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北的这种感觉敖圣何尝不知?

  之前,敖圣和敖乔之间的斗争不就是因为要夺少家族的位置吗?如果不是敖圣遇到了小火,或许敖乔就把他比下去了呢!

  (#更新**最快。上d酷;匠网

  不过也不对,如果敖圣没有遇到小火的话,他的灵力也不会奇怪的消失,不过他的成就绝对没有今天这样辉煌,他也是不大可能考上青龙学院的。

  “不,我要当就当家主,绝对不会当少家主。”易北揉揉两只眼圈说,“我接近你,自然是因为我了解你。在我查的资料中,你是唯一可靠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偏偏在这么多人中选中了你。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这点我早就想到。废话不多说。再久一点,那个黑衣人就要找到我们了。易北,你对他,有什么办法攻破吗?”敖圣说。

  “既然这个人修炼的是我们家族的功法,我对他的功法自然是熟悉的很,只不过,我们家族的人还没研制出自己对付自己的功法。”易北苦笑的摇摇头,从纳戒中拿出一本小本子。

  “喏,这是我以前无聊的时候,对我们家族中的功法中漏洞的补缺。闲来无事时也写出了对家族功法的分析。像这个,这个,都是黑衣人现在比较常用的功法。”

  “不过这也就只是我以前儿时无聊来分析分析玩的,不太准确。所以我这几天又把它改进了一下应该对我们有点帮助。”

  易北苦笑着把本子递给敖圣。谁能想到,现在自己竟然就用这个东西来对付自己家族的人。

  敖圣只是翻开前几页就赞叹不已:“妙啊,真是妙啊,这里面的分析头头是道,而且还有些功法,你也补全了。易北,你就这么信任我,把家族的功法还有漏洞都告诉我吗?”

  “你就不怕我拿这些来对付你们的家族吗?”

  “大哥说哪里的话,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大哥呢,我们现在不就是拿来对付家族吗?”

  “那好,这本本子我先拿回去研究几天,既然是他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们不义了!”敖圣讲道,然后又叮嘱一句,“至于赤血那边,现在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好了,他那种粗人,一旦告诉他,说不定又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说的也是。”易北赞同道。

  “我们俩先出去,还是要屏蔽气息找到一个地方再放开气息溜走。”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那个黑衣人也明显是武功高强脑子不行的。

  对于易北敖圣这两个大智囊来说,将把黑衣人搞得团团转,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可怜的黑衣人啊,现在还不知道两个人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而且还用计把他玩的团团转呢!

  为了避免露出马脚,易北和敖圣都正常的在青龙学院里修炼。但是与往常不同的是,他们两个到了一定的时间都会出去玩一趟。说是出去看看风景,但实际上,每次走到半路上黑衣人都会把他们跟丢。

  在一处黑漆漆的地窖里,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右手拿着一根权杖。

  “十三长老,我多次跟踪他们,但是他们总是在半路上就消失。但是不过多久他们两个一会突然出现在一个地方。”那个黑衣人单膝跪地,向着太师椅上的那人说。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连少家主都跟踪不到,就算是少家主学到了家族里的什么秘法,可他身边的那个小鬼呢?他都抓不到!我要你们有何用?”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个人大发雷霆,右手的权杖一跺,整个大地都仿佛随之摇了摇。

  “还请十三长老息怒,这事也不能怪他们,是他们的修为太浅,罚他们到修迁殿内面壁几日便是了。”在太师椅下面左边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左护使,就依你所言,来把他带下去!”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人挥了挥手,便有三个黑衣人冲进屋来把跪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拖走。

  “十三长老,”左护使把右手放在左胸前,鞠了一个躬:“这是我们要抓的可是少家主,作为少家主,他以前说不定原来过这个秘密据点。家族中的很多秘密他应该都知晓。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或许他知道,这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利。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只待在家族的据点的话,很可能被他偷听了去。”

  “来人,去把这些屋子里里外外围个水泄不通!特别是屋顶!”十三长老听后立马下令。

  “是!”屋子里站着一排的卫兵,把手往胸上一锤,正要迈步往前走,左护使赶紧说:“等等,十三长老,这样做不妥。”

  十三长老诧异地问:“左护使,这有何不妥?”

  “禀十三长老,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据点不是在家族里,现在在普通人眼里我们身处的这个小屋,只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小屋,如果突然把这么多卫兵都派出去,围着这一定会引人注目,说不定少家主就会找到这来了。”左护使说话之间,心里是有点鄙视十三长老的。

  这个笨蛋,这点都想不到。真想不通为什么会叫他去做十三长老。

  “言之有理,你们都回来吧。”十三长老撤回了命令。

  “这次出来给五少爷办事,目的就是要斩杀少家主,且不留痕迹。我本以为少家主很容易对付。所以这次我只带了左护使来,右护士被派在家族里镇场。”

  “可没想到,少家主心机尽然如此厉害。我们若要对付他,必须得找出一些不是家族里的功法,阵法来对付少家主。”

  十三长老目光扫过众人。

  “从今天起,左护使,你给我训练他们,不仅要把战斗力加强,更要让他们学些不是家族里的功法,我知道你当年游历在外,一身武功并不全是易家功法,所以你去教他们一些其它派门的功法,或许有效。”十三长老下令。

  “是!”一干人跺了一下脚,用手锤胸,清吼了一声。

  谁都没有看到,其中一个卫兵的眼睛中竟然闪过了一抹灰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