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全部挤到车里后排的20多男男女女叫唤着打开后车门和车窗跳下去跑路,一个接着一个往车后跑。

  大巴车刚刚钻出了5人,车顶就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崩嗤”声,伴随着车身的摇晃,10多根锋利的弯爪就扎穿了车顶,分成4个点插进了车里,就像10多支锋利的弯刀!

  看来是一只舔食者跳趴上了车顶。

  “吗的,去死吧!”

  “哒哒哒哒哒哒....”

  “铛铛..”

  已经奔到车中的何耀文对着车顶4个爪子的中央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猛射,车顶立即被射穿无数小孔。

  另一个上等兵战士此刻也慌了神,拿出了手雷准备爆破! 

  可当他刚刚拿出手雷之时,车头突然“砰”的一声,一只舔食者跳上了车头驾驶椅旁,脑袋对准4米远的这名上等兵张开血盆大口要伸出“地毯”般的舌头。

  “唰!”飞速袭来的舌头眨眼间便伸到了上等兵的腰上,裹了一圈再被往后一拉,战士的身体立即被拉了过去飘在空中。

  不过这名战士此刻手里已经拽着了2枚手雷,在身体失去控制的最后时刻拔掉了插销,闭上了眼睛大骂着“来吧,一起死吧!”  

  刚骂完身体就一飘被拉到了怪物的嘴边。

  “呲呲!“舔食者的2颗巨牙扎透了上等兵的身体,但上等兵的手里仍然死死的握着2枚即将爆炸的手雷。

  “崩,崩”车头立即淹没在烟火之中,600斤重的舔食者和这名上等兵战士化为碎片四处飘落。

     何耀文躺倒在车下避开了飞溅过来的弹片和碎肉后倒在地上操枪继续射击着车顶的怪物。

  “哒哒哒!...”

  “磁!”车天花板一处突然破裂,紧接着一根舌头扎进车里,舌头还扎穿了地板,威力大过子弹,距离何耀文的身体还不到十厘米。

  何耀文看着这个长长猩红的舌头正想用刺刀割掉舌头,可是却见舌头猛的一缩,被收回了车顶,速度快如子弹一般!!  

  “他吗的!”何耀文爆骂着在车里站起身来,正要继续射击车顶却只听见车顶“砰!”的一声一个地方被压塌,好似舔食者又在车顶起跳上天了。

  何耀文赶紧往车后望去,果然,一个张牙舞爪的身躯已经跳到了车后的空中朝着车后四处逃命的人群奔去!看来舔食者想要先击杀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免得跑远了还得到处去找。  

  此刻,除了周勃和周雨情2人互相搀扶着站在车身最后一排和剩下的何耀文,其他人都已经逃到了后面的公路上了。

  何耀文赶紧奔回车尾看了看这父女2人便盯着车后的公路,公路上慌乱的20多人前前后后的在狂奔着。

  可是他们哪里有怪物跑的快呢!

  刚刚飞出车顶还在空中的舔食着立即伸出舌头对着跑在最后一个瘸腿的中年男人袭去,舌头狠狠的扎进了中年男人的脖子上,男人立即头和身体分离倒在地上任由鲜血喷撒!   

  舔食着收回舌头落在地上同时也开始狂奔,这一次它不再起跳,也不使用自己的这个舌头武器,看来它要用自己敏捷的身躯和利爪直接撕碎所有的人。 

  不到2秒,奔跑犹如闪电的舔食者追击到了下一个人,伸出爪子往这个男人的背上猛的一划一挥,男人的身体在奔跑之中腹部齐齐被切割成2半! 其的上半身随着惯性往前飞了一米掉落在地,整个过程舔食者都没有丝毫减速! 

  朝着下一个目标再次奔去,  这个目标是2个手拉着手奔跑的情侣。

  听着身后的惨叫,2情侣都转身往后望了望,随即惊恐的张大了嘴巴,片刻之后,2滩残破的碎肉应声落地。

  ..... 

  何耀文和周勃以及周雨情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大屠杀却无力救援。 

  何掏出了最后2枚手榴弹道“老乡们,你们2人快往车头跑吧,我来挡住怪物!” 

  何耀文内心是无限忏悔的,自己的决定害死了这20多人和自己的3个战友兄弟!    

  “何班长,不用了,把手雷给我吧,我来抵挡怪物,只恳求你能够带着我的孩子逃出去!”周勃看着后面的屠杀冷冷道。 

  “老乡,你们快走吧,不要说了,怪物杀死他们之后肯定会回来的,快啊!” 何耀文疾呼道。  

  “何班长,我来吧,我知道怎么使用手雷,而且如果让我们2人逃的话,遇到普通的丧尸都敌不过了,我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和这个东西一起死,值了!你带着我的女儿生还的机会更大,快带着她走吧,我最后恳求你了”周勃恳求道,自已经想好了怎么和这个东西同归于尽了!   

  “爸爸,不要啊,我不要离开你!”周雨情听着父亲要与怪物同归于尽的想法带着哭腔的死死拉着父亲不松手。   

  “....好吧,老乡,我一定努力保护你的女儿,再见了!”何耀文考虑了几秒之后保证道。

  周勃的话语非常坚定,让何耀文也由衷的敬佩,何也不勉强了,将手雷和枪都交给了周勃。

  “快走吧,你父亲是在救你!”何立即拽着周雨情强制性的脱离了其的父亲,生拉硬拽的拖着周雨情往车头走。

  “傻孩子,快走吧,我要和你妈妈和弟弟去见面了,你要好好的努力的活着” 周勃站在车后拿着枪和手雷面露微笑道,准备下地狱和家人见面了,这句话算是父女分离的诀别话了!

  周最后看了看女儿,便回头看着车后已经在杀最后几名正在奔跑着的人的舔食者,现在那段公路已经七七八八摆着不少残破的尸体,舔食者在这一分多钟的时间里几乎就杀光了那20多人!

  何耀文拉着周雨情到了车头,捡起了没头的副班长身上的03步枪,继续生拉硬拽着周出了车门往车头奔去,努力逃离这个战场……

  (更》:新X最m快r上Aa酷{9匠网8s

  “狗东西,来啊,来咬爷爷我啊!”周勃看着200米处击杀了最后一个幸存者的舔食者爆骂道,沧桑的脸旁波澜不惊,死已经不可怕,重要的是要将它也一起带入地狱!      当然不用他骂,这玩意也会折返回来。

  舔食者一个弹跳回到了左边大巴车的车道,开始加速往前飞奔,对着200米处的车尾加速俯冲了起来,越来越快。

  “老婆,儿子,我来了,对不起,我不能够再照顾女儿了,但我已经把她交给一个值得托付的武警士兵了,希望你们保佑他们能够平安!”誓死如归的周勃抬头望了望天空的刺眼的太阳道。  

  “哒哒哒!...”

  这个曾经当过兵的中年男人右手持着没有打开枪托的03自动步枪抵紧肩窝便喷射着子弹,左手拿着的2枚手雷已经握到了插销处,随时准备引爆!  

  怪物轻易的左闪右闪避过子弹跑到车后不远,一个弹跳便飞扑上来!

  “呵呵!”周勃冷笑一声,冷眼看着正扑到头顶上空的甜食者。

  “嗡!”2枚手榴弹的插销飞舞在空中,周勃握着手雷的左手也同时举到了脑门上……  

  “崩,崩!”连续的2次炸响,大巴车后,碎片和肉块以及玻璃四处飞扬。

  已经跑出大巴车头几十米的周雨情和和耀文听着身后2声炸响,愣了愣转过头来看着面目全非,冒着火焰和黑烟的大巴车。

  周干渴的喉咙痛苦的叫着“爸爸!”  

  “继续走!”何耀文赶紧拉着她继续往前奔跑,可是往哪里跑啊,拖着疲惫的身体,没有了交通工具靠着步行在这烈日下到达还有15公里远的基地,而且前方还有未知的怪物和丧尸,简直是痴人说梦。

  2个已经严重虚脱人现在靠着一把枪连一些普通丧尸都对付不了了。   

  而且此刻,公路2旁的村落里不少丧尸早已经听到了爆炸和子弹的声音开始往这里奔来! 

  “嗷嗷嗷!”一群丧尸正在翻越公路旁不到2米高的隔离网,即将杀到!   

  而何耀文此刻还看到几百米外几只变异后粗壮的大狼狗正极速的穿越田地,朝着自己袭来!    

  一些暴走丧尸已经翻越了隔离网对着2人嚎叫着跑来,何耀文将周雨情搀扶到了公路中央的草坪里,开始了绝望的反抗!   

  “哒哒,哒哒,哒哒”一只接着一只丧尸被打倒在眼前,何耀文打光了2个弹匣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弹匣。  

  可是当装好最后一个弹匣之时,自己正对面的隔离网不远处已经黑压压的奔来了上百只丧尸!而那几只变异狼狗已经跑到了隔离网前,3只狼狗一个飞跳直接跃过了隔离网,对准几十米外的何耀文飞奔而来。

  “对不起,妹妹,我不能够保护你了,再见了!”何耀文转头最后看了看躺在草坪里半昏迷的的周雨情绝望道,看来自己还是没法完成周勃的嘱拖了,所有人都被自己“害死”了!

   “再见了,哥哥,” 周雨情点了点头感谢道,闭上眼睛等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