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阳光雨露,除了敖圣屋子桌子上的残像,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没有异常。

  学院里闯进来的神秘黑衣人,真是让敖圣最近提心吊胆。时时刻刻都得防备一下,或许现在身边就有人在注视着。

  难道是冲我来的?

  敖圣心里琢磨着。躺在床上,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两只手抛来抛去。

  如果是冲我来的,是为了什么?血脉?独角兽?龙族?小火?还是项链空间?

  但,要是不是冲我来的话……

  那真的就只有易北了。赤血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头脑简单,没有背景,如果真是冲着他来的话,要想伤害他早就得手了。

  易北……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应该对我没有别的想法吧?

  敖圣用大拇指细细的摩挲着手中的一个苹果,眼神看着这个苹果就像是看着亲人一样。

  “不管是谁来,我敖圣都一一接着。”

  易北早早地起床,换好衣服,坐在书桌前。

  那个神秘黑衣人,应该是冲我来的。我在他身上,感到了熟悉的气息。

  从他的走路习惯来看,应该是一名剑士。虽然蒙着面,但从举手投足之间仍能看出年龄和性别。周围散发着寒气,应该是修炼水属性的剑法。

  "7酷w匠《G网/正√版U首WM发U

  能够使气体一直外放,应该是涅槃强者才能做到吧?

  思考良久,易北终于在纸上写着这么几个字:黑衣人熟悉剑士五十岁上下男寒属性涅槃或以上然后又在“熟悉”这个词下面重重地划了一笔。

  是谁呢?能有这些特点的,只有家族里的人。

  可这次家族派来的是谁呢?

  接下来的日子照样地过,上课的上课,修炼的修炼,敖圣因为发现了黑衣人,暂时也没有要晋级二年级的准备。

  但是每当易北、敖圣、赤血三人聚在一起谈话的时候,小火总能感受到高手的气息在附近。所以敖圣每次都佯装生气,冷眼对待易北。易北也是习惯了。只有赤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用了小火的精神力覆盖,敖圣每次都能在大家散了以后收敛气息,发现黑衣人。

  几次下来,敖圣易北都能确定黑衣人是冲着易北来的。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敖圣用箭再次射中远处的一只苍蝇。

  那个黑衣人是越来越着急了,原来他还会耐心的等上一段时间再查看,现在几乎是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

  这个黑衣人距离实施计划不久了。

  两人清楚地推断。

  “总得有些对策才是。”敖圣放下弓,摸摸下巴,“得去找易北谈一谈。”

  敖圣练功可以说突飞猛进。现在已经能轻松地使用出金誓箭法第二箭了。

  向着第三箭前进。

  在修为上,有着血脉之力,敖圣现在已经气修九星了。

  易北那边,却是焦头烂额。

  怎么办?的确是家族的人,我现在的武力还不足对付他。我只能把气息收敛让他找不到一段时间,但是这段时间我又能去哪?去哪才能摆脱家族的跟踪?

  易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抓起书桌上的那张纸,端详着。只见那纸上的那几个字后面又加了一个“家族”

  唉,家族的人呐,家族的人呐!

  一声长叹,包含了易北此时心中的无限纠结。

  从这些事件里不难看出,易北和敖圣都是高智商的孩子。至于赤血嘛……他的智商哪去了?

  敖圣之所以那么轻松,是因为他坚信不管是谁,在青龙学院都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但易北可不一样啊,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家族的实力的。他深深的为青龙学院感到担忧。

  倒不是青龙学院的实力不如易北的家族,而是青龙学院的实力比易北的家族高出一大截,想要震慑易北家族并不难,但是想要把他压倒,就还差了一点。虽说易北的家族会忌惮青龙学院。但是,他要真下定决心来,找上所有关系,拼了命。青龙学院中自然保护得了敖圣和赤血,但是易北无论如何也会放给易北家族走的。到时候青龙学院就丢下一句这是他们家族的是青龙学院管不着。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这样对易北来说还是不利的。

  如果易北或者是敖圣在青龙学院的地位能再高那么一些的话,倒也说不定青龙学院,会帮哪边。

  得去和敖圣商量商量。

  竟然和敖圣的想法一样!

  哥俩真有默契。

  咚咚咚。易北刚起身收拾好自己的纸张,就传来了敲门声。

  易北一打开门就是一番客套话:“大哥呀!快请进快请进,您能来小弟我真是惶恐。找小弟我有什么事吗?”

  易北这么一讲,敖圣就明白了:这里恐怕是有人在偷听。要不然易北不会说的这么假惺惺。

  当即脑袋一转,便道:“三弟说哪里的话,这次我来可没什么大事。不过是邀你来出门逛逛的。”敖圣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屋子的打听,坐下来。

  这就说明敖圣已经明白了易北的意思,表示自己言行会谨慎,而且也更认清了局势。

  “此乃北墨茶。这北墨茶可是难得。制作此茶必须要有北墨茶叶,北墨茶壶,北墨水,还要有我易北亲自动手,方才算的上完整的北墨茶。”

  易北摆好茶具,丢了一小撮茶叶进茶壶,慢火煮茶。笑着告诉敖圣。

  虽然茶未煮好,但是已经闻到了香味:“香!真是香!果然是极品好茶!三弟原来还是茶中高手!”一连四个夸赞,代表了敖圣的极其满意。

  易北摆弄好茶杯,茶壶:“不知大哥相邀我去何处?二哥可会去?”

  就是问到底要去哪,用意何在。

  “我带三弟去的地方,自然不仅是普通的地方,那里常年有一团雾气,半米内竟然看不到人。于是我便邀三弟和我一起前去看看。二弟讲他约了别人,就不和我们一起了。”敖圣依旧沉着冷静,句句包含着玄机。

  易北顿时明白,其实敖圣的意思是:我和你去不是普通的事,是有大事相谈,不然不会不叫上赤血。至于什么大事嘛……最近有哪件大事?用脑袋想一想就知道了嘛。

  还有,明知道有人跟踪,还要商谈大事,敖圣不会蠢地告诉别人秘密。所以他讲到了可以隔绝视线。

  隔绝视线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修士有神识,不用眼睛照样看的清楚。敖圣这么大惊小怪,难道那里可以隔绝神识?那么以防跟踪,敖圣定然有把握可以隔绝跟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