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圣何尝不想把敖乔一招解决?可自己明明有这个能力的,为什么就是下不了手?

  台上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敖乔在蓄力,准备发出最强一击。

  敖圣同样的也在调起灵力,准备借用小火修炼的领域来遮挡即将发出的终极绝招。

  这一刻,敖乔身上光芒大盛,同一时间敖圣身上变得幽深无比,但是表面上却没有变化。

  “一决胜负吧!”

  不约而同。

  两人眼中都有一抹奇怪的神色。

  “升本大法!”敖乔大喝,冲向敖圣。

  “这是家族秘技升本大法,没想到敖乔连这个也学会了。”下面的人惊奇的大叫。

  可是听到别人类似夸奖的话语,大长老没有笑。

  升本大法一旦施展出来以后,就收不回去了。而且一定会对使用者的身体照成严重伤害。

  “这个傻小子!”大长老吹胡子瞪眼,“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一来自己的实力会大损,还有可能降级!这样少家主的位置你就不一定坐的稳了。”

  敖乔当然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

  但是就是在知道的情况下,敖乔毅然决然地使出来了。

  奇怪的是,敖圣看到攻击并不闪躲,就是待在那里等敖乔过来,空门大开,等待被打一样。

  小火刚刚用传音和他讲了,想要不被发现的使用灵力击败敖乔,只能开领域。

  领域不仅能让别人看不见领域里面的情况,还能对领域中的敌人有拖累效果。

  }更w新0最@Q快y上qL酷*匠j网)

  来吧!敖乔此时已经冲入小火领域的范围之内,现在,在领域之中干什么事情外面都不会有人知道。

  敖圣轻松闪开敖乔的升本拳,使出自己龙力九星的灵力,重重的在敖乔胸膛打了两拳。

  原本这两拳敖乔完全可以避开一拳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地,竟……

  “你,你你……你的实力竟然到了气修三星!这不可能!”敖乔惊呼出声,脸色极其惊恐。

  “没错,我是气修三星,那又怎样?现在在我的领域之中,外面的任何人都无法看见。”敖圣w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我和你拼了!”敖乔眼中充满了不甘,恶狠狠地大叫。手中印法一变,一连串的印法令的敖圣眼花缭乱。

  他受不了!

  受不了一个本该接受自己嘲笑的废物有一天站在了他的头顶上!

  同样的,敖圣也受不了!

  之前,敖乔在敖圣眼中也就只是个老二,从未把敖乔放在眼里过。然后,敖乔趁自己最不得意的时候踩在头顶上!

  试问这样谁忍得了?

  谁?

  升本大法——血祭!

  敖乔吐出一口精血在手上,大喝道。那样子,颇为吓人。

  刚刚叫完,敖乔的身子就跌了下去,瘫坐在地上。这是敖圣对他使用了天恺决,控制了他的精神,使他发不出攻击来。

  “敖乔,为什么?”敖圣蹲下来,对着敖乔眼中竟然显现少有的温柔与困惑。

  说真的,如果不是小火在这,他还以为有人操纵了他。

  在敖家,很少有人知道,现在像是生死仇人一样的敖乔与敖圣在小时候竟然是撒尿和泥的玩伴。

  从小到大,敖乔一直是把敖圣当成亲生弟弟来照顾。敖圣被人欺负了,他来出头;敖圣练功练疼了,他来安慰;敖圣想要什么,他都尽量的满足。可以说,这就是天底下最真挚的感情!

  “我受不了!当你成为敖家第一天才的时候,你就变了!不像以前那样和我接近了,而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爷爷和父亲从那时候起,就叫我来超越你,打败你……”

  “而你,却又是那么的高傲!哪会理我?从此,我就拼命的想要超越你,把你踩在脚底下。但你的确有很强的天赋,年纪轻轻就到了气修境,当时我简直要放弃。”

  “但,后来老天眷顾,你的灵力等级掉了下来,我抓住了这个机会往上爬……终于比你厉害了!我扬眉吐气,想在你眼中多的到点地位,但,你还是不理我!这是对我的蔑视!我不允许!”

  听完敖乔的话。敖圣陷入了沉思。

  原来还是自己做错了吗?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怪自己吗?

  敖圣此刻有着说不出的快感。

  是心魔消除了。心魔?是打败敖乔的心魔?

  不,不是的!

  是敖圣一直认为敖乔对不起自己。怎么能够说变就变。原来,说变就变的不是敖乔——是自己。

  ……

  台下的人都是一个表情:震惊、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这其中包括了大长老、敖青、三长老。

  这个废物竟然赢了!

  嘘!敖圣还能叫废物吗?他打败了敖乔,以后敖家家主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他了!还叫他废物,那我们就是……

  对对对……

  这不可能!这个小废物怎么可能打败乔儿?这其中一定有鬼!

  大长老丝毫不顾场合的咆哮,但讲完他就后悔了。

  “胡闹!大长老,之前可是你说要以武服人的。如今,怎的又不认账了?”敖青怒火冲天,“我可是族长!今日被你讲测试柱恐有作假,要求来一次对战我同意已经给足你面子了。现在结果不和你意又要讲这是作假,你还把不把我这个族长看在眼里?”

  “族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敖圣怎么可能……”大长老心中虽有不甘,但无奈敖青现在是族长。除了太上长老,敖家其它人都要听族长的。否则,就是触犯了族规,是要掉脑袋的。

  “够了!那你是个什么意思?”然而并不等大长老答话,敖青就愤怒地打断。

  “现在,我宣布,敖圣对战敖乔,敖圣胜!此事,不得有异议,如有发现,死!”敖青气呼呼的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敖青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讲出两年多都没有再讲过的字眼:死!

  ……

  “呼,今天可真爽。”在甩掉那些转来巴结自己的人以后敖圣总算清净下来了。

  “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小火可算是急了,耽误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出去寻药了。

  “我要去报考青龙分院。”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这可是洛陌镇甚至迈羽市所有少年的梦想!现在的敖圣才十三岁,正是入学的最好时间。

  “也行,那里也有一些修为不错的小家伙,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找到几样药材。”

  “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我已经忍不住要恢复身体了。”

  “嗯,那个,你需要哪些药材啊?”敖圣好奇的问。

  “说出来吓死你!……这是清单。”小火白了一眼。列出了一纸清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