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霖沉默的看着我,我俩的气氛和张金永他们的喧闹形成强烈的对比,我举起啤酒,示意了她一下,一饮而尽。苦涩带着辛辣顺着嗓子一直燃烧,也灼烧了我的心头。我很想接着这场酒劲告诉她这一年我有多想她,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知道吗,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叫刘辰星,跟我们特别好,但是前几天他告诉我说他得癌症了,可能再也不能和我们说笑了,你知道吗!他才十七啊!怎么可能就得癌症呢!”说着说着,眼泪从刘霖眼角流出,就连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

  她自己饮了一口酒继续道:“我们在网上认识的,他说他混黑道的,但是他人真的很不错,随后我们成为了朋友,他每天都会和我讲好多关于他的事,什么有关于场子的纷争,好多好多,可是前不久他跟我说他住院了,说了可能跟我讲不了那些故事了,因为他被检查出癌症了!”

  我看着刘霖,她拿着易拉罐,一般流着泪,一边饮着酒,心里面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嫉妒吗?或许吧,能有一个这样的姑娘为你而哭,怎么能不嫉妒,但是我又有什么资本嫉妒,这一年陪刘霖的不是我,而是那个人,在我伤了刘霖之后能帮助她摆脱阴影,这些都是我不能给她的。我能给她的只有伤害而已。

  我走到酒箱前,又拿起两罐,“彭”的一声打开,回到刘霖身前,示意了一下她又一饮而尽,虽然我不能安慰她,但是我现在所做的或许只有陪她喝了吧,都说一醉解千愁,但是酒真有那么神奇么?或许不是吧。

  “你说多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得癌症,为什么啊!他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没有好报啊!”刘霖抽噎着,不停的问道。

  “不知道。”我诚实的回答道,“或许因为他是一个小混混吧。”

  听了我的话瞬间刘霖有些激动的说道:“小混混就不能有好下场了?你们不也是小混混么!张政他们不也是么!为什么单单只有他这样!为什么不让张政他们得癌症!”

  “不知道,如果我要什么都知道的话,也就不用被欺负了那么长时间了。”我耸了耸肩,诚实的说道。

  因为我俩的争吵声,张金永他们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林逸轩想过来说些什么,但最终被张金永拉着,没有过来,倒是陈鑫走了过来,搂着刘霖说道:“你说生命为啥这么脆弱,前些日子他还和咱们嘚瑟来着呢,现在就说他住院了,马上死了。”

  听到“死”字,刘霖立即炸毛道:“不许说死!他不会死的,他是咱们的好哥们!他说要做咱们一辈子的好哥们的!”

  “我知道,但是他说的啊,我也不想啊!”说着说着,陈鑫也忍不住哭了出来,看着两个女生在哪里抱头痛哭,我无奈的看着林逸轩他们,林逸轩看着我,耸了耸肩,示意我道:你看着办吧,我是管不了。

  我无奈的看着他,示意道:我踏马咋管?

  林逸轩翻了个白眼:你不很能耐的么?

  最终我忍不住用嘴唇吐出几个字:“马勒戈壁的!”

  两人哭了一阵,刘霖说道:“给他打电话!我要问清楚!”

  随后陈鑫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手机,我一看,卧槽,黑白屏诺基亚,关键时刻可以当板砖的家伙啊!够高级的啊!想我这还没有手机只能玩我爸触屏的人是绝对不能触及到的领域啊!

  随后陈鑫拨通了那个被他们说的混黑道的癌症患者。

  “嘟嘟嘟”

  “喂?”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声音,陈鑫刚想说话就被刘霖抢了过去说道:“刘辰星,我告诉你,你不能死,知道没有!咱们说好做一辈子的好哥们的!你不能不信守誓言!你再去别的医院查查,肯定是检查错了,你不可能的癌症!”

  电话另一头始终没有说什么,只有刘霖一人自顾自说道:“你听到没有!你绝对不能死!我还想和你在一起去喝酒的,咱们还没有一起喝过酒呢!还没有见上一面呢!你不能就这么死了知道吗!”

  说着说着,刘霖声音又变的哽咽起来,随后把手机给陈鑫又开始哭了起来。

  陈鑫接到电话,说道:“霖霖说的就是我说的!你不准死知道不!不能放弃!咱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哥们!”

  就在这是,林芯蕊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道:“哥,你让我干啥来着?”

  “让她出去!谁让她来的!”看到来的人是林芯蕊,即使是醉着的刘霖也还是那样不待见她。

  我无奈笑了笑,对着林芯蕊说道:“你帮我把作业交了就行了,没别的事。”

  “恩,我知道了。”林芯蕊直接无视刘霖的话,对着我笑了笑走了。

  “哟,你还写作业呢啊!”听到我和林芯蕊的说话,张金永惊奇道。

  “废话,我这么好的孩子能不写作业吗!”我看着张金永,笑骂道。

  “好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给别人揍得去医院了。”依旧看不惯我臭屁样子的林逸轩毫不留情的拆我台。

  “滚犊子!”

  “她走了么!让她走!谁让她来的!”一旁喝醉的刘霖依旧以为林芯蕊还在,大骂道。

  “走了走了,早走了!”我无奈道。

  刘霖看到是我,笑了笑,拿起酒说道:“喝!”

  我看着她已经醉的不成样子,无奈道:“算了别喝了,都醉成这样子了!”

  “不行!必须喝!”

  “好好好。”无奈的我只能陪她继续喝,这次的喝酒我也猜出个大概,就是因为那个刘辰星,然后刘霖,陈鑫难受所以才有了这次喝酒,但是如果没有这件事恐怕我和刘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话吧。

  最终的一罐也喝完,我和林逸轩领着箱子到了外边,看到四处无人边隔着墙把酒扔了出去,回到初二一班。但看到醉的不成人样的刘霖和陈鑫,我们三互相看了看,这两怎么办?

  1Y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