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仍在继续!商场门口几十名士兵打光了一个又一个弹匣的子弹快坚持不住时,就在连长正要下令坦克往前开到商场门口支援步兵之时,正站在坦克车上持着重机枪眼尖的叶辰突然发现了紧急情况!商场门口的上层,整整2层到3层的纯玻璃窗户里竟然出现了不少血肉模糊的丧尸奔跑的身影,这群丧尸正全力对着玻璃冲击了过来,像是要直接撞开玻璃!

  “前面的步兵快往后退,马上后退!”严辰感觉到不妙,立即对着门口的几十名士兵大声的吼道。

  门口手拿92式手枪的中尉排长惊讶的往后望着严辰,就连其他的坦克兵听到叶辰的声音也望了过来,谁也不知道他一个士兵突然开始干起了指挥官来指挥大家了,根本没人搭理严辰的话!

  “啪,啪!”2层和3层的玻璃突然被撞裂,一个个丧尸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

  “啊!救命啊!”严辰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这几十只丧尸冲破这几层楼的玻璃对着门口的士兵就扑了下来,几十只丧尸瞬间落到了下面的士兵堆里,当场便砸死了几个士兵,其他的士兵也被突然从天而至的丧尸扑倒了就开始撕咬,几十名士兵马上就死伤大半!呜呼哀哉了起来。

  “卧槽,开火,宰了丧尸!....”6辆坦克的机枪手见此突然情况都给惊了一下,纷纷大骂了起来,并且不再管连长命令,坦克上的6个机枪手都对着上层扑下来的丧尸开了火!

  “咚咚咚咚!....”6挺重机枪对着门口就是一顿铺天盖地的猛烈射击,门口的丧尸和还未被咬死的士兵顿时血肉满天飞!

  “机枪给劳资停火!”直到6挺机枪打的门口的尸体全部直挺挺破裂在地时,众人的通讯器里便传来了连长大声的咆哮,所有人这才停止了开火。

  连长下令之后打开了前面仓盖脑袋探出头来正要对着话筒再次发布命令时,更多的丧尸从上层楼里往地面跳了下来,而一楼大商场里的丧尸也踩着大通道里的尸体扑了出来!连长见此情景立马发出了命令道“坦克给我准备开炮,轰了大楼,快!”

  6辆坦克都已经在商场门口30米远的十字路口排成了一排,喜欢看美国片的炮手严良直接飙了一句美式国骂“FUCKYOU"之后便操作炮口对准大楼上方。

  “开炮!自由射击,把商场给我轰碎了!”话筒里再次传来连长的命令!

  “彭!”的一声,车里的严良听着命令立即将坦克炮口调至大门正上方第3层,瞄准一堵承重柱之后立马按动了按钮,125mm炮弹随即出膛,直冲承重柱。

  "彭,彭彭,嘣,嘣,嘣!”其他的坦克车此刻纷纷发出怒吼,激烈的爆炸声音不停的传来,大楼正面的墙体和玻璃以及里面的商品和丧尸随即被炸的四面横飞!很多炮弹直接穿透到了楼层里面再爆炸,整个一楼的商场不一会就面目全非,一片狼藉,丧尸的尸体和垮塌的水泥墙板到处都是,直到大楼正面已经找不到一面墙体,全部成了断壁残垣,四处燃起了大火!

  “丧尸出不来了,停火!”直到坦克炮将商场正面的建筑轰垮,完全堵死了丧尸的出路,连长终于才命令道。

  望着眼前的残垣断壁,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极度复杂,这丧尸简直说来就来,说变就变!可是他们却还不知道,他们的身后大街里已经完全乱做一团,无数突变的丧尸正在各个被疏散到电影院,超市,小区,商场里的人群突变,立即疯狂的啃食着其他人,慌乱的人群立即从各个小区,商场,商店里面出来避难,尾随在后面的丧尸也跟着冲了出来,不到10分钟丧尸便布满全城,不停的感染周围的人,数量每秒都在无限增长,大街上立马四处游荡起了丧尸群!

  城市外围一层的封锁线形同虚设,守在封锁线军警立即掉转枪炮口,对着往城外奔跑的人群和夹杂着的丧尸开了火,整个城市立马陷入了战火,可是封锁线上的军警根本没能够坚持多久,便立即被堆过来的尸山和人海淹没!

  6辆坦克和幸存的几辆步战车在炸毁了商场前部之后这才发现丧尸不仅仅出现的这个商场里面,已经遍布了全城。

  所有人的愣在车里不知所措的等待连长的下步命令,可是连长此刻已有点惊慌失措开来。

  可就在这时候,十字路口后面,最后的2辆贴着建筑旁的99A坦克却突发意外!坦克车一旁的建筑上层一些暴走丧尸直接从楼里跳出来!跳到炮塔上便立即开始撕咬露出半个身子的2个机枪手,机枪手遭不住痛惨叫着往坦克里钻,几只丧尸便立即随着钻下去的机枪手同时从炮塔顶口爬进了坦克车里,坦克里面随即传来了枪声和呼喊声音,直到枪声停止!

  然而就在这几秒里,已经有数十只丧尸爬上了2辆坦克的炮塔,淹没了坦克,2辆坦克瞬间被丧尸攻占!

  “人员全部进车,快关闭顶盖继续作战!”看到此情此景,连长立即大声的命令道。

  当然不用他命令,其他人只要不是白痴也会这么做的!

  “崩,崩,崩,咚!”幸存的4辆坦克的机枪手立即进入了坦克车里关闭顶盖,几辆步兵战车立即掉转头来,对着被丧尸攻占的坦克就开了火,几门炮弹全部击中了坦克直接掀飞了炮塔,将还站在坦克车上和车下的丧尸完全炸成了碎片!

  同一时间,其他几条大街无数的丧尸对着十字路口的车群就奔来了,一直哑火的步兵战车也终于跟着坦克开了火,大口径的机炮立即对着奔来的尸潮不停的扫射,可是丧尸实在太多,仍然让他们近了身,整个车群旁边瞬间堆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车身上也站立了密密麻麻的数十只丧尸。

  “我们开到主干道,全速行驶,压碎他们!”连长见此情景立马命令行动,所有坦克和步兵战车立即成2辆一排的纵队往主干道方向开了过去,一路碾碎了一地的丧尸,坦克车开过的地方都成铺了一路被压扁的碎肉!

  开着坦克车的老大严叶见炮塔和车顶上还趴着蹲着几十只丧尸在疯狂的扑打着厚厚的装甲板,使得车外的钢板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传进坦克里,严叶极为不爽,立即转身吼倒老2严良道“转动炮塔,把这些该死的玩意甩下车去!

  “是,大哥!”严良立即飞速转动炮塔,整个炮管不停的往四周旋转,旋转的炮塔马上便将趴在炮塔上的几只丧尸给甩飞了出去,站在炮塔周围车身上的丧尸也被摆过来的炮身给直接推了下去,可是有几只丧尸已经爬到了长长的炮管上,死死的抓着炮管,严良将炮塔转动快速了几圈也没能够将管子上丧尸甩下来,严良气急之下立即推送一颗炮弹进膛,将炮口摆到空中,“咚”的一声,严良对着天空直接开了一炮,整个坦克和炮管立即发出一次颤动,这才把丧尸从管子上给震下来!

  其他坦克见状也纷纷见样学样,纷纷转动炮塔将车上的丧尸挤下车来。

  此时,开到大道上的几辆坦克何战车已经碾压了上千只丧尸,4辆坦克和几辆步兵战车的车身完全覆盖了一层如烂泥一般的血肉骨头,坦克履带甚至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连长坦克里的驾驶员通过已经被染红的观察玻璃上看到前面横在大道上的天桥竟然垮了,好像是被空中的武装直升机给炸了垮塌的桥体和桥下面被堵着的汽车直接堆起了一道高3米的路障!

  “前面的天桥垮了,连长,我们需要绕路吗”头辆坦克驾驶员立即对连长汇报道。

  “直接轰个口子开过去”连长也看了看前面的路障,直接命令道。

  可正当头2辆坦克要操作开炮时,坦克车载电台里面竟然传出了震惊所有人的话;“我是河南省军区司令兼防爆总指挥,现在我呼叫所有的幸存部队,放弃城市,放弃所有城市,全部到达指定地点集结,整个河南省和以外的所有城市已经沦陷,不要再浪费弹药和消耗有限的兵力资源了,我们已经不起过多的损失,所有幸存部队立即转移出城市,到各地的指定军事据点集结,等待来日反攻,我的话即是对整个河南省官兵的命令也是在救你们,请你们立即转移出城市!.....”

  “什么,整个河南全部沦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国就全完了吗?”连长听完电台里的的通报,整个人直接瘫倒在车里打开了车载电台咆哮道。

  Z酷5-匠网d^首I(发

  可是没人能够回答他!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