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神态张狂的少年。双手各自拎着一个木头棍子,长的一张好像谁都欠他几万块钱的脸,走路就如同螃蟹一样,就差在路上横着走。

  “你过来!我今天非要踏马弄死你不可!”那人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道。如果不是身后一个人都没有,绝对是一个流氓头子。

  崔伟航一看,正主来了他也出来吧。随后手拿着电棒站了出来,那人看到了崔伟航,骂骂咧咧冲了过来说道:“踏马来了!打啊!今天不弄死你个曹的,你踏马就是一个煞笔!真不知道你妈咋生了你这样一个贱种!”

  崔伟航听到那人说的话,暴怒道:“今天我宁可犯法也得弄死你!”

  说罢,便拿着电棒冲了上去。

  就在这时,路的另一边传来了一道哭喊:“儿啊!你可别打仗啊!妈求你了!”

  听到这句话我们一愣,她叫谁呢?

  只见和崔伟航打架的那个少年回头看一眼,“妈!你别管我!”说完又对着崔伟航说到,”来啊!打啊!我非得打死你!”

  那妇人听了哭喊声更大了:“儿子啊!你别这样啊!你这是要把妈逼死啊!”

  “我都说了,妈你别管!烦不烦啊!今天我非得弄死他!”那个少年不耐烦道。

  看到这一切,我内心很不是滋味:好好的谈谈把一切都说开了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打架呢?不久自己受伤,而且连累家人跟着一起担心。第一次,我是这么开始讨厌打架,不仅仅是浪费钱。也不想让家人担心。

  那少年说完向崔伟航走了过去,崔伟航大喊一声:“陈章,来啊!我踏马弄死你!”

  陈章走了过去,提起左手的棍子向崔伟航扔了过去。

  P酷:)匠n:网*正¤版j#首发w

  看到棍子飞来,崔伟航下意识躲了一下。抬头一看却发现陈章已经快要到自己面前。面对越来越近的棍子,崔伟航知道已经躲避不了,便伸出左手去挡。

  “碰”棍子不止打到了胳膊上,也擦到了后脑勺一些。

  崔伟航倒吸一口气,显然那一棍子力道不轻,即使左臂里面还裹着一本书。

  随后心一横,不管伤势,按着电棒向陈章身体靠近。那闪烁的电流就如同雷神咆哮一样向陈章怒吼着冲了过去。

  电棒贴到了陈章的身体,发出“嗒嗒嗒”的声音。陈章大吼了一声:“曹!”挥舞这木棍子向崔伟航更加用力的击打。

  崔伟航也毫不示弱,一直按下的按钮一直没听过,电流不断电击着陈章的身体。

  看到两个在哪里焦灼着,杨继明看不下去,向张金永问道:“要不咱们过去,和夸子一起削他一番。然后咱们就跑?”

  “这样不太好把?夸子不说要和他单挑么?”对于比较喜欢公平的我,有些不同意道。

  一旁的林逸轩虽然没说什么,但也点了点头。

  张金永听到了我们话,因为点了点头,附和老师一句:“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既然咱们都答应了夸子,就老老实实在旁边看着办。而且如果咱们动手了,对面可能只看着吗?说是看热闹,谁信呢!傻子才信呢!”

  听到张金永说道这句话,我尴尬的摸了摸头发,说实话,他们说的时候我还真信了!真的以为他们只是看热闹!

  哎,人心险恶啊!我不禁感叹道。

  看到那两人对决愈加激烈,两人已经开始肉搏战手中的什么木棍子,电棒早已经丢在一旁,向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一次一拳,你来我往的锤着。

  站在一旁的我不禁为他们感到疼痛,但是打过架的我知道打架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并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打死对方!

  我看了看站在马路对面的陈章他妈,他妈站在那里,愣住了,口中喃喃自语:“怎么这样,我儿子不是那样的人啊!”

  我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自己的父母都以为自己的儿子是最好的,最善良的,但是总有些人却一次又一次辜负父母的希望,最终走上一条不归路。

  两人似乎打累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口喘息着。

  虽然身体上的对抗结束了,但是骂战却并没有结束。

  “你踏马来啊!”陈章气喘吁吁,强忍着,装作一点也不累的样子,嘲讽道。

  “你倒是来啊!我就在这等你呢!”崔伟航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道。

  看着两人还在那里逞强,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人,就和小孩子一样。

  这时,崔振悦他哥走了过来,拉开了刚想在动手的两个人,向我们走了过来,说道:“今天呢,也就这样了,算给哥哥一个面子,如果你们还想打的话,下周六我在大转盘那里等你们,记住我的手机号188*******”

  说完,转身带着人走了。崔振悦也走了过来。

  我们仔细检查了崔伟航伤口,所幸的是除了刚开始措不及防的那一棍子,使耳朵边开了一个小口子,剩下到也没事。

  崔伟航一遍冲洗伤口,一边和我们说道:“当时我啥也没想,就像弄死他,他打我我都不知道疼,根本就没有感觉。”

  张金永无奈的看着崔伟航,说道:“你说你打架时候弓着身子干啥,等他打你呢啊!当时看着我都醉了。”

  “对啊!”杨继明在一旁附和道,“电棒也是,你倒是使劲向他身体捅啊!白浪费电了都!”

  崔伟航在一旁倒是不在意那些,兴奋的说道:“我跟你们说啊,当时我脑子啥也不知道了,我就想着弄死他。”

  虽然这些我们打过架的都知道,但是我还是很乐意听崔伟航在哪里说,即使他也打了好多次。对于我们来说,兄弟开心,我们就开心。

  看了看崔伟航的伤口冲洗干净,让崔振悦带着去要药房看一看,需不需要包扎一下,我们则是回了家。

  第二天回到学校,我才想起来,和林逸轩说道:“轩子,大转盘那里不是有好多交警么?”

  “对啊!”林逸轩说道。

  “那为什么他说在大转盘定点?”我疑惑的问道。

  林逸轩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你听他跟你比比呢?手机号他就说了一遍,也没问保存没保存就走了。”

  “我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