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周雨情微薄的工资怎么能够负担得起2人的生活费和绝症昂贵的治疗呢,到处借钱也借不到了。

  父亲也不再想去医院,不再想去做昂贵的手术,只用那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药品维持着身体。

  周雨情被父亲一再的坚持终于妥协,而最后一次去医院时,医院的人冷冰冰的撂下一句话“你父亲最后的生命不足一个月了,治疗也没什么用了,再说你也没什么钱了,回去好好待着吧!”那医生冷冰冰的话语李没有一丝人请味,让周雨情这个无助的少女瞬间感觉到这世界的冷漠,无助和失落溢满身心。

  周雨情绝望之中决定带着即将失去生命的父亲完成其一直未能够实现的梦想,去自己爷爷的故乡四川成都扫墓,顺便带着父亲在郊游中尽量快乐渡过最后的日子。

  在周雨情的坚持下,周勃终于同意,在邓州市和女儿坐上了开往四川的大巴车,陪伴着父亲的最后时光。

  岂料天不遂人愿,毁灭日当天下午3点,搭载的20多个人的旅游大巴车正行驶在这个山区的高速公路上,突然周围的城镇直接就出现了突变丧尸和怪物,到处肆虐着整个山区。 

  听着高速公路外的城镇到处传来了枪炮声音和丧尸的彻骨的尖嚎,大巴车停在了路边,所有的人都万分惊恐的望着四周不知所措,恰在此时,4名魁梧的武警逃窜一般的从地里奔上了公路上了大巴车,强制命令司机将车撞开护栏开上了一条还未通车的土路朝着斜坡上了一个杂草丛生的的无人山顶上。  

  大巴车刚刚努力的开上了这个长达几百米的土路斜坡上了山顶,一大群丧尸和变异巨物便出现在了原来的高速公路上四处狂奔,像是在追寻着什么。

  所有人躲在山顶草丛里观望着下面高速公路上的尸群,个个都是惊恐万分。

  武警们用望远镜张望着山顶外的四周,发现所有的城镇和村庄此刻都陷入了地狱,到处都发生了突变丧尸的大规模感染,北方8公里远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的襄阳市区到处冒起了浓浓的黑烟。

  “嗖!嗖!嗖!”天空上掠过了空军灰色涂装的几架满载着航弹的歼11战斗机,所有人眼巴巴的看着掠夺自己头顶上空的飞机,几分钟后便看到巡航在城市上空的战机投下了那一枚枚导弹和航弹,整个襄阳方向都传来了“轰隆隆”的爆炸巨响,几公里之外都能够听见,山顶的众人甚至还听见了炮弹破空而去拉着长长尖声的呼啸,不知道有多少炮弹砸向了襄阳市区,襄阳市区在那段时间形同遭遇了无数个911恐怖袭击一般,山崩地裂,笼罩在一片火海和烟云之中。

  可是军方徒劳的打击依然对襄阳市区病毒的扩散没有什么“卵”用,只是消灭了部分的丧尸和怪物,接着便没了下文,从那天起就再也见不到军队的身影!

  众人原本还期待着机械化的军队开进这里消灭山顶下四处乱窜的怪物和丧尸来拯救他们,可是最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幻想!

  因为,他们几乎都完蛋了!

  几十个人在高于高速公路200多米高的山顶上从下午直到天黑,战战兢兢,浑浑噩噩的渡过了第一天的夜晚,当天晚上就再也见不到山顶周围四周的城镇的灯光,除了月光和一些地方的建筑仍然冒着火光,周围城镇整个地方陷入了一片黑暗,远眺着襄阳的高楼大厦和周围的城镇,再也看不到了以往繁华喧嚣和闪亮的路灯,所有地方都陷入了活尸地狱,漆黑阴暗的山脚下时而还传来了怪物和丧尸划破夜空凄厉的尖叫声!某一天晚上还听叫了襄阳市区里传来了一阵阵“哇哇哇!”划破整个夜空的一阵阵嘶鸣怪叫,像是一个单独的怪物嚎叫!传遍了方圆数公里,8公里之外山顶的他们听着那怪叫都不住的颤抖,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那怪叫的声音过后,接着还听到了无数混凝土撞击地面的声音,好似一栋高楼无缘无故垮塌了一般!

  几十个人在山顶上一待就是十多天,无数次看着山脚下的丧尸和怪物在四处漫无无目的转悠,谁也不敢下去。 

  直到所有的食物和水耗尽了之后,众人无奈的扒了山顶上的树皮和接近干枯的草裹腹,却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来自胃里深处的饥饿和嘴唇深至喉咙底部的干渴。

  20多人在山顶整整炙烤了15天之后,再也坚持不住了。

  这天,原本气宇轩昂高大帅气,如今却是面黄肌瘦,萎靡不振的中士班长何耀文和班里剩下的3人在山顶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整个山下四面的情况,决定找出一条逃生的路线,可是下面唯一的路就是一条高速公路,基地正是往西南方向走,但这前面不远一路都有密集的村庄,都有不少丧尸在到处转悠,而且有时还能够看到各种变异生物四处乱窜的身影,而往东北方向要经过7公里的无人山区就到达襄阳大桥了,城市显然不是好的去处,经过反复思量,4人决定还是去军事基地避难,从西南开大巴车去。  

  4个隶属于警备队的武警战士终于决定带领已经失去希望的25名老百姓突出重围,朝着车里收信机接收到的“襄阳市预备役陆军避难所”所在的位置去。

    避难所距离自己的山顶直线距离15公里,公路距离超过20公里,是在群山之间的一处原来的一处大型工厂里,军营在崇山峻岭之中,只有唯一一条公路进入。  

  何耀文回到了大巴车里,站在车头位置,看着20多名男男女女此刻都迷迷糊糊的躺在车座或者第2层的床上。

  “老乡们,都起来吧,起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得和你们说一说!”何耀文张着干裂的快冒火的嘴唇喊道。

  男男女女们听着其的声音慢慢的起了身,睁开迷离的双眼望着车头的何耀文,周雨情也被身旁的父亲叫醒,扶了起来。

  何耀文见所有人都起身,也不磨叽,站在大巴车头就开门见山道“现在的情况,大家已经完全有切身体验了,我们不能够再待这里等救援了,根本没有军队可能来救援我们了,虽然现在怪物和丧尸没有发现我们,但是我们再不下去的话,也会渴死饿死,所以我们必须得拼一拼了,开着车冲出去,这几天大家都从收音机里收听到了一个消息,襄阳原预备役部队在西南方向成立的一个避难所,那里有食物,有水,还有不少军人,我们得去那里,不能够再在这里等死了。所以等会我们将要开车冲下山去,拼尽全力博得一条生机,你们准备好了,我们不能够再在这里等待根本不可能来的救援了。”  

  可是当何耀文话音落地之后,几乎没人理睬他,大家此刻似乎都成了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很多人听完话还是眼睛一闭,继续睡觉等死!不想再消耗这所剩无已的体力了,所有人都已经完全绝望,而且也根本不相信这4个武警有能力带他们穿过这怪物满地爬的高速公路。

    何耀文看着眼前根本不搭理他的众人,双手叉腰怒问道“你们还想不想活啊,老乡们?”

  还是没人理睬他,唯独中年男人周勃站起了身,慢慢走到了何耀文的身前。

  周勃接着做出了惊人的举动,2腿一蜷直接跪在何的身前恳求道“何班长,我在病毒爆发之前就已经身患癌症,现在在这山顶这么一折腾,根本活不了了,我没指望我能够活着到达那个基地,只希望你能够照顾一下我19岁的女儿,保护一下她,她的母亲和兄弟都死了,如今只剩下我这一个亲人了,现在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而我的女儿现在也已经很虚弱了,我不想她在这个青春年华就这么死去了,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有在此恳求你一定帮帮忙!”  

  周勃话音落去后仍然跪在何耀文的身前低下了头开始抽泣,可是却根本流不出泪水,似乎身体里的水份都已经干涸了一样!   

  何耀文本来在周勃跪下之后就惊住了,想要扶他起来,可是怎么用力也扶不动,不知道是自己没力气了还是中年男人太执着了,只好静静的听周勃讲完。

  ◇O更新9最快Tm上x酷匠网K

  望着眼前跪在自己身前的男人,何耀文蹲下了身双手搀扶着其的双肩肯定道“老乡,什么也别说了,我一定尽力帮你女儿,请起来吧,我们一会就出发了”。 话音落去,周勃在何耀文的搀扶下这才站起了身,还在不住的道谢。  

  何耀文制止了其的道谢,撇过头望了望坐在车中闭上眼睛又睡过去的少女周雨情,拿起了身上的水壶走到周雨情的身旁,让其张开了干裂的嘴,把水壶打开,将壶口对着周雨情的嘴巴将水壶倒立,还努力的摇了摇,水壶里唯一剩下的几滴水都被倒进了周雨情干渴的嘴里。

  虽然是几滴水,但周雨情此刻也仍然感觉到如梦惊醒了一般,感受着水滴入喉咙的那一刻的清爽,身体一个激灵慢慢站起了身,脱离了水壶口,望着身前的何耀文,周张开干裂的嘴唇感激道“谢谢你,哥哥!”话语里仍然带着嘶哑和一丝丝稚嫩。 

  何耀文收起了水壶点头笑道“不用谢,小妹妹,我们一定努力带你们去的!”

  “兄弟们,都上车,准备出发!”何耀文转过身去打开窗帘对着外面3个仍然在警戒着土路下方的武警道。

  现在就准备行动了!再也没法拖下去了!

  何耀文其实也没有胆子贸然出发,但现在必须得行动了,因为刚才亲眼看到挨着自己山顶旁的几座山竟然冒起了熊熊大火,火焰随着风四处扩散,马上就要烧到自己的山脚下了,不出发也不行了,否则得葬身火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