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接过掌控权,使出敖圣的绝招,但这个威力大得多。一招就把那些人震退,第二招就把这些人打成重伤。

  张小二与张小五嘴巴张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小火操控着敖圣的身体向张小二走来,又是一箭!两人皆重伤倒地!

  “敖圣”匆匆的走了,也没去管赤血。

  进入项链空间,敖圣迫不及待的开始练。心无旁骛,就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看这架势,敖圣不仅是要完善金誓箭法第一箭,还要摸索金誓箭法第二箭?

  果然,在不断演练第一箭:“凝聚万物金,化灵为我用”后,这一招已经有点变味了。嗯,慢慢地越来越不像这一招。那支淡黄色的小箭颜色在逐渐加深。

  “好强大的悟性!圣天霸血当真如此可怕!”

  饶是小火已经这样夸奖过敖圣好几次了,但还是由衷的赞叹,“这才多久,居然就能摸索到金誓箭法第二箭的门道。”

  敖圣正在把第一箭:“凝聚万物金,化灵为我用”转化成第二箭:“金元利归来,万物皆齐破!”

  这一招最注重的就是两个字:利,齐!

  要做到这两个字是最难的。

  先是“利”。金属性本来就是利,勇往直前。但是要把利做到极致,那就不容易了。这个箭法练至大成,甚至就算射一支羽毛,也能穿透墙壁就像刀切豆腐一般!

  再是“齐”,若是把“利”做到了,就要追求“齐”。这样才能用力均匀。若能整齐划一,那才是好。

  这句箭诀前后乃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状态。前面追求利,一味的进攻。后面则追求齐,稳稳重重,便是防守。可谓是攻,防皆备。但这学起来的难度就要翻上几倍。

  敖圣比划着,但却怎么也找不到这种感觉,若是一味进攻,岂不是很容易被人找到防守空当来进攻自己,那么自己不就输了?

  不对,这其中定然不是这样。到底哪里不对呢?

  敖圣思考着。但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便道:“小火,来来来,我们来过过招。”

  小火虽然不知所以,但还是答应。

  一上来,敖圣就使出了第二箭的雏形。小火此时把实力压到比敖圣高一级,看到这一箭第一反应就是闪躲。

  闪躲!

  敖圣眼睛一亮:没错,自己的箭过去了,普通人第一反应就是闭上眼睛,而胆大的修士则会选择躲避。除非修为比自己高出好多,否则不会抵挡。这一招,就是追求威力,不留后路,全力出击!还有速度……

  敖圣恍然大悟立即开始演练,让的刚发出一招的小火赶紧收回,但还是有部分威力散开,没办法,小火只好去拦截。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项链空间里三天后,敖圣哈哈大笑,状若癫痫。

  后面是防守,稳如泰山,只要前招一出,后招就有点不需要,所以说万物皆齐破。但,那是破,不是灭,后招要做的就是防止敌人暗地里的偷袭!

  “哎呀!”敖圣拍了一下脑袋,“三天,外面就是一天半,我又迟到了一天。我的贡献点啊!”虽然敖圣手上有上万的贡献点,但是对贡献点还是很吝啬。

  额,好像敖圣对什么都是很吝啬的。这似乎是骨子里的……

  敖圣换好衣服,匆匆的洗漱了一下,立马像火烧屁股一样飞奔出去。

  敖圣在自身卫生这里还是很注重的,就算天大的事发生在面前,他依旧要先整理发型,衣服……嗯,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

  巧了,敖圣虽然旷了两节课,但这一去,却是刚好感到了铁塔大汉的体能课。

  “大哥,这里!”赤血看到敖圣,急忙挥手招他过来。

  “这位铁老师很严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定的位置,不按他讲的来的话,你会死的很惨!”字里行间之中可见赤血对铁老师的印象是多么的深刻。

  “开始!”雄浑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那位铁塔大汉。

  “敖圣。”铁塔大汉叫到。旁边的人听到后都幸灾乐祸的看着敖圣。

  嗯?

  “你出来。之前旷课共计三节,罚负重跑操场三十圈!”铁塔大汉道。

  果然,旁边的人都不出所料一副看戏的样子。但那种表情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这个人,惨啦!

  “能使用灵力,负重也没什么。”敖圣心想,走过去接住了铁塔大汉脚边的一块石头。背在身上,顿时敖圣感到有股力量使劲压自己。

  运转灵力……咦?灵力也用不了了!我去!这是什么石头啊!太狠了吧!

  敖圣心里大骂。

  “其他人,不准用灵力,跑三十圈。”铁塔大汉又吩咐道。

  其他人都苦着一张脸。这操场直径少说也有十里,三十圈,这还跑个啥?

  不过一看到敖圣那悲催的负重,心里终归是好受了些。

  “大哥,要不你和老师说一下吧,讲你旷课的原因。”赤血过来好心的提醒一下。在赤血眼中,敖圣之所以没来上课,肯定是为了养那天张小二他们围殴他的伤。

  C|看正版_6章v)节\上}r酷匠jU网Z

  那次以后,小火把这些相关人员的记忆全部都清洗了一遍,有的地方又改造了一番。这样除了敖圣与小火两人之外就没人知道那天的事了。

  “不用。旷课就是旷课,我应该接受惩罚!”敖圣把头一扭。这可是锻炼自己的大好机会啊,正好这几天没有修炼肉体,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只不过这石头可真是好东西,我那天借过来研究研究……

  看来敖圣已经被小火感染了。见到好东西就想拿来研究研究……

  敖圣当然是最先出发,但不一会儿就被落在后头了。

  三十圈跑下来,敖圣累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不动了。

  周围人都很惊讶:他们可都是接受过这块石头的惩罚的,自然知道这样跑下来多么困难,敖圣虽然累得像狗一样,但终究还是跑了下来,而且中途也没有怎么样。

  铁塔大汉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个好苗子!

  但随即沉声道:“给我起来!没这么累。”然后一脚把敖圣踢起来。

  简单粗暴!

  这是敖圣给这位铁老师下的定义。这样的人,实力很强大,但心思不一定像别人说的那样没头没脑!

  敖圣想到此处,不禁转过头去打量这位铁老师。巧了!那位铁塔大汉也在打量敖圣。

  两人四目相对,铁塔大汉立马收回了目光。

  铁塔大汉心中道:这小子尽然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这警觉,啧啧……

  他不知道,敖圣那只不过是偶然而为罢了。

  敖圣此时心里却不平静,更加肯定了:这位铁塔大汉绝对不是表面上的这种粗汉子!他的心思,很复杂……

  因为刚才那是……智慧的凝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