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等死吗?还是等着核弹来轰平这里”一个上等兵突然站起了身,他又发出了这句惊人的疑问,他认为如今要摧毁这个城市最简单的方法莫不过于核弹了,他甚至还抬头望天在确定是否有东风导弹头朝着城里俯冲下来,或炸是战略轰炸机投掷下一枚核炸弹!

  其他人听着这话也如惊醒了一般个个面面相嘘的惊呼了起来!

  “的确啊,如今要消灭这么大范围的丧尸,核弹可是最简单和实用的办法了”一个中士不住的点头,他面色惨白的接下话茬!

  接着众人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而王辉则直接把头一撇闭目养神了起来,他的心里此刻在想着“管他妈的上级或中央怎么办,他也是没办法了,现在也根本阻止不了,现在还不如静静的等死,但这个想法刚刚产生没多久就又想到了故乡的亲人,甚至还有那个自己一见倾心的张丽!

  但此刻他是完全没有办法知道亲人和张丽的情况了,只能够通过大脑想象,甚至幻想他们应该都好好的活着....其实最让王辉担心的是,就是这个病毒的扩散范围了,他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全世界沦陷的场景,丧尸布满全地球的画面!。

  “哎”王辉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100余人就这么在孤岛上忐忑不安吵吵闹闹的待了几个小时,但谁也想不出办法逃离,也见不到空中和地面有任何救援,直到太阳落山天黑了下来。

  这个大城市已经完全停止了一切的运转能力,电力完全中断,整个城市除了一些建筑和车辆仍然在燃烧外,其他地方完全一片黑暗,这可是中原上最大的一个城市啊,这个地方一直被形容为城里的不夜城,可是在今天晚上却完全陷入了黑暗,几十年来的第一次!

  数着天上的星星,躺在地上的王辉对着班里的一群“赏月”的人非常严肃的说道“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恐怕这个病毒已经扩散无数个城市了,国家已经崩溃,军队消亡殆尽。谁也挡不住了!”作为士兵他几乎可以肯定了,如果仅仅只是这里爆发病毒,那这个城市早被完全隔离或者清理了,但是现在既看不到隔离的情况也看不到清洗的情况,那就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了,这个城市完全被抛弃放弃,或者根本就没有士兵来执行隔离了,因为全国都完了还隔离一个城市搞毛线!

  “是啊,如果只是我们这个城市爆发病毒,恐怕中央都已经放核弹了,但是现在看不到任何动作,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摧毁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了意义”魏富贵双手搭在脑后,他看着月亮也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他也完全是这么认为的

  酷M}匠IF网永9久kU免K|费看◎T小说

  ......

  大部分人在这漆黑的夜里根本就睡不着,大家都聚在一起吵吵嚷嚷哭爹喊娘寻求生路,可惜哪里有生路呢?难不成跳下去喂丧尸?

  王辉和班里的几人看起来倒是很平静,几个人躺在桥面数着天上的星星吹着无聊的牛B打发时间,但几个人内心却也是无比挣扎的,生存下去的欲望仍然非常强烈,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除了外部的救援,自己怎么也离不开这里了!

  直到凌晨1点,所有人才慢慢的静了下来开始睡去,但谁也不知道醒来之后自己又能够干什么,或许仍然是等死!!

  虽然太阳早已经落山,但众人依然能够感受到地面上的热气袭人。

  凌晨的时刻就连桥下的尸群也没发出了什么声音,但是它们仍然死死的围着这个“孤岛”,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但现在谁都知道如果谁去惹它们一下的话,丧尸马上又会进入一种欢腾活跃的状态,结果不言而喻!

  闭上眼睛的王辉也准备入睡了,此刻他的心里仍然在幻想着“要是这几天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就好了”他还使劲的掐了掐自己的脸,感受到了痛苦,睁开眼睛发现还是这种景象,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梦!!!!

  此刻的郑州市里面,除了这桥上的100来人外,还有一些躲在高楼大厦的一些封死的小屋里,或一些坚壁的密室或者地下室里的百姓和士兵,可是都跟这100人一个情况,正在苟延残喘的活着,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

  不知道睡了多久,王辉突然被一些摩擦墙体一般的“垮!呲”什么的声音给惊醒了,此刻城里警车上的警笛声音已经在不久前已经停止了,现在都已经耗光了电力。

  他循着声音站了起来四处观望,发现现在只有他一人醒着,于是就探着个耳朵认真倾听着这怪异的声音。

  发觉到声音来自他的下面,也就是桥下!他赶紧跑到桥边上的栏杆上,刚好站在方形桥墩的正上方,望着下面的桥墩,此刻天空还是黑暗的,他看不到下面的情况,但那声音就是从下面传来的,他赶紧摸出身上的强光手电往桥下一照。

  卧槽,丧尸正在爬墙!桥墩下的丧尸们正聚的很紧密努力的往上爬,现在已经重叠了几层,最高的那只丧尸已经爬到了五米高的位置,此刻正在用2只血腥的手努力的抓着墙体往上爬,它们的手指甲划着墙壁还发出摩擦声“嗤嗤”的声音,而周围的丧尸在努力的往前挤压,大有一层再叠一层的态势,就像叠金字塔一样的重叠上去,踩着人梯爬上天桥!!!

  他紧张着用电筒照射了这个孤立的天桥下的其他7根桥墩,都出现了聚堆的丧尸群在攀爬,8个桥墩的2面就是整整16处!现在丧尸都无一例外的在缓慢的搭建“尸梯”,虽然很多丧尸爬到尸群的最高处又跌下来,但下一个丧尸马上又补了上去,就这么锲而不舍的向上!

  丧尸这种愚蠢的执着还真不是好事,如果一个人能够有丧尸一半的执着的话,还愁办不了大事吗?

  “我操你妈的丧尸,你们这群杂种这是不咬了我们不罢休啊!”王辉怒火冲天,他直接对着一处桥墩下的丧尸怒骂着道,也不管它们能不能够听懂!

  他骂完刻往后看了看,想要叫醒众人准备迎敌,可是这些人此刻都散乱躺在这桥上或者车里睡觉,很多人还打着呼噜!!!!

  “卧槽,还睡的这么死啊”他直接掏出从一个从军官尸体上面扒下来的92手枪对着天空连开了3枪!

  “砰..砰...砰"

  枪声在空气中回荡,所有人都被惊醒了!

  “所有人都起来,丧尸快要爬上来了!”

  听到枪声和王辉的声音,其他人都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仍然躺在地上没有起来,抬起个头将信将疑的望着王辉。

  “什么,丧尸能够爬上来?你开什么玩笑。”炮营那只有21岁的中尉排长仍然躺在地上只抬起个脑袋,他说话的语气还有些不屑。

  “好,我开玩笑的,那你自己怎么不自己来桥边看看我是不是开玩笑!”王辉也懒得计较他的不屑,说完便走到了班里其他人的位置招呼他们拿起枪准备战斗。

  这个排长慢慢悠悠的站起来,还慢慢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晃晃悠悠的走到桥边往下一看,整个人直接就石化了几秒!

  “卧槽,真是,所有人起来战斗”.排长尖叫着开来,看来丧尸真在爬墙啊!!

  待排长的话刚说完,王辉便吼了吼“8个桥墩2面都有丧尸群”我们班解决最靠向桥头的2个桥墩的丧尸,其他人自己看着办吧!

  “走,兄弟们,干丧尸去!”

  “好的!”

  说完他便就带着班里的王鹏飞,魏富贵,李波,胡泽,凌天.宋捷赶到桥头,每个人还抱了几根手雷,冲到桥墩的正上方,打开手电,对着桥墩下的丧尸群就是一顿猛烈射击和轰炸。

  这个中尉排长,虽然此刻已经成为现场的最高军衔的人,却却是个刚下到部队的军校学生。

  中尉排长也简单安排了其他各班负责的区域,所有人都开始向着各个桥墩下开火了,很多人直接操起了手雷扔进尸堆里面,当场掀飞了几十只丧尸,在消耗了大量的子弹和手雷之后,18个聚堆的丧尸群被基本消灭干净了。

  但是公园上和桥另一面的低层居民楼旁边的街道上又重新聚集了更多的丧尸,走到桥下,抓挠着桥体似乎也要往上爬,但看来暂时没有什么威胁了,新来的丧尸并没有开始堆人墙,只是一个挨一个往桥墩里面挤!

  这时候大家也停止了射击,因为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子弹已经快打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