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立马火冒三丈:“你不说我还很难决定。毕竟一个是我的好兄弟,一个是我倾心相爱的女人,我是很难决定的。可是你刚才的那番话让我彻底的失望了。洛秋尘,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人!”

  从此以后,我们断绝关系!再不来往!”赤血一字字铿锵有力,毫不犹豫,毅然决然的走了。

  木板门重重地拍在门框上,这次关门,断绝了赤血与洛秋尘的交往。同时也封闭了洛秋尘的心。

  “怎么会这样?”洛秋尘瘫坐在地上,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碎片洒落一地。

  为什么会这样!

  赤血,赤血……洛秋尘不可置信,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赤血的名字,期待赤血能够从门外蹦蹦跳跳地走出来,告诉自己这只是个玩笑。

  可惜,很久,赤血都没有回来,在白色的世界中,赤血的身影渐渐消失。

  终于等到了晚上,敖圣顺着荧光粉的痕迹,掠过大半竹林,来到一个洞穴。

  “洞穴?里面没了痕迹……这,有人发现荧光粉了?”敖圣的推理丝毫不差,易北当时就是这样。

  “小子,干什么呢?手张开。”黑衣人看着一不小心掉在黑衣身上格外耀眼的荧光粉,强行打开易北的手掌。

  易北的手掌只有一两粒残余的荧光粉,黑衣人仔细看一下,倒也觉得没什么。

  “四少爷,您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十三长老现在还没有这么快动你,今天请你过去不过是一起喝喝茶而已。”

  “我早就知道,要不然我会这么顺从的跟你来?”易北说,“不过,喝茶什么的,没必要这么强硬吧。”

  “四少爷,你现在就别耍嘴皮子了,到了十三长老面前慢慢说也不迟。”黑衣人把易北带到了那个小屋里。

  “你们果然在这驻扎。你就不怕我下次找你们麻烦的时候直接找到你们的基地来了吗?”易北轻轻地把凌乱的发型梳理好,慢条斯理道。

  “我们自然有我们的方法,你先顾好自己吧。”黑衣人一脚踹在易北的背部把他踢进了大堂。

  “哼!”易北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参见十三长老。”

  “四少,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知道我把你叫来是为了什么吧。”十三长老慢慢抬头。

  “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我当然知道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调开我身边的那个人,然后下毒,再找一个什么机会把我杀了,最后嫁祸他人吧。”易北说关系到自己生死大事的时候,脸上竟毫无惧色,就像在谈家常便饭一样,还轻轻打开了折扇,“这算盘打得真是妙啊!不愧是十三长老。”

  “四少爷果然厉害。不过,你可知道人要懂得收敛。你就是因为太过张扬太过聪明,其他几位少爷才会把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你若像七少爷那样,整天喝酒做乐,不问家族之中事,修为虽高但也达不到巅峰。这样虽然无缘家主之位,但是起码保住了一条性命。”

  @?酷%匠*;网R%永j久1免#:费看*小说

  “像七弟那样?我心性虽然好,但野心却也按捺不住。想要我默默无闻的渡过一生。恐怕,这是不可能的了。”

  “也对,以四少爷你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像七少爷那样呢?可就是因为你的锋芒毕露才会让其他同样有野心的少爷起了惧怕感,他们为了自保,怕你当上家主之位后会觉得他们威胁到你而把它们清理掉。所以他们现在连起手来先打败你,然后再去争夺家主之位。”十三长老说。

  来了便是客,来人,给四少爷上座!

  “所以说他们不懂事。谁当家主,并不是为了争夺荣华富贵,而是为了把易家带上一条更好的路。谁有这个能力,谁最合适就应该当这个家主。然后你看这些少爷们现在,为了自己的享受不顾一切去谋杀他们的手足兄弟,这像什么话!”易北冷笑。

  “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那些少爷们总会把一家给搞垮的。到时候就跟普通老百姓没什么两样。到那时一家上上下下,谈什么荣华富贵?就是你,除了一身修为当个散修之外还能干什么!”易北是越说越气愤,说到最后甚至站起来用手指头指着十三长老的鼻子大骂。

  “放肆!”左护使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大喝。

  十三长老却摆了摆手,叫左护使回去:“四少爷你说的没错。句句都是实话,但是你的理论太超前了,易家的那些少爷们谁会同意你?这种话也就是讲讲给家主听听,他或许会表扬你一二。可是你去跟这些少爷们讲,又有什么用呢?你说的没错,我有这一身修为出去以后可以当个散修,虽然没有易家十三长老这么高贵,但好歹也混得下去,更何况以我一人之力根本无法阻止他们,再说,六少爷答应给我钱财。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易家现在已经没落了,我为什么不跟随六少爷把你灭了以后,逍遥自在!?”十三长老话语之间尽是无奈。

  “既然如此,那还请十三长老带我去个说话的地方。”易北的嘴角挂上了笑容。

  “有何事要屏退左右?罢了,老夫带你前去吧!不过,这是一枚乌金丸,你得先吞下去才行。”十三长老二话不说撬开易北的嘴巴,把一颗暗金色的药丸投了进去。

  “你们都下去吧!”十三长老看这个易北吞下乌金丸之后,满意的笑了。左护使看到这一幕,也放心了,退了下去。

  密室中,易北和十三长老正在谈笑风生。

  “少家主,怎么样?我没被怀疑吧?”十三长老换下呢个严肃的面孔,笑嘻嘻的说。

  “不错,不错,十三长老演技当真是好,连那个左护使都被骗过了。”易北忍不住惊叹道。

  这一番对话看下来,十三长老居然是易北安插在六少爷那里的人手!

  “干的不错,最近我们要有活做了。”易北神秘兮兮的。

  “是吗?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位少爷要遭殃了。”十三长老忍不住开怀大笑。

  易北用手指头在桌面上画出了一个“七”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