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北,大哥可真是偏爱你啊。想当初我们结拜的时候大哥都没这么尊重我呢。”赤血打趣的说道。

  “谁叫你当时二话不说就拉着我拜把子。还要我尊敬你,真是……”敖圣哈哈大笑。

  “二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易北用手指指画画。

  三兄弟中,老大敖圣有勇有谋,懂得收敛,一派领导人的风范。

  老二赤血狂刀刀法陷阵杀敌,只身一人杀出条血路。

  老三易北沉着冷静,临危不乱,敢于抗争,不惧强权,智比天高。

  三人加在一起,可以说是黄金三角。

  “赤血,你跟我说说,二年级有什么不一样吗?”敖圣又是拿着一坛酒,在酒桌上问事。

  难不成是因为酒后吐真言么?

  “大哥,难不成你想要升二年级?”赤血咕咚咕咚地大喝一口,抹了抹嘴角的酒水,打趣的问。

  敖圣轻轻地拍了一下赤血脑袋:“哈哈,不过是问问。”

  “那这事不归我管,你得问易北。”

  敖圣三兄弟结拜后敖圣从不叫二弟三弟,只是直呼其名。用敖圣的话来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鬼)。

  敖圣又是一口酒下去,但是进到的不是敖圣的肚子,而是他的项链空间。

  “易北,你说说?”

  易北一直微笑地看着二人翻坛子喝酒,自己却是滴酒不沾,一口都没喝过。直到若干年后敖圣问起来才全盘托出:要保持时刻清醒,好应对所有突发情况。

  真是敬业!

  当然这都是后话。

  “大哥,据我所知……”

  易北开始了他的情报汇报,把赤血讲的是昏昏欲睡。

  二年级不仅小部分科目不同,训练的强度更是要上一个档次。而且修炼资源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不像一年级新生这么寒酸。在学院的地位也会增长。当然,要增长地位的最好方法还是去闯人杰榜……

  不止这样,二年级学生能在学院去的地方也更多。比如说青水楼的第二层……二年级学生的优待也有很多,比如说去五行塔一个属性塔修炼,所付费用可以扣除一些。而且拥有令普通新生羡慕的二年级徽章和校服……

  (此处省略1000000字)

  易北这一句一句,听起来倒像是路边摊的小贩在宣传自己的东西如何的好。

  “停停停!我懂了,懂了。”敖圣把易北喊停,这才结束了这个魔鬼汇报。

  虽说敖圣很喜欢听智者分析自己的计划,但易北讲出来实在是太过枯燥。

  总之,这个具体情况就是这样。

  易北用左手中指轻轻地撩起耳旁垂落的一缕头发,弯上耳廓,轻笑:“大哥可是要去晋升二年级?”

  “这话从何说起?”

  \酷、匠I3网永√。久免%费U看。a小说

  “这很简单。”易北轻笑,知道敖圣这是默认了,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大哥无缘无故问起这个来,显然不只是打听打听,消遣消遣。据我所知,大哥你是一个极其珍惜时间的人,平常几乎都不怎么出门,只在屋内修炼。所以大哥你这次反常的让我讲述这么长一段话,你中途却没有喊停,只等到我差不多讲完了才表现出一副不耐烦,听不懂的样子。这样就没了你考验我的可能,所以你最后的样子绝对是装的。也不排除是你是帮朋友问,可是小弟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与本学院一年级新生除了我和赤血外再有交集。所以,这一条,也被否定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情报错误,或者是大哥你根本不是我所说的那样的人。但是那样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综上所述,大哥,你必须是要晋升二年级。”

  敖圣听后哈哈大笑:“说得不错。不过,这一切的推断,基础在于你有一个极其强大的情报机构。渗入进了青龙学院内部。如果没有这些,你的推断只是推断,永远得不到证实。不过——”敖圣把手中的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酒杯里面的酒毫无波澜,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然而酒杯里面的酒却是满满的。

  “你的身份,绝对不是普通人。你倒是让我越来越好奇了。呵呵,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不管你是什么人,接近我是为了什么,你都不准伤害我的兄弟!”

  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敖圣轻轻地吐出一句,抓起放在旁边的弓,挥袖走出。留下易北和被催眠的赤血。

  易北瞥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赤血,笑了一声,心里道:你嘴上说着不相信我,但却是把最好的兄弟交给了我。这确实让我看不懂……

  难道刚刚有人在偷听么?你故意与我演戏,看似我们两人有缝隙可以挑拨离间,但最后把赤血留下来暗示我这刚才说的都是假的……可若是这样,你为何要暴露我的情报机构呢?

  呵,有人在偷听,我竟然会发觉不了……

  最后这句话中深深的无力感谁都听的出。

  易北没有去管酒桌,抱起赤血出了门。

  大家喝酒的地方正是敖圣的屋子,现在敖圣走了,易北赤血也都走了,桌子没捡,门没关……

  等到敖圣易北两拨人都走远了以后,距离敖圣院子只有一墙之隔的空间突然波动了一下,一个黑衣人慢慢浮现出来。

  那个黑衣人四周看看确定没人之后蹑手蹑脚的走进敖圣刚刚谈话的那间屋子,看了一下桌子,又观察了一下其他地方,然后站在门外,用手掌刮起一阵小风,把房门吹的关起来。这样既可以不让路过的人看见屋子里的情况,而且到时候易北他们再次回来的时候,看着这个情况,也可以断定是风吹的,而不是人为的。

  这人的心思紧密,不禁让人暗生佩服。

  黑衣人做完这事后不敢再作停留,屏息凝气,身影慢慢地消失在空间中。那块空间波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等黑衣人走了以后,又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冷笑几声,走了。

  不远处,也有一个黑衣人,暗中观察着一切,然后悄悄的走了。

  这两人,又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