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属队30余辆车接着一辆辆往小镇里面开进,坐在车里的王辉和身旁班里的几人往后面设置的铁丝网望去,发现铁丝网正在向2头的小麦地里无限延伸!已经不计农民的损失压坏了不少麦田,而这里周围早已经看不到一个百姓和群众,就连刚才进入隔离栏之前2旁的建筑和公路以及地里都很反常,一个群众也没出现,他们是去哪了?是被转移走了?

  所有的人看到这情况都大惑不解,议论纷纷,这些人有空在这设置障碍,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进入小镇去抗暴解救无辜群众呢?....

  此刻,火辣辣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空气中已经布满了热气,大解放车后厢里几乎快成了烤箱!

  王辉擦着额头上滴落的汗水望着公路大平原2旁的金黄色一片的玉米地和小麦地里,不停的脑补着前面小镇的情况!

  “嘿,你说我们一会会遇到些什么玩意呢”魏富贵拿着警棍拍了拍王辉的肩膀小声道,这2人平时关系还不错,还是却老爱抬杠!

  “我知道个屁!”王辉白了他一眼道。

  “我说你们2个也别乱猜了,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另一旁的王鹏飞摊开双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人的脸上就是一层皮包骨,笑起来看着非常僵硬,活像僵尸一般!

  2人瞪了眼王鹏飞也不在说话,继续发挥着无限的想象力脑补着小镇的情况。

  车队继续顺着马路朝着镇中心行驶,可是在距离小镇中心一公里多的地方却又停了下来。

  “所有人下车集合,准备徒步进入镇里!”对讲机里又传来了副旅长的声音。

  “这!”

  “这都怎么!”

  车里顿时乱糟糟的议论开来,就连军士长王波也紧皱着眉,眼里掠过了一丝丝惊讶!.....无数人都很奇怪为什么不直接开进小镇街口抗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上级给带队首长下令必须得勘察好情况徒步进入镇子,不少人甚至直接怀疑这道命令是谁给发的!竟然要徒步,可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谁也不得违背!

  留下了一个棑看车,集合完毕的其他200成队列形式浩浩荡荡的从公路向小镇行进。

  1连在前,2连在中,警卫排在后收尾。

  没人知道前面将要面对着什么情况,而且完全没有事先侦查的情报,简直是非常草率的行动!

  陈副旅长走在队列最前别腰上着把92手枪,一手拿望远镜望着前方。

  突然,他走着走着做出手令要求大家立即停止前进并命令道“所有人立即原地蹲下,一连连长过来,看到前方100米倒在包谷地里的面包车了吗,叫上几个精干的人去看看什么情况”。

  “是,一班的3个老兵跟我走!”

  4人小跑着过去,这面包车已经翻倒在了搞过人的玉米地里,驾驶室对着天空,车里一片杂乱而且还到处喷洒着血迹,一股血腥的味道,看血迹的样子就好像是从不明身份的人身体里直接喷射出来的!

  但4人到处张望也见不到这车和附近有人的存在!4人都大惑不解的赶紧回来汇报情况.....

  这个5万人口的小镇在一个低洼处的树林里,部队现在所处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必须得更加往前走。

  正当副旅长要指挥所有人继续前进的时候,前方公路视野的尽头竟然突然出现在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向这里跑来,边跑边大喊“救命,救命!”。

  1连前方的几个战士听令赶紧跑上前迎上,这个男人看到一群黑压压荷枪实弹的解放军蹲在地上,也吓了一跳,捂着还在出血的伤口忙气喘吁吁惊慌的说道“快救命啊,J放军同志,镇里面的好多恐怖份子到处杀人,现在街上已经血流成河,这些恐怖分子简直就是疯子,见人就杀,还咬人啊!我是学校里的老师,我们学校住校的学生的们都藏在楼顶,你们快去救啊,我是专门跑出来求救援的!我还被他们抓了几下,流了不少血,怎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军队和警察来救援我们啊,镇里现在简直已经成为了地狱,很多人生命岌岌可危啊!”。

  男人说完话就有点体力不支,晕头晕脑像是要倒在了地上。

  卫生员赶紧上前给他包扎和治疗,此人的手上和背上像是被人用指甲深深的划了几道长长的口子,流了不少血,右手臂上还有一排深入骨髓的牙齿咬痕,像是人张着大嘴使劲吃奶的力气咬了他一口!

  看着这人那深入骨髓伤口,几百人再次闹哄哄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像在吃人一般!

  副旅长赶紧让打开对讲机和电台联系上级想报告这个紧急情况并且请求增援营救学生。

  可是现在对讲机和电台却收不到任何信号!和上级通信频道的对讲机也没有任何人回答,就连单兵手持北斗卫星通信机也无人应答!这么一会就完全失去一切联系了,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全失去了联系!

  副旅长赶忙要求所有携带手机的人赶快打电话出去试试,也不管违纪不违纪了「部队不允许使用手机,执行任务时候任何手机也不可以带.当然首长除外」,可是谁也拨不通,难道是信息都被屏蔽了?

  看着眼前的情况,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王辉和身旁的魏富贵,王鹏飞等人面面相觑,发现所有人此刻脸上都写满了疑惑和震惊!

  副旅长抽出了一根烟在前面来回的踱步走了一分钟,紧张的思考着怎么办,这才下定决心“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开始行动出发”。

  叫上了2个大兵,将这个晕厥的男人就地安置在一旁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休息并转运到后面的车群里,其他人不再耽搁继续赶路。

  “先去学校!”

  副旅长一声令下,要求所有人保持警惕.成行军队列向镇里小跑前进。

  徒步的队伍跑着跑着终于跑到能够看到小镇边缘的一个小山坡上了,所有人看着眼前的一切都震惊在了原地,看来这里的情况还真是糟透到了极点!

  只见500米开外,树林后面的这个镇的建筑区里看不到的地方四处狼烟四起,哀嚎遍地!里面还夹杂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嚎叫!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所有人都是无比震惊,脑补着里面可能出现的场景!

  看着前方500米的这条公路到小镇的入口还被一排横七竖八的车辆给堵上了,看着车头都是朝着小镇外面!似乎里面的人都想跑出来,可是却好像没人跑了出来....

  “清点武器,我们绕路到那个学校,所有的人保持高度警惕,随时准备作战!”陈副旅长再次下令,不过看他的神情也有点六神无主,这个人此刻也有点蒙了!

  部队放弃了公路换了条小道开始向学校方向前进。

  这次2连走最前面,而3排被安排到最前,走在一个地里的小道上,2边都是高过人的玉米地。

  300人的队伍只能够以长蛇阵的方式行军,为了快速到达学校救人,轻敌的副旅长直接带领着大家蠢猪式行军!连里面什么狗屁情况都不知道,也没有先侦查。

  开道的警卫1班先行跑出了地里第一个街口打探情况,刚到不久,对讲机里面竟然就传出警卫班班长的呼声“这是什么鬼东西,快退后,退后!”

  声音过后,一阵阵急促的枪声就从空气中传过来,也不知道开了多少枪,没一会就停止了,小镇再次陷入了诡异般的宁静!

  8B最新章)@节\上qV酷》;匠^网r

  “警卫1班班长,听到请回话,听到立即回话!”副旅长身旁的军务参谋不停的呼叫着对讲机,可是再也没有了回音!

  正当所有人惊愕的时候,2连连长突然要求连队所有人立即蹲下禁声,注意四周情况!

  没过几秒钟,长蛇阵里所有的人便听到了通道左右2侧的苞谷地里面传出了像收割玉米一样的“哗哗”的声音,还伴随着很多不明动物或者人的嘶吼,声音如同人凄厉的惨叫!所有人都惊愕的盯着身前左右2边的玉米丛林,但丛林太为密集,只有几米远的视野!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什么鬼东西传来的声音

  “所有连以排为单位,全部靠拢,防爆盾士兵持防爆盾围成前后2排,持枪人员在中,打开保险,准备迎敌!”对讲机里副旅长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辉听着命令立即和班里的其他人持防爆盾牌在3排的前方警戒,左手持防爆盾半蹲着立于前方,右手持警棍平放于盾牌上。

  左右2边的王鹏飞.魏富贵,郑鑫和几个新兵合老兵跟王辉并排。班里十余人都是没有枪的,全部站在外面一层。

  3排2班的持枪战友在王辉几人的后面,枪口一致对准前方的玉米地。300人的队伍在一道直立的苞谷地里宽不足4米的小道上成防暴阵型。

  嚎叫声音和苞谷杆碰撞出的“莎莎”的声音越来越近,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人是鬼?

  他看了看左右2边长长的防爆队列,现在所处在的地型完全没有视野,又这么拥挤。真不是作战的地方,用步枪射击的话恐怕能给把自己人给全扫到了!

  望着正前方的密集的包谷林,此刻视野也只能够看到前方几米远!

  眼睁睁的看着前方一排包谷树突然被扒开,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全身污血,胸膛上一块破洞的男人面目狰狞就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挡!”王辉立刻把盾牌往前面死命一挡,挡停了他,这个人隔着盾牌竟然要向里面抓咬,几人严正警告了这个“人”数次也没反应,还是在发出恐怖的嚎叫想要撕咬开防爆盾牌活吞了自己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