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站在天桥中央的王辉和身旁的十几人还亲眼看到公园对面2栋大厦之间一群装甲兵被团灭的下场!

  一条长50米,宽15米的死胡同最里面,3辆09式战车和大约30个士兵躲在里面和潮水一样涌进胡同口的丧尸激战,士兵们仗着几个不停射击着的大威力的车载机关炮有恃无恐在那倾泻着漫天的火力,不一会便见这条死胡同口就堆积了数百丧尸的尸体,堆起了一座小尸山....

  唯恐出路被尸山堵死,胡同里的中尉指挥官指挥所有人都准备进入车里开出去的时候,一个更加震惊的画面出现了!胡同2边和后面的高楼大厦里面,至少上百只丧尸前赴后继的突然冲破各层楼的窗户跳了下来,很多丧尸直接砸在那些士兵的身上,当场砸死了不少士兵,剩下的也被立即起身的丧尸搞定!.......

  只剩下几辆孤零零的战车和里面的乘员,就在这十多秒的慌乱之中,胡同口的丧尸也冲了进来,不停的往里面挤压,小小的胡同里面竟然堆了上千只丧尸,还一层又一层的往最里面堆。直到完全淹没了3辆战车,从王辉他们那里看过去,小胡同里面已经成了一堆高五六米的尸山,完全看不到战车的影子了!

  这几辆战车被尸山死死的压在最下面,所有的丧尸都张牙舞爪的往下面抓,虽然还能够看到步战车射击出的机炮子弹击穿了堆在上面的尸群,立马现了个口子,但马上又被后面的丧尸堆上去了,炮弹打光之后就再也看不到动静了!........

  王辉此刻也正和其他人盲目的的站在桥中央的栏杆边上朝着底下公园上的“尸海”的射击,但是射击出去的子弹犹如泥牛入海,根本没什么用。

  “完了,完了,这还怎么打啊,我们根本控制不住了,反而被尸海给围了”魏富贵停止了射击,他再也沉默不住向着周围的人咆哮着,他还看了看他身旁同样一脸茫然的王辉,希望他能够想出什么办法来。

  而王辉继续茫然的射击着桥下的丧尸,此刻他也根本想不出办法,唯一想的就是逃跑了。

  “卧槽,还镇压个屁,看看我们周围,起码已经几十万丧尸了,恐怕整个郑州市都这情况了,还打他姥姥的战,快逃命吧!这城市全完了”大学生士兵王鹏飞听着魏富贵的话也收下了枪支停止了击发子弹,这天桥下面的丧尸太多太多,这些步枪子弹打下去简直是无力的要命!他也忍不住叫骂着,尽管他从来不说脏话,但如今看着这场面他恨不得骂遍这些丧尸的十八代祖宗,因为现在自己已经彻底被尸海给包围了!

  可是往哪逃呢,王辉听着2人的声音,他茫然的转头望向了身后的大解放运输车,似乎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开着车冲出去了,根本别谈什么镇压了,下面的装甲兵都完了,更别说他们这些没有什么重武器的部队!

  可是现在车子根本没法开了,这一长群车辆都竖着停在这宽不到15米的天桥上,车头都对着前面,后面还挂着大炮,太长了,这车根本没法转身往后开了,而且自己的车还在车队的中央,根本就没法开啊!

  “桥后呢,还没有丧尸!”几个人面面相嘘了一阵只好转身向后看去,后面一公里的高架桥上还没有丧尸上来,但是谁也不敢保证那边桥下是不是也被丧尸海包围了,可是现在都由不得他们想下去了,现在要想着做什么的时候已经完全晚了!

  因为就在这同时,前方守桥头的一连已经完全崩溃了,丧尸群迎战子弹已经冲到了头车撕裂了防线,很多士兵来不及后退就被飞快扑来的暴走丧尸扑倒在地疯狂的撕咬,顿时被咬的士兵们血肉横飞,呜呼哀哉。

  “快后退!”

  “快跑!”幸存的士兵们尖叫着其立马撤离桥头朝着桥后惊慌失措的奔逃,营长还没跑出几步就被飞扑而来的暴走丧尸直接扑倒在地,几个丧尸对着其的背部和大腿猛烈的撕咬,他立即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音,为了结束痛苦直接将右手里的92式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酷,_匠……网唯一uC正*版,z其%?他o都是、/盗版r√

  “砰!”挂了。

  说来也怪,被自己爆头后,撕咬他的几个丧尸就对其失去了兴趣,赶忙丢弃了营长的尸体加入了其他的丧尸朝着桥里的活人奔去。

  桥头前面的所有幸存的士兵都集体向后亡命一般的奔跑,丧尸群也紧紧跟随不放,不断有人被飞速奔跑的暴走丧尸扑倒,凡是被扑倒的就百分百没活头了,要么被分尸,要么“活过来”成为丧尸的一员!

  “丧尸群过来了,快向后面退!”王辉停止了射击拉了拉还在对着桥下射击的王鹏飞和李波等人一起跟着其他逃命的战士往后面跑。

  大班长王波此刻也挥舞着手臂大喊着“直属排,听我命令,快跑向后面几辆车防守!”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倒他的位置,几个速度超快暴走丧尸已经冲进了逃命的队伍里面乱咬一气!一只丧尸跑到了他的身后直接一个飞扑将其扑倒,这只丧尸扑倒他后便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王波的耳朵上,直接便咬掉这整只耳朵!咬掉了他的耳朵之后便又对着头的后脑勺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王波忍受着剧痛挣扎着向几十米远处的王辉大喊“快逃吧,王辉,带领我待了17年的班里的兄弟!...”他知道自己是没得活了!!但他还不想放弃他的兄弟们,他希望他待了17年的班里能够有幸存者活下来,保存着这个班里的火种!

  他对着王辉说出了这最后一句话后随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双手撑着地半爬了起来,完全不顾趴在身上还在撕咬自己脑袋的丧尸和脑袋的剧痛,他右手立马拧开了腰上的67手雷后盖,拉了绳子!.....

  “崩!.”

  王波的身下瞬间爆炸被火光笼罩着,他的身体立即支离破碎,和身上的丧尸一起被炸成了碎肉四散飞舞着,一起见了阎王!

  而此刻王辉亲眼看着到了一幕,他愣在原地停止了后退,呆呆的望着30米远那一地的尸块,观照和呵护他成长的班长就这么牺牲了,是这个5级士官手把手的教会了他不少东西,还让他重新树立了人生观和价值观,可是现在他就这么没了,还成了碎肉!...

  他怒视着前方对着自己张牙舞爪冲来的尸群,静静的把腰上的4枚67手雷全部掏了出来,像是要和丧尸同归于尽!.....

  正当他要拉绳子的时候,他班里的6个兵竟然都跑回来了,魏富贵一把拉住他夺过了手榴弹怒骂道“你他妈的就这么死了,我们怎么办,你不是刚说好要带领大家活下去的吗”魏富贵对着王辉刚咆哮着说完,立马抬起手给了王辉一记耳光!

  “啪!”

  “给劳资醒来,王辉!”

  王辉的脸上瞬间红了一大片!但这记耳光也扇醒了他...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着兄弟们梗咽着命令道“嗯,是的,我不能够就这么死了,劳资还要回家呢,快跑!”

  “走!”

  7个人立即组队往桥中逃去。

  一只暴走丧尸已经超越了他们的速度,跑到离王辉不足3米远的地方,突然对准了他就是一个快速的飞扑!

  “王辉快卧倒!..”他身旁的凌天立马对着王辉一声急切的呼喊。

  王辉听后想都没想立即双手对折朝着地下迅速趴下去,人刚刚蹲下半个身子,丧尸就飞扑到了他身体的上方,直接飞越了正趴下去的他的身体,砰的一身砸在了他的身前地面上。

  扑倒地上的丧尸刚要从地上爬起来,脑袋右部便立即“噗呲”的一声爆炸了,带着一团脑浆和碎骨飞溅开来,这只丧尸随即停止了挣扎,重新跌回地面不再动弹!

  原来是魏富贵几乎是抵着怪物的脑袋打中了头部,就连枪口也给溅上了一些恶心的糊状脑浆。

  “继续冲”!

  爬起来的王辉继续和大家往桥后面冲,都快冲到最后一辆大解放了,却发现冲在最前面几十个士兵又惊慌失措的的退了回来。

  原来桥尾也上来了尸群,此刻也黑压压的要追过来。

  2边的出口全部被围死了,现在彻底没退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