒狠狠的朝夏小千灌去。

  夏小千不停的摇头,她讨厌酒,更讨厌这些恶心的男人。

  “不是你让我喝这种酒的吗?你不是想爬上我的床吗?”看到眼前的女人喝下酒,男人心中升起了报复的快感,狠狠的吻向夏小千雪白娇嫩的颈子,雪白的肌肤上瞬间烙上鲜红的印记。

  “没有!”夏小千强咬着唇说出这两个字,然而声音中的颤抖,却让男人的欲望更加猛烈。

  “唔……”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想让自己好受些,然而口中却步子主的冒出那些让人羞燥的声音。

  天啊,这是她的声音吗?

  好热,好热啊,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体好热,好想脱衣服,好想……

  夏小千开始迷茫起来,她竟然不自觉的回应起男人的热吻,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让身体更贴近男人,男人身上夹杂的香烟和酒的味道让夏小千着迷。

  “啊——”夏小千吃痛的叫了一声,她的肩膀被男人咬了一口,好痛,好痛。身体轻颤了一下,眼眶里转了泪珠,一定是那瓶酒有问题,那不是她送进来的酒。

  “撕拉——”布料撕碎的声音,夏小千感觉浑身一凉,除了下身的底裤,再也没有遮羞的地方。她潜意识的遮住自己的胸,不让男人入侵她保存了十八年的身体。

  男人唇角裂开冰冷的弧度,把夏小千压在身下,冰冷的双唇落在夏小千的身上,一点点的点燃她身体里快要被压抑住的灼热。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Wl酷匠O3网3E首/发=

  男人的力气很大,压得她丝毫不能动弹。

  男人突然伸出手指温柔的抹掉夏小千眼角的泪珠,却变态的把手指伸进嘴里尝了一下,狰狞的笑道:“我以为你不会哭,哭吧,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我!”

  夏小千的脑子有些发晕,他认识她?可她不认识他呀,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英国贵族,怎么会认识这个男人。

  男人突然扯掉她最后的防线,掰开她的双腿,提起硕大直冲入她的身体中。

  “不——”剧烈的疼痛让夏小千叫了出来,就像是整个身体被撕成了两半。她好想妈妈,好想妈妈。

  男人从来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听到身下的低喘和娇吟,他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女人永远都那么犯贱,明明兴奋得要死,嘴里还喊着不要。

  夏小千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浑身上下就像是被车碾过一样,痛不欲生,但更让她悲恸的是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

  醒来的时候,夏小千有一瞬间像个毫无生命的木偶,旁边传来男人细微的呼吸声。男人没有醒,睡得很沉。她突然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顾身上的酸痛,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打造得非常漂亮的盒子,又从盒子里拿出一串宝石项链,“真实之眼”。

  东西到手,夏小千再也不管自己会怎样,她慌张的穿起男人洒落在地上的外套,遮住身上的青紫,逃也似的离开格林家族的会所。

  男人头痛欲裂的醒来,只看到洁白床单上的鲜红,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一件事,昨晚上进来的女人根本不是那个恶毒的女人,那个恶毒的女人早就不是处,根本就不可能留下鲜艳诱人的血红。不过……他向来不缺女伴,或许昨晚上进来的女人跟其他女人一样,就是为了爬上他的床。

  男人很快把昨晚的事情抛到脑后,起身走进浴室,把昨晚上欢愉后留下的气息完全洗干净,却没发现,桌上盒子里的宝石早就不知所踪。

  七年后。

  北京郊区的四合院,是富人的集地,每一个四合院占地面积很大,四合院外面的街道宽大、整洁、安静,街道凉面都栽了树,最小的一棵至少也得两个人才能抱住。这里所有一切都保存着北京最正宗的四合院布局,也只有有钱人才住得起这里。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唇红齿白,脸蛋仿佛能掐出水来一样,不管是少女还是大妈,或者是大叔、大爷的目光都被这两个超级可爱的小孩吸引。

  这两个孩子穿着中性,一个留着及腰的长发,一个带着鸭舌帽,看起来拽拽的,但两个孩子的容貌惊人的相似,显然是一对龙凤胎,不过两个孩子衣服的布料只要看两眼就知道是地摊货。

  在这到处都是富人走过的四合院群落里,那些路人也只有微微叹息,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恨不得把这两个抱回家做孙子孙女。

  夏沫儿扬起精致的下巴,并没有觉得自己穿得不好,在这群富人中就自卑,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再加上粉嘟嘟的小脸,配着可爱的表情,虽然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和白T恤,可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可爱美丽的小公主。

  在夏沫儿旁边的小男孩,叫夏宇哲,同样拥有着精致的脸庞,衣着打扮和夏沫儿一模一样,只不过T恤上的图案印着的是怪盗基德。他微微低着头,整张脸被笼罩在鸭舌帽的阴影里。

  “夏宇哲,你确定他会从这里经过?”夏沫儿皱了皱眉,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一直站在一边,都成了这些老女人眼中的展览品了。

  夏宇哲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超级本,飞快的登陆,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酷酷的说:“没错,他确实住在左拐前走的第二座四合院里。”

  夏宇哲再一次压了压鸭舌帽,背靠着一根树,拿着超级本打游戏,便不再观察路上的任何东西,至于被当做展览品,夏宇哲也同样毫不在意。

  夏沫儿咬牙切齿,自己这个哥哥,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他们明明都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好不好,要是妈咪知道他们偷偷从学校翘课出来,肯定会被打屁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