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方法,当然是小火的精神力。

  易北用茶杯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原来如此。大哥,你看,现在已经临近中午,饿着肚子也没心情赏景。不如大哥在我这吃了午饭再走如何?”

  现在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偷听的人现在可能特别警惕,现在不是很容易的甩掉。或者是,易北还有事情要告诉自己。

  这是敖圣猜测,当即答应了下来。

  吃过午饭,易北敖圣坐在椅子上休息。

  “大哥,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的东西找不着了,我要去找一下。”易北说罢便起身,进里屋去翻东西了。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易北从里屋走了出来:“唉,还是没找到。那东西到底放哪呢!”易北懊恼极了,耷拉个脑袋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V酷r|匠网J2唯#$一正,版,9其.他X)都是!盗版

  敖圣见机插上话去:“三弟,你那东西到底是啥呀?那个大哥来帮你找找呗!”

  “唉,大哥你是找不着的。”易北摆摆手,“这东西,我找了他两个月了,一直都没找到,也不知道到底放哪去了。不过也没什么急用,我一个人来就好了,不劳烦大哥。”易北微微一笑,又恢复了往常的那种淡然。

  “哦。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走,如何?”

  “自然是好极了!”

  通过这番对话敖圣知道了易北他有自己的方法隐藏自己的气息,但是不能隐藏很久。最后谈话的时候还是要靠自己屏蔽那位神秘黑衣人的神识探测。

  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只要用小火的神识包裹住自己,易北有他自己的方法。最后到一个地点把自己和易北往项链空间里面一扔,这就好办了。那神秘黑衣人再怎样聪明相信也不开项链空间吧?!

  易北在想:看大哥这副表情应该是有办法了,大哥真厉害,他的办法我可不知道啊。

  二人快步走出了房门,那个黑衣人也远远的跟上。

  黑衣人可不担心他们两个会消失呢,现在这个世上除了那些神奇的自带空间的法宝,便只有纳戒才能存住东西了。

  可纳戒能存很多东西,但就是不能存活的东西。至于那些神奇的法宝嘛,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这两个小子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那样高级的东西?

  这个问题简直是用膝盖想也想的出来的嘛!

  于是黑衣人自认为高枕无忧地放心的大摇大摆跟出去了。

  敖圣和易北七拐八拐真的拐到了学院偏僻的一处森林里。随着敖圣和易北的深入,真的有一处充满雾的地方。黑衣人的心也踏实了不少。

  就在这时,敖圣和易北忽然都顿了顿。两人相互使个眼色,忽然两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人跑哪去了?黑衣人气得直跺脚。

  不会又被他逃走了吧!这不可能,我可是涅槃强者,我再找找看。

  可无论黑人怎样用神识探测终究还是找不到易北和敖圣两人的踪迹。

  我真是个笨脑袋,我早该想到,少家主他有这么多的办法,还会想不出甩开我来?我真是大意了。

  不过另一个小子是怎么逃开我神识探测的?难道是少家主的功法又进一步了?

  黑衣人伸出中指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要到四周再去看看。

  “大哥,没想到你还真有法子能甩掉那个黑衣人!”这句话可是易北由衷的佩服。

  “呵呵,易北你也不错嘛,你不是也有办法屏蔽那个黑衣人的神识吗。”敖圣赞叹一句,二话不说加快速度全力往前冲。

  二人终于来到一个偏僻的小草丛。

  就是这了。

  敖圣把项链空间对准易北,两人便是直接来到了项链空间里。

  易北进了项链空间里后,环顾四周,轻轻地拍了拍手掌:“没想到,大哥可真不简单竟然还有自带空间的法宝。”

  这话说的敖圣和小火心里都是一惊,能认出项链空间的人可真不多,无一不是见识广的人。

  可易北这个青龙学院普普通通的一年级新生他是怎样知道的?

  敖圣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易北一眼。

  “大哥你就只管放心吧,小弟我是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敖圣这才点了点头。

  “请坐,我这没有你那样的北墨茶,我们现在就来谈一谈吧。”直接进入话题。

  “还请告诉我,那个黑衣人的身份,是什么?”敖圣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易北,仿佛要看透易北心里的想法一样。

  “大哥是如何知道,这人的身份与我有关?”易北不回答,反问。

  “简单想一想,便知道了。”

  “大哥如此聪慧,小弟也就明说了。”易北顿了顿,“说实话关于这人的详细信息我现在也还不知道。”

  敖圣舔了舔嘴唇:“哦?是吗?”

  “大哥稍安勿躁,请先听我说。”

  “从这个人的功法,走路的姿势来看,应该是一名剑客,属性偏寒,年龄大概是四十岁上下,是男性。我对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由此判断他应该是我家族里的人。”易北毫不隐瞒全盘托出。

  “我的家族,易家,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家族。坐落在中州的一个地方,也算是青龙域的一方强大势力。我在家族里这一辈是最优秀的,所以被选为少家主。”

  “但我这人生性就不好被人压着。我要的话就要直接当家主,绝对不会套上一个少家主的名号。我虽然不愿意,但怕父亲伤心,也不明说。可谁知我的几个兄弟,不服我,都纷纷想要夺过我这个‘少家主’的名号。我本想,他们要是真来夺,我也就交出去了。”

  “可谁知道我五弟竟然为了这个派来高手对我下杀手!那个时候,我的父亲,也就是易家家主,恰巧外出不在家。事情败露后,五弟和其他几个兄弟一起派高手追杀我。我只带了几个贴身护卫就匆忙逃走。”

  “一路上,护卫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尽数死去。而我,最终装作一介白衣,考进了青龙学院分院。但就在我喘息之际,五弟的人又发现我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应该就是五弟的人。他还没有要杀我的念头,只是来探探情况。”易北说到五弟,眼睛里冒出血丝,面目狰狞,再也不复往日的从容不迫。

  原来是这样。

  易北其实蛮可怜的。

  “呵呵,当年是我太天真。没想到家族竞争竟是这样的惨烈!”易北自嘲的摇了摇头。

  敖圣拍拍易北的肩膀轻声说:“大家族就是这样。你也不必太难过。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总有一天你是可以把少家主的位置抢回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