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热的6月下旬,中原郑州市西南某县城一座军营里。

  “嘘嘘...”一大早,太阳刚刚出现在了东边的地平线上,军营宿舍里就传出来了一阵连续急促的哨音打破了军营里的宁静。

  上等兵王辉听着声音立即双腿一瞪一个鲤鱼打挺将被子踢到单人床的一边同时起了身。

  迅速抓起身旁的迷彩服穿上,七手八脚的卷好被子,床单和床垫,下床跑到放物柜旁穿戴起所有装备准备集合。

  这个哨音是紧急集合的哨音,此刻班里其他人和全连的人都在沉默当中紧张的穿戴物资。

  没一会,班里的所有大兵便穿戴号物资一齐站立到宿舍门口一排,等待班长的出发命令。

  “集合”中士班长一声令下,所有大兵开始下楼往操场飞奔,表情严肃又紧张。

  10多人整齐划一的跑向了排集合地点,在队列最前班长轻声的一句“立定”声中,10多号人同时停止脚步,右腿同时落地。

  “框”的一声,一起整齐的立正向右转,所有大兵立即抬头挺胸2眼平行目视前方!

  各排集合完毕之后在排值班员的带领下,30多人整齐的队列静静的奔向连队集合场地,其他各排的人员也前后进入了集合点,一其形成练队列横队整齐的站到了连长的身前。

  直到最后一个排的列队行进到了连集合地点,连队列正前方的连长手中握着的秒表计时器随机被按停,秒表立即停止了运转,停在了05.35这个数字上。

  连长表情严肃眼睛瞪的跟铜铃一般大巡视了队列众人一圈之后,便转头看了下手中的秒表计时器。

  连长的眼睛刚刚盯到了秒表上,立即眉头一紧摇了摇头,表情瞬间变得更加严肃甚至扭曲!

  “最后一名5分35秒,还是太慢了,你们当中当兵最少的也有9个月了吧,现在还这成绩,离我们部队的要求太远了。话不想多说,现在重新接着练习!现在就给我立即回宿舍拆开背囊,按照内务规范把所有的东西归位,脱了迷彩服人躺床上睡觉,3分钟之后我来检查”连长转过了头露出了一副要杀人一样的表情咆哮道,随即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队列里刚才还抬头挺胸的所有的人听到这话看着离去的连长瞬间垂头丧气开来,已经是今天战备日的第4次紧急集合演练了,看来马上还得重练,现在都7点了,看来连长就没打算让大家吃早饭了,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一个排甚至一个人演练慢了全连都得跟他陪葬!

  部队一贯的作风就是就是一人生病,全家都得吃药!

  “楞在原地做什么,看你们那垂头丧气的脸,要怪只能够怪你们自己,明白了吗?全连立即带回准备集合!”刚刚走出队列不到5米的连长突然转过了身再次咆哮着。

  突然!就在此时,刚才在门口接了大概一分钟电话的哨兵迅速飞奔至连长身旁,脸色惊恐万状道“报告连长,参谋长亲自来电话,要求我连在8点半之前立即完成战备动员,全副武装待命,还特别提醒说,这不是演习,更不是拉动,务必完成,违抗命令着严惩不贷!”

  “真的?”连长无比惊讶的盯着哨兵。

  “是的,连长,而且参谋长还说在15分钟之后,要副连长带人来旅部领取子弹箱领取实弹!”哨兵仍然惊恐万状的回答道。

  这话,全连都听到了,100多号人举站皆惊,大惊失色!

  队列里顿时叽叽喳喳,议论纷纷开来,也没人去管队列纪律,所有的人都对眼前这情况惊讶无比!讨论着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可是王辉当兵1年半以来碰到的第一次这种急迫的情况,难道是真的要打仗了?可是之前根本没有任何预兆啊!解放正在闹独立的TW?

  连长背着个手来回踱步紧张的思索着,突然停下脚步严令道“全连立即开饭,7点25,领取枪支,子弹带,头盔,所有装备,速度要快!

  不多时,这个县城上空还极速的掠过了2架大型无人侦察机,看样子是朝着东北方向而去,这更加让人琢磨不透!

  ......

  吃饭的时候,整个食堂里上百号士兵此刻都坐在座位上六神无主四处张望着!

  王辉四处张望着大饭堂里的一众人,这些人此刻也都跟自己一样都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迫?谁也没吃下多少东西。

  酷2x匠网)唯;一正I版,*《其n他…+都是/盗s版

  吃了几口便没了胃口,偷偷的把饭菜往空桶里面一倒就走回了宿舍。

  一回道宿舍,王辉便和几个死党去厕所解决烟瘾。

  王鹏飞,魏富贵,2人都是王辉同班的同年兵,3个人身形几乎相当,大都1米7的个子,王辉长着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看起来有些许英俊和霸气,而魏富贵皮肤很白,长着一张煞气的脸还有点凶神恶煞,脾气也臭,一般人看到他的第一次都会有些畏惧。王鹏飞这个大学生一脸削廋几乎成皮包骨,长相一脸木讷和严肃,整天摆着个好像別人都欠他500万一样的脸。

  “王辉,你说出了什么事情呢?”魏富贵一脸严肃叼着烟问道。

  “不知道耶,看样子我们得上战场呢”王辉摊摊手道,也怪倒霉的,都要退伍了摊上这事!

  “我看我们真躲不过了,打吧,该死的死!”王鹏飞双手叉腰无奈道。

  除了他们3人,连队这次再也不像以前集合之前一样那么喧嚣,而是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待在自己的房间宿舍里若有所思。

  “嘘,嘘...”

  集合哨音响起,全连战斗装具迅速集合。

  精干的中尉连长简单的传达了一项命令:“10分钟之后到旅部直属队大集合,我要求你们士气要高,精神抖擞,绝对不能够给2连丢脸!”

  1.2.3.412.34!...

  .整齐的队列伴随着雄伟的呼号声音开往旅部大楼。

  直属队大集合了。1连,2连,警卫排整齐的集合在旅部大门前的五星红旗下前方。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旅值班员调整好队列之后立即向右转身奔到了队列右前方的上校旅长身前敬了个礼。

  “旅长同志,直属队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

  “稍息!”旅长回礼并大声道。

  “是!”

  ......

  今天的集合旅长第一个就站上来说出了慷慨激昂的话“同志们,今天是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真正时候到了,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简单的传达一下情况,位于我们的西北方向,25公里外的古邢镇正遭遇暴恐份子袭击,已经造成多人伤亡。目前情况正进一步失控,上级要求我们立即前往执行维稳任务。参谋长已经带领3营,4营作为第一梯队出发。我们作为第2梯队将会立即出发,由于情况严重,我们将全体实枪带弹,现在,分发弹药,拿子弹箱......”。

  王辉所在的班是没有配枪的,全部是从仓库搬来的崭新的防爆盾牌加上防爆棍。全连虽然出动了130多人,但95式枪支却只有70把。完全以着防爆的目的携带的装备。

  全部登车......登车完毕.....

  3排被安排在直属队第12辆车的行车队列里,随着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声有力的“出发”声音响起,部队开始往城外机动了..

  上了车都几分钟了,坐在车里的3排30余人都耸拉着个脑袋,死气沉沉,像是死了爹妈一样丧气个脸!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死气沉沉的,我们又不是去送死!怎么一个一个无精打采的。排长,各班班长,你们能不能都提点士气啊!看看你们下面的兵个个耸拉着脑袋,一脸的茫然,这要是真打仗了,你们恐怕第一天就得没命!”膀大腰圆,一脸镇定的5级士官长「旅士官长」王波看着眼前这死气沉沉的30余人,终于打破了车里的寂静,对着车里所有人咆哮道。

  王波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对于这次任务并不是多惊讶。

  大班长的一席话惊醒了众人,所有的人这才提了提精神抬起头来。

  坐在车厢最后的王辉看着车外的街道,一切如常,大街2旁人流如潮,不时能够看到穿着非常时尚清凉的夏装的妙龄美女在逛街,很多美女已经是真空上阵,让这个一直待在军营里很久连母猪没见过的王辉内心点躁动开来。

  直属队的车队行驶在畅通无阻的城市中心大道上,虽然这条路上一般来说会很堵,但现在的部队绝对不会堵。警卫排早已经部署在各个街道口封好街道让车队直行通过,就连平时看不到的交警也来帮忙协调控制街道了。

  当王辉继续冥思时,杨排长的对讲机里面传出了连长的命令“我连将跟随直属队在古邢镇外围停车,徒步进入小镇执行防爆任务”

  他听着对讲机里的声音突然想起那个古邢镇不就是自己新兵连时候待的地方吗?那里整整驻扎了自己旅里的2个营700号人的兵力,可是却没有他们的一点消息啊,也没人提到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车队15分钟后终于开出了市区,再开了不到一会,已经到了小镇管辖的边界,到达边界突然就停在了路上!

  原来前方公路竟然设置了一个武警和军人的共同检查站,公路被用隔离栏堵着,几十个武警和解放军荷枪实弹的站在2旁!

  而检查站的左右2边,也就是公路2旁的空地上竟然停了不少部队的军用车辆和工兵车辆,不少军人和民兵还在往2边搭建着高过一层楼的铁丝网,还不止一层!

  看这阵势像是要把里面给围起来,一个不详的预感瞬间围绕在他的心头,这些人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

  他和身边的几个死党,王鹏飞,魏富贵对视几眼,发现众人都处于惊愕之中,看来这躺任务绝对不是简单的防爆!

  带队的陈副旅长和检查站的值班上尉唧唧歪歪嘀咕了一会便被放行,车队继续在副旅长的一辆东风猛士的带领下往前行驶进入小镇管辖范围执行任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