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又一个回合过后,敖圣击败了第十四层的守关者,来到第十五层。

  守关者刚现身,敖圣就连忙叫停:“等等,我恢复一下灵力。”然后也不管守关者是否答应,就盘腿坐下。

  说起来也奇怪,第十一层的守关者是神秘人,但第十二层,十三层,十四层的守关者都换成了原来的仿真人。而且一旦击败守关者,敖圣就会被立马传送进下一层,丝毫没有半刻停留。这也是敖圣为什么在第十四层这么困难了。好在敖圣的功力比同级的雄厚,要不然,第十四层还真过不去。

  就算你再厉害,人家车轮战耗总能耗死你吧?

  这就是叩鸿塔的战术。

  “闯关者,本塔规则不能歇息,限你十秒钟,再不起来我就要进行强行进攻了。虽然这有违本塔规则,但是你已经先行触犯,我乃是正当实施惩罚。”那个守关者竟然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好像他有违规则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这塔里不就只有这些仿真人吗?哦,还有一个神秘人。

  可敖圣就是不听,只顾一个劲的恢复。

  “十,九,八……二,一!”数到一的时候,那个守关者的双眼中竟然红光闪烁,不过那也只是半秒,敖圣并没有发觉。

  敖圣听到一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守关者真的要进攻急忙跳起来,做好进攻的架势,但是仍然在拖延时间恢复体力。

  那个守关者看到敖圣已经起立,也恢复了原位。

  敖圣为了拖延时间,不得不岔开话题。

  “我说,你们这些守关者长得都一样,是同一个人么?”

  的确!敖圣闯过这么多层来,所看见的守关者长得都是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仅长得一样,语言动作也都一样!这就让敖圣疑惑是不是同一个人。

  没想到敖圣这句为了拖延时间的瞎话传到守关者耳朵里,守关者竟然眼光闪烁了一下,然后镇静下来:“你是在说瞎话!我们都是仿真人,自然长得都一样!”

  奇怪!敖圣心想,这个守关者怎么这么智能?我问什么他答什么。以往的守关者不是只会打架的吗?

  但嘴上自然还是要讲的:“本来也没觉得你们是同一个人。”敖圣感觉已经恢复的十之八九了,就准备开战了。

  谁知那个守关者听了以后竟然松了一口气,展开攻击。

  守关者的变化都被敖圣收入眼中,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敖圣更加疑惑了……

  敖圣现在最拿手的就是金誓箭法,特别是金誓箭法的第二招,更是敖圣的杀手锏。

  金誓箭法第一箭:凝聚万物金,化灵为我用!

  这一招敖圣已经用的很熟了,而且一次最多能放出十几箭,把敌人射成一个马蜂窝……

  这一箭对于守关者来说当然不在话下,轻松躲过后继续向敖圣飞来。不过这一箭也让守关者的速度慢了些。

  敖圣能占的唯一好处就是:守关者没有武器,只能近身作战。

  敖圣的武器恰好是远程攻击,只要阻挡守关者近身,敖圣就是最大赢家。

  第二箭:金元利归来,万物皆齐破!

  “我这第二箭自领悟以来还没参加过真正的实战。今天,就拿你来试试!”敖圣猖狂的大笑,笑声居然还很悦耳!

  莫非这就是颜值的作用?

  守关者感到了危险,这一箭,躲不过,要硬抗!

  守关者开启绝招模式……

  “降龙伏虎!”这一绝招是这些守关者共同的杀招,不过不同人用出来,威力自然不同。

  两招相撞,并不是一边倒,也不是势均力敌,是守关者偏弱势。

  敖圣乘胜追击,又射出一箭!

  这一箭可不得了!乃是犯了兵家大忌!

  在绝招的比拼中,双方是绝对不能再出招的。这样会打破一个平衡,有可能对自己不利!

  可敖圣不知道啊!就这么犯下了大忌。

  敖圣一出招就大叫不妙。所有人都没看到,守关者竟然笑了一下……

  果然,敖圣这一击正好打破平衡,招式不但没有把守关者压倒,反而向敖圣这边倒下来。

  这就是反噬!

  “不行了不行了!”敖圣急得大叫,“这里不但蕴含着我的全力两招,还有守关者的绝招,这我可接不下来啊。”

  敖圣知道这招一定接不下来,连忙大喊:“送我出去!”可诡异的事发生了——什么都没发生。

  “怎么会这样?规则上不是写的好好的:大喊送我出去就可以被传送出去吗?我还试过好几次呢!”关键时候掉链子,这个方法竟然不管用了。

  硬抗!唯一的办法!

  敖圣无奈之下只好开启极限防御模式,化刚诀、增体法、天恺诀三大功法齐齐开放,硬朗到底!

  可惜遗憾的是,敖圣即使使出这三大绝招还是无法抵挡攻击。

  “去死吧!”那个守关者竟然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然后飞上去补上几拳。这每一拳,力道都不止气修境五星!

  酷=F匠网永久TQ免x费看小R说。G

  “他不是守关者!不是仿真人!”——敖圣在重伤昏迷前的唯一想法。

  “卧槽!全身上下一百八十多道伤痕!经脉全部断裂!仅剩一条经脉完好!肋骨全部断裂!肌肉全部死亡!丹田干涸!毫无灵力!毫无生机!没有一口气!宣告死亡!”当敖圣意识清晰起来时,他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就是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

  死亡?我这是死了吗?那我为什么还有知觉呢?难道这是回光返照?

  这是哪里?说话的人是谁?刚才是在讲我吗?

  无奈,敖圣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了!连睁眼都睁不开,只好慢慢的听下去。

  “绿沉!谁叫你下这么重的手?现在好了吧。我们的帝主死了,你怎么办?”一个年迈而愤怒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尊老,我也不知道这就是我们一族的帝主啊!要是知道我肯定好好对待他了。可是我接到命令的时候他们只讲要把这个人类带回来。我以为这只是个俘虏……谁知……”声音越来越小。敖圣听得出,这就是之前打晕自己的那个守关者。

  原来守关者都不是人!那个绿沉讲的是我吗?我就是他们的帝主吗?

  “你这个笨蛋!怎么什么事情都办不好!帝主死了,最起码你全族都要偿命。而且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啊?绿沉听了要偿命,害怕的缩了缩脑袋。

  被称之为尊老的人和绿沉谁都没有再说话,又这么沉默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