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这一幕,心里面也有些不是滋味,虽说张荣幸是我仇人,但是面对这件事我真的有些替他感到悲伤。然后张荣幸狠狠看了他们一眼,向我们冲了过来。

  就在我挥着手臂想揍他一拳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都给我停下!”

  我随即停住动作回头看,看看到底是谁让我们停下。然而就在我回头时,瞬间感觉到脑后一阵剧痛:卧槽!被人敲闷棍了!

  还没来得及看那人是谁,我便捂着头怒气冲冲的看着张荣幸他们,试图从中找出到底是谁打的我。

  看着他们都故意不看我,便更加生气,大骂道:“曹踏马的,敢做不敢承认是么!真尼玛一群怂比!我踏马都踢你妈感到羞耻!”

  听到我这句话,李发冷笑了声,自言自语道:“傻X。”

  我瞪着李发,吼道:“你踏马再说一遍!”

  “我都让你们停了你们还闹!”就在我怒火中烧,并且想要向李发冲过去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刚想骂他一句:你踏马谁啊?但看到那人时又把话咽了进去。

  那人就是学校的德育副主任,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老师。”看到那人走进,原本咋咋呼呼的我们也安静了下来,随后如老鼠回巢一样迅速回到班级。

  回去的时候,我靠近林逸轩,偷偷说道:“卧槽,他怎么来了。”

  “语文课你不知道啊!”林逸轩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随后我给了他一脚,笑骂道:“滚蛋。”

  “铃铃铃”

  正巧上课铃响,我们也都在座位上坐好。

  老师看着我们,说道:“这件事谁起的头?站起来!”

  我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李发看着我站起来他也站了起来。但我很明显看到他的表情说明了他有多无辜。

  我冷冷一笑,暗道:如果不是你踩我卷子就不会发生。装什么无辜。

  老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怎么又是你俩!”

  “老师我啥也没做!是他先打我的!”李发连忙解释道,那委屈的表情就像我**了他全家女性一样。

  酷)匠\网正k;版首发

  我冷哼了几声,没有说什么。

  “行了行了,我不管你们谁先动手,我就问你们,你们的仇能不能到此为止?”老师看着李发问道。

  “能。”哼哼了几声,最终没有说什么。

  “秦雨尘,你看你给人掐的,脖子都红了好几道。行了,你能不能到此为止?”他有看着我,问道。

  我耸了耸肩,此时的我还有什么可说的,除了一句“能”还能说什么。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了,你俩坐下吧,现在开始上课,你看你俩给我们耽误了多长时间,都初三了还不好好学习,净想点没用的。”语文老师磨磨唧唧叨咕了半天,随后开始讲课。

  我无奈的看了看林逸轩,却发现那小子在偷笑,便小声问道:“你干啥呢!乐的那么猥琐?”

  “滚犊子,你才猥琐呢!”林逸轩笑骂了一声说道。

  “那你在干啥,你说啊!”我忍不住好奇继续问道。

  林逸轩神秘一笑,说道:“你猜!”

  “玛德!”我没好气的看他一样,装作兴意阑珊的样子,说道,“我不看了行了吧!肯定没啥好看的。”

  “别啊!我告诉你!”林逸轩连忙做了个求饶的手势。

  一看到他求饶了,我便不禁有些兴奋,声音也不自觉打了起来:“那快说!”

  “说啥啊,能不能让我也听听?”显然因为我的声音加大引起了老师的注意,看着我说道。

  “咳咳咳,没啥”我打了声哈哈,敷衍道。

  老师看着我俩道:“你俩在第一位,而且你还在我正对面,都不老实,上课交头接耳,声音还那么大!”

  我看着林逸轩,向他抛出求救的眼神,林逸轩摇了摇头,回我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还眉来眼去!”随后他又补了一句。

  “老师讲课吧,讲课吧。”对于他我可是惹不起,只能哄着,于是连忙道。

  下了课,我赶紧问道:“到底乐啥啊,你!”

  “其实没啥,就是想起来你被敲闷棍时候了。那场景感觉特别好玩,想起来就想笑。”

  我一脸郁闷发看着他,我服了,原来就是因为这个才笑了半天。然后还害得我被说。你心怎么这么大呢!

  我摇了摇头,想要趴在桌子上睡觉。林逸轩戳了戳我胳膊说道:“对了,我现在写了个情义簿,里面有你,有兄弟们。”

  “情义簿?是什么?”听到这个新鲜的词,我的那好奇心又犯了,问道。

  “等上课我给你看看!”

  “好吧。”我只能无奈答应。

  上了课,林逸轩吧一个本子给我,薄薄的,看起来就知道里面写不了什么东西。A4大笑的纸张,封皮是黑色的,上面印着一堆看不懂的英文字母。

  打开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情义簿!”

  直接无视林逸轩那大破字的我对这“情义簿”更加好奇,于是便向下一页翻去。

  只见那第一行便写了一行字:一生兄弟一起走!

  我暗叫了声好。随后继续向下看去。

  第二行写的是自己:姓名,林逸轩。爱好,小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当兵。

  当兵这件事我一直知道,从初二就说过,对于这个愿望我也是一直支持,甚至想和轩子一起去。

  下一段开始写别人了:崔振悦,咋俩是最早成为兄弟的,只可惜刚开始跟错了人,跟了一个煞笔,不过所幸的是现在跟了永子,不多说了,希望你和你对象好好的,别散了。

  崔振悦我知道,他确实和林逸轩最早成为兄弟,他们跟错人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

  秦雨尘,初中时候咋俩莫名其妙认识的,也都这么年了,大家也都知道彼此。你和刘霖,打打闹闹我是知道最多的,也劝过,也因此打过你一拳。我知道你放不下她,为什么不追回来呢?你自己也是好好管管自己的脾气,你说除了哥几个谁忍着你?

  看到林逸轩的这番话,突然觉得心暖暖的,能有一个好兄弟关心你那种感觉是无与伦比的,特别幸福的那种感觉。

  看着看着,看到杜悠悠我便知道重点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