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魂花,残窍草,混合液,阴阳双生水,九阶五行灵石,一副强者躯体。”敖圣接过单子着实吓了一跳,其中就九阶五行灵石他听过,其他的都一无所知。

  灵石里面蕴含着浓厚的天地灵气,可供修士加速修炼。而灵石有很多种属性。普通属性的灵石很多,依据蕴含灵气浓度来分共分为九阶,一阶最为稀薄,九阶最为浓郁。敖家也只有十多块一阶的灵石,二阶的就只有一块,被当成宝贝在敖家供着。

  “这……我还真没钱去为你治病。”敖圣颇为无奈的摊摊手。

  “谁叫你现在找药了?以后咱还有的是时间。”

  敖圣无语……

  “现在赶快去收拾东西,最迟后天,不,明天就走!”

  小火在项链空间里急急地咆哮。

  活像是一个酒鬼一个多月没喝酒,大喊:“酒,酒!我要酒!什么妹子也比不上我的二锅头!”

  “额……那个,这个项链是不是可以储存东西啊?”

  “废话!要不然这个项链空间怎么装得住我?而且你可以把它融入身体之中,就算纳戒被抢了这个也绝对丢不了!”小火瞥了眼敖圣,眼神中竟然满是不屑。

  敖圣脸上有些挂不住。

  毕竟脸皮再厚……被人说没见识也是要脸红的。

  小圣,你真的决定要走吗?

  小院的门口,敖青红着眼圈。纵然是平时睿智冷静的敖青,面临离别的时候再也不能冷静了。

  他的身后站着敖乔。从小到大,敖青似乎只对敖圣与敖乔两人展现过自己柔弱的一面。

  “嗯,我已决定要去报考青龙学院。明天就出发!”

  敖圣感受不到敖青的不舍,他也不能理解。他想:自己有实力了,再回来帮家族消灭了罗家和何家。这样就能光宗耀祖了。

  至于家主之位……随他吧,自己不在,还有敖乔。反正他的能力不比自己弱多少。更何况现在两个人已经和解了,也不存在什么隔阂。

  “敖圣……”敖乔似乎要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

  他认为,自己现在根本配不上与敖圣说话。

  “听说你要走,太上大长老想要见你一面。”

  此时敖青已经收起了红眼圈,努力让声音变得更镇定。

  太上大长老!

  敖圣此刻心中无比震撼。

  敖圣知道这个词在敖家甚至整个洛陌镇是有着怎样的分量。

  要说罗,何二家忌惮的是敖家不如说忌惮的就只是敖家太上大长老。

  这个太上大长老极其神秘,只有敖家家主才能见到一次。敖青这位是特例,经常能够见到……

  现在自己还不是家主,太上大长老居然说要见自己!

  这对敖圣的冲击可不小。

  自己之前快速升级的时候,被赋予“洛陌镇第一天才”的时候,接待自己的也只是太上二长老,但这也是无比荣幸。

  “什么时候?”

  k酷q匠网首Ho发

  “现在。”

  “那我怎么去?”

  “我带你去。”

  “……”

  果然,收起和蔼与软弱一面的敖青只是这样冰冰冷的态度。

  “太上大长老,敖圣我已经带到。”对着空荡荡的丛林,敖青面色严肃的鞠了一恭。

  敖圣也连忙行礼。看到敖青的举动,就算没有看到真人,也该知道太上大长老就在这片丛林里。

  “嗯,知道了。你回去吧。”

  这声音与叩鸿塔之中那道引导的声音很是相似,都有一些淡然的味道。但叩鸿塔的那道声音明显比这位太上大长老多了一份沧桑。

  进来吧。

  敖圣小心翼翼地踩着枯草往里面走。

  “踩青草,不要踩枯草!”

  这位太上大长老叫自己踩青草,却留下枯草。这份爱护,又像是一种牵挂……

  草地的尽头,是一座极其朴实的小木屋。最多不过两层。

  若非是亲眼所见,敖圣还真不会相信这就是太上大长老居住的地方。

  敖家上下都是一片金碧辉煌,就算是最不起眼的房子也是用上好材料建造的。没想到,敖家地位最为尊贵的太上大长老住的是这么的朴实……

  是节省吗?

  不是的!

  只是这位老人厌倦了世间的虚荣,想要返璞归真罢了。

  “你可知道,老夫这次叫你来,是为了什么?”走进木屋,一位看似年过古稀,胡子一大把的白发老人正坐着。

  老人轻轻的泡上茶叶,不紧不慢的问。

  眼睛是盯着茶杯,但话,却是问敖圣。

  “晚辈不知。”敖圣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位太上大长老这么直接,一开始不是讲什么请坐,喝茶之类的话,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

  “呵呵,你要是知道,老夫便也不用叫你来了。”老人打了个哈哈,笑着,看上去甚是和蔼。

  “坐,喝茶!”老人笑着说,但茶杯里却是并没有茶水。

  敖圣四周看看,却见屋内只有一把椅子,一张桌子。那唯一的一张椅子却已被太上大长老坐了。

  敖圣眉头皱了皱,有些为难。

  坐床上?那太不礼貌了。

  站着?可是太上大长老明明叫自己坐下,自己却站着。这更是不礼貌!

  良久,敖圣哈哈一笑,竟然拍拍衣服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老人看到敖圣没有拍地上的灰尘,而是拍了自己的衣服。眼中闪过赞赏。

  “为什么?”这句看似无厘头的话却是两人都明白。

  “此地是太上大长老生活之处,其门是用檀木制成。檀木最不易腐朽,但门框上却有朽迹,可见这小屋时间之久。且正厅挂有一幅女子画像,如若不是对太上大长老重要的人,绝不会把画像挂在这里。既然有重要的人的画像,那太上大长老便一定会打扫,且打扫的很干净。如此一来,我还需怎样去拍地上?倒是自己身上的衣服要拍干净,免得脏了太上大长老的地。”

  敖圣略加思索,干净利落的回答。

  “不错,敖家有你,我很放心。”太上大长老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点点头。

  “喝茶,喝茶。”太上大长老笑眯眯,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俨然没有一副敖家之主的形象。

  “你的潜质很大。你的血脉,我看不透。”正在喝茶,太上大长老突然这么一句。这让敖圣听的是一阵惊讶。自己以前重来没见过他,但他却是清清楚楚说出来自己的血脉不同。其手法高明,令的敖圣敬佩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