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尊老?”敖圣终于能够说话了,小心翼翼的开口。绿沉可是把他打晕了,真实实力绝对远超自己,而他都要恭恭敬敬的叫尊老……自己还是把态度放端正点好。

  “哎呦!你你你你……帝主你没死?”那个尊老被敖圣这一声给吓的不轻,结结巴巴的,哪还有刚才在绿沉面前的威风?

  “我是帝主?尊老,我的名字叫敖圣。敖是上古东海龙王敖广的敖,圣是圣人的圣。”敖圣这么一介绍,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出身很流弊了……

  “敖圣,对啊,我们帝主的名字就叫敖圣呐。”

  难道有个跟我重名的人是他们这里的帝主,结果他们错找了我?

  “尊老,我可能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尊老。我出生在青龙大陆天卡国清忽郡迈羽市洛陌镇的敖家。跟你们的帝主没有关系。”

  要是自己被认为是帝主而摊上什么大事的话,那就太冤了……

  “青龙域,敖家,没错没错,我们的帝主从小就在那里生活历练。经过血脉鉴定,帝主,你真的是帝主!”尊老的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的。

  这可把敖圣搞纳闷了。血脉,小火曾经讲我的血脉是什么圣天霸血,难道他们就是认为我是圣天霸血的人才叫我们帝主的?

  “敢问尊老,我的血脉是不是圣天霸血?”

  “什么圣天霸血,我们龙族只认最崇高的圣天龙血。而您,帝主,就是最崇高的圣天龙血!”

  我还身负两种血脉?

  都这么高级?

  哦,好幸福!

  幸福来的太突然,敖圣居然没想这是不是真的,直接就接受了。

  “不过之前检测血脉的时候帝主的血脉的确有些别的血脉,而且比我们的圣天龙血更高一级,这我也有些纳闷……”尊老又补上一句。

  啊!

  敖圣此刻感到了人生的巅峰!

  此刻,他已经忘了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小火和项链空间里独角兽群们。

  敖圣很满足的沉睡了过去。养养神,休息一下,这样可以恢复伤势。

  “哦!我的天!”尊老发出一声惊叫,紧接着绿沉也瞪大了眼睛,“闭上眼睡一觉,身上的伤势就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啧啧,不愧是两大圣级血脉!”

  ……

  “睡一觉,好舒服!”敖圣伸了个懒腰,此时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伤势竟然好的已经可以动了。

  “尊老,尊老?”醒来不见尊老,敖圣有点不自在。毕竟尊老和绿沉是敖圣在这认识的第一个人……哦,不,绿沉才是。不过两人认识的时候不太友好。

  “帝主,您醒了。”门外走进一个侍女,手里拿着衣物。

  这个侍女长得甚是美丽,身材也是百里挑一。简直就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衣物!?

  敖圣不禁低头看自己的衣服。不是自己之前穿的那套黑衣,换上的一套崭新的黑色锦衣,比之前那套不知高了多少倍!

  那么问题来了,谁给我换的这身衣物?看情况,好像就是眼前的这位……

  跳过跳过跳过跳过

  这些酒,都是上等的美酒,拿到嘴边就已经香气四溢,可谓是酒香弥漫。

  酒过三巡,敖圣已有些……醉了?

  好像他压根没事,不是说敖圣酒量差么?

  看$正^m版…章z《节{☆上^。酷√匠}U网,Z

  “敖兄,你这样运功化解酒力可就没意思了啊,大老爷们喝酒怎么能像你这样。”绿沉皱眉对敖圣说。虽然绿沉不知道敖圣的酒量差,不过这么多酒喝下去,就算是酒神,也应该有点反应吧?更何况敖圣喝了这么多酒,不说醉,就连肚子都没有变化。喝这么多水那肚子也早该隆起了。那这酒都去哪了?

  不是运功化成了气体还能怎样?

  殊不知,敖圣还真没运功,只是把这几大坛子的美酒都偷偷的运进了项链空间。项链空间里,酒就像流水一样哗哗的流进敖圣早已准备好的桶里。

  “绿沉,怎么说话的?这可是咋们的帝主。”尊老为了时刻保持清醒,酒都被运功化成了气体。可以说整个酒桌上就只有绿沉一个人是真正在喝酒。

  “哎,我哪是什么帝主,大家都只是兄弟,兄弟之间还要什么客套。”敖圣不满尊老的话,出言反驳,“不过,绿沉兄,小弟我的酒量真的不行……再说,绿沉兄你不也是运功解酒吗?”

  感情绿沉也没好好喝酒,这酒桌上的三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在喝酒的。

  “呵,也是也是。是我不痛快。”绿沉自嘲的笑了笑,心想:是啊,有你这个帝主在面前,我还敢喝醉吗?

  可悲!

  这两人之间就这么隔上了一层隔膜。

  难怪说帝王都是孤独的,没有人敢和帝王说真心话,因为他们都怕帝王一下不满就一巴掌拍死自己了。

  “帝主,您回归已经有两三天了,现在全族都知道你是我们的帝主,我们的帝主回归了。估计很快,其它族也会知道了。您在这段时间不仅要恢复实力,还要封个号。”尊老看着敖圣。

  “哦?封号?说来听听。”敖圣眉毛一挑,这个动作为敖圣更添几分英气。

  “是这样的,历代拥有圣天龙血的都会成为我龙族的帝主,也就是最高统治者。而每个帝主,都要封号。像前几代的各位帝主,炎帝、武帝、风帝、五行帝……还有最为出名的玉帝等等。您也应该封个号。”尊老道明了缘由。

  几位先帝的名字都当真霸气!

  敖圣赞叹道。

  他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帝主了,说起来丝毫没有违和感。

  可惜我现在实力尚弱,取得名字倒不好太过霸气……今日这夜色黑如墨,那便名……墨!

  敖圣抬头望天,喃喃到。

  “墨,墨帝!好名字!”尊老与绿沉都齐声称好。

  敖圣突然想起了什么:“尊老,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嗝!”敖圣喝了一小口,竟然打了个酒嗝,“尊老,我们现在在哪?”

  “当然是在龙族地界。”尊老奇怪的看了敖圣一眼。

  敖圣目光如炬:“我是说,这里离叩鸿塔有多远?”

  “额……这……十万八千里不足为过。”尊老沉思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实话。

  这答案不出敖圣所料,“那我怎么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