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苦的捂着肚子,但肉体的痛又怎么能比得过刘霖离我而去,我看着林逸轩激动的说道:“早干啥去了?我安慰了,我道歉了,可是不管用你知道吗!你以为我想吗?你以为我盼她走吗!我踏马不想你知道不知道!”

  …,更新}最n快2@上F3酷匠)网)

  林逸轩看着癫狂的我,也生了几分气,吼道:“你踏马现在说这些屁话能干啥!她能回来吗!你踏马当时怎么追上去!”

  我瘫坐在椅子上,心灰意冷道:“我追上去有用吗,当时我又有什么脸面追上去,这样或许会更好吧,找一个比我更好的,然后就这样吧,相融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看到失魂落魄的我,林逸轩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如果真的喜欢的话,那就追回来吧,别让自己遗憾,放手未必能给她碧海蓝天。”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但有些不确定说道:“尽力吧。”

  王静和林芯蕊在一旁看着我俩,压抑的气氛让他俩也不敢说什么,看着我俩不说话了,过来劝慰道:“哥,没事的,她走了会有更好的,相信我们。”

  我苦笑几声,没有说什么。

  时光就像那奔跑的白驹,总能在你毫无察觉中飞驰而过,更像那没有刃的钢刀,毫不留情的吞噬着你的生命,而我也到了初三,和刘霖分开了将近一年时间。

  这一年的我,出奇的老实,没有打仗,没有和老师闹矛盾,就像回到了以前一样,成了一个乖宝宝。

  甚至老师们都夸我懂事了,安心学习了,但只有林逸轩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刘霖,他不止一次感叹:尘子这样的人竟然真的认真了。

  我对此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觉得搞对象太费时间,而一旦投入进去便无法自拔。

  这天,张金永突然对着我说道:“尘子,我们去喝酒吧。”

  听到这句话,我一愣,喝酒?他想干什么?于是问道:“怎么想起来喝酒了?”

  “就是想喝了呗,你去不去。”

  “都谁啊?”

  “你,我,轩子,刘霖,王静,陈鑫”

  我一皱眉,刘霖,陈鑫怎么也会去。

  陈鑫,刘霖好姐妹,那就是一年前和刘霖分的时候那个狠狠瞪我一眼的人,长的看一眼就能让人惊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最重要的是长得丑也就罢了,体型还胖,这就比较尴尬了,小学时候因为长相遭人嫌弃,所幸初中时候能有个刘霖肯和她做朋友,随后便和刘霖开始疯了起来。

  “刘霖,陈鑫怎么也去?”我皱着眉头看着他。

  “去就去呗,没准你俩能和好呢。”张金永看着我,笑了笑。

  我摊了摊手,无奈道:“轩子都去了,我也就去吧,至于刘霖,随缘吧。”

  说真的,这一年几乎已经让我死心了,不指望能和她死灰复燃什么的,甚至连个这年头已经完全没有,这一年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她的欢笑与泪水,一点也不知道。

  “行,那就明天早上吧,咱们去学校,我买一箱子罐啤。”张金永看着我,笑着说道。但我总感觉他那笑容里面总有一些……阴谋?

  第二天,我和林逸轩,老早在桥上等待他们,林逸轩问我道:“尘子,你说永子为什么集合咱们和刘霖他们去喝酒?”

  “那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你呢,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计划?”

  “不知道,我又不是万能的,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哦,原来你不是万能的,我还以为你是小叮当呢。”

  “滚犊子!我要是小叮当也就不会搞了一年多对象连嘴都没亲了。”

  “在下佩服,你是我辈楷模!”

  “麻溜滚!”

  就在我和林逸轩开玩笑时候,刘霖他们来了,她和陈鑫到来之后气氛立即变得尴尬起来,我和林逸轩也不再开玩笑,而是有些尴尬的看着她们。

  僵持了片刻之后,刘霖忍不住打破僵局道:“金永什么时候来?”

  这时林逸轩戳我,用眼神示意我回刘霖的话,我看了看他但还是拗不过他,于是回答道:“不知道呢,过一会吧。”

  刘霖看到是我回她话,眼中一抹惊喜闪过,但可惜心不在焉的我根本没有看到,刘霖有些开心说道:“没事,那就在等会吧。”

  “恩”我随口敷衍了一声。

  随后刘霖便和陈鑫便在一旁叽叽喳喳,不理我和林逸轩。

  我和林逸轩相识一眼无奈笑了笑。

  就在这时,张金永来骑电动车缓缓驶来,带着一箱子罐啤。

  “走吧!”张金永看着我们都到了,便开口说道。

  初三时候周六会补课,而周六时候初二和初一不上课,所以初二一班也就成了我们喝酒的地方。

  “来,干了!”到了地方之后,张金永首先开了一箱子和我们说道。

  虽然之前我没有喝过酒,但是都说干了,我也不能怂,于是打开拉环便一口气喝了进去。

  但我没有想到我竟然是传说中的一杯倒。一杯酒过后,我的脸,眼睛,脖颈变得通红,好像熟透了的螃蟹一样。感觉脸特别烫。

  林逸轩看着我,说道:“尘子,你喝酒不会是上脸吧?”

  “我不知道啊!”随后看看别人,发现他们都特别正常,好像没喝一样。

  这时候我便觉得有些尴尬了,一个大男生万一要喝不过女生那脸可就丢大了!

  接着酒劲,我对着刘霖说道:“霖霖,来,我敬你。感谢曾经生命中有过你。”

  刘霖看到是我,笑了笑说道:“我也感谢生命中曾经有过你,也感谢现在有你。”

  这时我一愣,她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我看着刘霖,她也看着我,嘴角维扬,似乎是阴谋得逞的笑,也似乎是开心的笑。

  算了管他呢,至少现在有她就好!我笑了笑,问道:“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也就那样吧,和以前一样,学习,写作业,上课,没什么好新奇的,你呢?过得怎么样?”

  “我也是,没什么新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