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王辉大松了一口气,看着距离自己不到半米的怪物脑袋那2只还没闭上的血红恶心又像死鱼一样的眼珠子,狂骂道“你他吗的还死不瞑目是不,看劳资打爆你的狗眼”

  掏出手枪对着怪物的2只巨眼就是2枪。

  “砰,砰”这对死鱼眼睛立即爆裂,碎肉到处激扬。

  不巧的是,那爆炸的碎肉还溅了王辉一身,王辉看着身上滴落的碎肉顿时又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毙了怪物的眼睛之后才想到此刻还在战斗,但机枪被300斤的怪物给卡住了,一个人搞不定,重新让张丽拿来步枪准备战斗,却发现战斗已经结束,最后一只追击另外一辆车的怪物已经被打断了腿骨摊在地上嗷嗷叫唤了起来,王鹏飞直接停了车,让凌天瞄准了射击,凌天一梭子子弹过去,爆掉了怪物的头颅。

  2车刚好停在山口边,大汗淋漓的王辉钻回了车里,张丽立刻递来了几张卫生纸给他擦额头上的汗水心疼道“你刚才好险啊,我看着怪物飞到了你的身前,当时我差点大叫了起来,好怕你就这么没了....”

  “怎么会了,张丽,王辉吉人有天相,你看他每次都是大难不死啊,这必有后福啊,哈哈”还没等王辉回答,驾驶员魏富贵就打着哈哈说道。

  “是啊,王辉,刚才那一幕好惊险啊”副驾驶张孖喆也笑眯眯道。

  王辉倒是美的不行,不停的转动脑袋惬意的让张丽擦着自己额头的汗水,这才笑道“兄弟们啊,刚才我也是这么想的,我都闭上眼睛了,还好又逢凶化吉了,好累,休息休息”

  说完便从后备箱取了几瓶矿泉水分给了几个人,喝了水之后点起了香烟贪婪的吸允着。

  一旁的张丽竟然伸手来撒娇道“给我一根烟,我也要抽,你们每次抽烟快熏死我了,我也不好说,现在我也要抽!”撒完了骄还要去抢夺其手中的香烟。

  王辉赶紧双手架住其伸来的手,笑呵呵道“你女生抽个毛线,想変黄脸婆是不,到时候我可不要你了!”

  “说的什么屁话,老娘要抽你还必须给!”张丽脸色阴沉狂叫道。

  强行拉开王辉的手一把抢过王辉嘴的香烟,叼在嘴里像模像样的吸了起来,还真像个老烟鬼。

  “骇,骇!”可是没抽几口,张丽胃里就翻滚开来,手拿过嘴里的香烟一把扔出车外,遭不住烟气咳嗽了几声。

  “你说你吧,就知道逞能!快喝口水”王辉贴到其的身边心疼道,让其赶紧喝水。

  另一辆车里的4人此刻也趴在车上有说有笑起来,好不惬意,都好像刚才就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倒像是在末日前一群年轻人在旅游畅玩一样。

  确实,风风雨雨惊经历了这么多,所有人早已经习惯这种日子,看惯了这个末世与丧尸和怪物,现在一点也不稀奇了。

  2辆车开到了一起,8个人一起吹起了牛B,更加有劲了。

  10分钟之后,王辉看了看表,已经下午5点了,不能够再耽搁了,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睡觉落脚了。

  王辉重新站到了车顶,这才注意到此刻舔食者的尸体还顶在机枪上,赶紧招呼所有人上了车顶使劲把怪物从机枪里拉出来,把这摊烂泥或踢或推弄下了车....

  望了望北方向已经距离有3公里那片死寂的襄阳市区的高楼大厦,王辉自言自语道“今天跟这个城市算是擦肩而过了!...”

  望远镜里襄阳市区超过数十栋高楼已经处于半垮塌状态,无数的高楼窗户和墙体还凸现了不少炸弹的弹坑大洞,可以想象病毒爆发那天这里的战况是多么激烈,形同无数个911恐怖袭击一般!

  最后还用望远镜撇了一眼城中那栋襄阳218米高的金融大楼,看着大楼顶部高达几层的大字型缺口,顺着缺口往下望,发现这缺口一下那一竖的墙体都遭到了破坏成为残垣断壁!到像是一只“巨人”从那下面爬上去再撞碎了那几层楼体一般!

  我靠!这什么鸟玩意!

  王辉浑身打了个寒颤,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剧烈,努力脑补着遇到过的一切怪物,哪只怪物也没这么大的身躯和这能力啊,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尸王”真的出现了吗?!!!

  z:最新5P章节上酷匠网}

  越想越怕,此地不宜久留,开溜吧!赶紧钻回车里。

  “准备出发,前方就是山口了,里面都是山,我们得更加小心了....”王辉手指着公路前方命令道,至于那大楼的缺口究竟是什么造成的也不得而知了,逃命要紧,赶紧开溜,也不想再去脑补是什么东西了,越想越怕。

  2车穿过了山口开始进入了山区里的高速公路,从此以后就将一直走绵延的山区了。

  烈日当空,尽管是山底,也是非常炎热,这片山区基本都是无人区,一大片山上此刻还燃气了熊熊大火,应该是自然灾害,这些山上一片金黄色的茂密的丛林和植被一旦被点起来,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可是现在也没有人会去灭火了,只能够让火焰自行熄灭了,这片大火整整烧遍了几座绵延的大山,场面巍为壮观,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焦糊味道。

  2辆猛士车快速的行驶在这片山区无人区畅通无阻的高速公路上,王辉眼见没什么危险,便想倒头甜睡一会。

  “嘎吱....’可是当王辉刚刚闭上眼睛,车子却突然一个急刹摩擦着公路行进了20来米才停下,几个人都没系安全带,在车里栽的七晕八素,王辉和张丽2个闷虫都是一个狗吃屎栽在前座后背上。

  2人晕乎乎了几秒重新直起身来正要发飙时却见魏转过头来眼里掠过了一丝的惊讶!

  怎么了?难不成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了?

  “听见了吗?前面有枪声,快听啊!”魏疾呼道。

  也没得时间发飙了,几个人立即支起耳朵仔细倾听,果然,前面的山后传来了微弱的枪声,非常小,至少隔了几公里远!

  “怎么办?”魏盯着王辉道。

  “还能够怎么办,操家伙准备战斗,看看前面是什么情况,发动车辆加速上前!.......”王辉想都没想便坚定道,前面是自己的必经之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跟自己有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XXXXXXXXX

    

  “周雨情,女儿快醒醒!”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男人张着干裂的嘴唇摸了摸躺在大巴车中间座椅里这个不到20岁女儿的额头,努力的唤醒她。

  周雨情缓缓的睁开那对几乎已经没有光泽的蓝色眸子看着父亲,张开同样干裂无比的嘴唇缓缓道“爸爸,好饿好口渴啊,我们恐怕都得困死在这山顶上了!”

  少女看样子非常憔悴,十多天缺吃少喝倒是把她的身材显得更加苗条,长发及腰的一头黑发犹如杂草一样被绑成了马尾,整个脸庞也是脏兮兮的,身上穿的白色连衣裙此刻也是又脏又油的直接贴在了皮肤上,倒是把她那动人的身材显露无疑,虽然全身都布满了灰尘和汗渍也仍然掩饰不了她那精致清纯的五官,细浓的柳叶弯眉,长长的睫毛下那对外国风情般的蓝色眸子,长长的瓜子脸蛋。

  父亲周勃一脸慈祥安慰道“快了,孩子,一会几个武警就带我们闯出去从高速公路到西面一个军事基地里去了,那里有食物和水,还能够保障我们的安全!”    

  周雨情在父亲的搀扶下慢慢站起了身,坐在车中位置上慢慢打探着左右前后的车里,此刻车里的20多几乎全部是年轻的男人女人大都目光呆滞的或坐活卧在各排座位上,所有的人都又饿又渴,谁也不愿意再多动弹下,甚至也不再想费力去说句话了,整个车里就这么静悄悄的。

  天上的太阳十分毒辣,把这个整个山顶照射的没一个死角,大巴车窗虽然放下了帘子,阳光照射不进来,但车里却如同火炉一样被烤的燥热无比,但比起在外面顶着烈日起码要好的多......

  毁灭日前8个月,还在读大一的周雨情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电话的另一头是父亲带着无比悲伤和哭泣的声音“你的母亲和弟弟出了车祸,受了重伤,快不行了,现在在医院想见你最后一面,快回来吧!”。

  周雨情听到此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瞬间瘫倒泪奔。

  急匆匆的坐上了回家的飞机赶到医院,可是母亲和弟弟已经死去,没能够见到最后一面。

  父女2人望着太平间里静静躺着的2人的尸体相拥着悲伤的痛哭了起来。

  母亲和弟弟是被十字路口闯红灯的小汽车撞飞,直到末世前也没能够抓到肇事者,本来不宽裕的家里花光了积蓄也未能够挽回母亲和弟弟的性命。

  而此刻的父亲也已经身患绝症,一天比一天严重,但他此刻根本不敢再告诉自己的女儿,怕她承受不了再次的打击。

  可是千瞒万瞒也没能够瞒住,从亲戚的嘴里听说了父亲得绝症的事情,周雨情再也无心读书,放弃了学业,在自己的家乡边打工边陪伴着时日不多的父亲。

  周勃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女儿的累赘,竟然想着自杀好结束自己的生命,不再连累自己的女儿,可是周雨情早早的发现,即时制止了父亲“如果你自杀,我也没活头了,我也跟着你一起死!”

  父亲听着周这悲泣的话语这才放弃了自杀,2人在家里相拥着哭干了泪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