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更新“最R◇快上%.酷V3匠;网w

  看的开头是杜悠悠,我看了看林逸轩一眼,发现他丝毫没有察觉,我高兴的挑眉,正要看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句话:“秦雨尘,干啥呢!笑的都快开花了!”

  “咳咳咳,没干啥,没干啥。”我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班主任狐疑的看着我,“那你在看什么。”说罢还张望了几下,用好奇的语气说道,“我很好奇,什么好看的能让你乐成这样!”

  “真没!老师,你讲课吧,别管我!”我连忙挡住了情义簿,尴尬的对老师说道。

  班主任看了看我,说道:“认真听讲,别再下面搞小动作!”

  我似小鸡啄米一样连忙点头,态度从来都没有这么诚恳过。

  看到老师继续讲课,我长舒了一口气,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再看看林逸轩,却发现那丫的竟然已经睡着了!

  哥哥为了保护情义簿,态度跟三孙子似的,你丫的还在旁边睡着了!早知道我就老老实实给班主任了,有你好受的!我恨恨的想到。

  但又转念一想:不行,杜悠悠的我还没有看呢,不能给,要给也得把杜悠悠的看完再给!没错,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我又得意的笑了笑,但又立马恢复平淡,万一再让班主任看到,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随后继续看杜悠悠的:圈,初一时候就和你一个班级,初二分班之后很幸运还能和你在一个班级。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追求了你,但不是炫耀,而是真的觉得你很特别。特别到我想去接近你,了解你,走进你的生活。

  我嘴笨,不会哄你开心,不会做那些令你感动的事情,我有的只有一颗爱你的心。一课真诚的心。

  圈,别的话我不会说。情话我更不会说,但是我会爱你到最后一刻。

  看着林逸轩的话,鸡皮疙瘩起了好几层,咧了咧嘴,无奈的看着林逸轩,没想到情商为负的林逸轩竟然还能写出这样的话,没想到啊,没想到。

  随后心血来潮,我翻了一页开始写自己的:秦雨尘,爱耍小脾气,仗义,为了兄弟什么都不顾。

  林逸轩:初中时候莫名其妙开始认识了你,随后玩到一起,那时候没有什么朋友,加上张政的欺负,随后是在你的一点一滴影响开始改变自己,不被人欺负,虽然闹过矛盾,但是没有多久就好了,一切和以前一样,没有半点隔阂,有你这个兄弟,我不后悔,轩子,谢谢你。

  写完之后我看了看,自己都觉得有些鸡皮疙瘩起满了全身。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的,还那么矫情。但是感觉很温馨,随后又想到了刘霖,继续写到。

  刘霖:小学认识了你,一直到现在,吵吵闹闹好多次,但幸好你还在,我知道你爱吃醋,是个醋坛子,我也知道你和林芯蕊到现在都还是那样,几乎我知道你的一切。甚至我想知道你所有的所有,你的喜怒哀乐;你的悲欢离合:你的笑容是真还是假;你又因为谁所以泪水流下。

  上次你的那句“冷静冷静吧”我以为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能和你说话。但是没想到能再次交谈。我觉得上帝给了我天大的眷顾能让我再次遇见你,上次是你的21颗棒棒糖。如果说,能有再一次的话,我想说:“霖霖,我爱你,做我继续女朋友吧!”

  我看了看,满脸幸福的笑了,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给一个女生写这样的话,不知道这算不算情书,但是如果能挽回霖霖,在写多一些我也无所谓。

  一节课就这样悄然而过,我也把所以的哥们写了个遍。也包括崔振悦,杨继明,杨志航等等,甩了甩酸痛的手,我到现在都没想到我能写的这么认真。

  随后吧情义簿给了刘霖,让她看看,我特别期待那能有什么样。

  中午放学时候,我找到刘霖,问道:“霖霖,看了吗?”

  刘霖红着脸,说道:“看了,但是你知道么,我看的时候被老师发现了。”

  我一愣,连忙问道:“然后呢?”

  刘霖不好意思的玩弄着衣角,说道:“然后就被老师拿走了。她看了看,下课给我了。”

  我摸了摸额头冷汗,我该说什么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哪敢啊,索性不说,继续问道:“那,霖霖,你同意不?”

  刘霖又如同第一次那样,忸怩了半天,说道:“怎么会不同意。”

  我哈哈大学,捏了捏刘霖俏嫩的小脸蛋,用特别流氓的语气说道:“小妞,最后你不还是属于我吗,你说你跑的了吗?”

  刘霖更加娇羞,拍开我的手说道:“你个流氓,快放开我!”

  “你叫啊,你倒是叫啊!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我叫了啊?”

  “霖霖,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刘霖哼哼了几声,得意的看着我。

  我看着她得意忘形的样子不禁感叹:唉,还是温柔的女生好啊,家里有个母老虎可真是不好受啊!

  刘霖不可能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只是以为我说不过她,只好老老实实看她得意的模样。然后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想起写情义簿了?”

  “不是我写的,是林逸轩,林逸轩开始写的,然后我也想写了,随后在后面写的。”

  “哦,怪不得,虽然你俩字都和蜈蚣似的,但是我还是分得清的,总觉得‘情义簿’三个字不是你写的。”

  “那是,我字比林逸轩好多了。”

  正在我和刘霖说林逸轩坏话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尘子,我字比你好?”

  “轩哥好,轩哥好,我字太破,比不了你!”看到林逸轩在后面,我连忙认错道。

  “我原谅你了。”

  下午时候,我听见别人在议论周会课,好像要批评谁。

  “唉,你们听说了吗?周会课上听说要宣布学校处罚决定。”一个女生叽叽喳喳道。

  “听说了,好像是初三的,好像处理了很长时间呢!”另一个也符合道。

  我想了想,初三?不会是我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与君诀说:

感谢盖浪解封,明天会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