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小子还做春秋大梦呢。”身后那几人立即符合。这种巴结现在敖家第一天才、未来敖家少家主的机会,他们怎么会不抓住?看向敖圣的目光中又多了一些嘲讽。

  “小弟还有事,就不奉陪了。”敖圣搁下这样一句话就与敖乔擦身而过。

  怎么着?现在我还不能暴露,这里才多少人呐?成人礼上多少人呐?要立威就要找人多的地方。要不然效果多不好。

  “走,回去给我好好查查,这敖圣到底有什么底气。”

  “嘿嘿,这敖圣多半就是作秀,用不着这么认真的。”敖乔身后的那几个小跟班献媚着。这几人,原来也是敖圣的跟班,但后来见时机不对,就当了敖乔的跟班。

  “说的也是。”

  ……

  “哥,在干嘛呢?”屋子里敖青正批改着几道请示。敖圣突然从门外窜了进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是你啊,你老哥在批改一些东西呢。你这几天不去好好修炼整天干些什么呢?要知道,明天后就是成人礼了,要是你没通过怎么办?到时候,你就不能停留在家族,要到好远的地方去。如果那样……”敖青有个毛病,就是和敖圣讲话时总喜欢没完没了的说。平常当一家之主的时候可是很果断的。

  “行了,哥哥,我这不是抽空来看看你吗?等下我就回去。”敖圣一脸无奈。

  “修什么练!你给我去换上成人礼的衣服,给我好好打扮打扮,明天别给我丢脸!自从上次还完钱后你就没影了。莫不是天策盘显示你还在家的话,恐怕会真的以为你出事了呢!”敖青真的动怒了,敖圣这么久不出来,着实把他吓坏了。

  “额,我不是再好好练功吗。”敖圣这下是真的无语了,之前你还叫我要抓紧时间修炼,不要出来浪费时间。现在你又问我为什么不出门,也是醉了。

  敖青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把敖圣打发了后就沉思起来。

  小圣的确还是四星没错,半个月后也不能提升多少。看来成人礼是过不了了。之前我跟敖聘长老说好了,到时候小圣没通过的话就把他安排到离敖家近一点的地方。这样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敖青似是在自言自语。

  保护。敖青只讲了这两个字。

  是!

  只有敖青一人的房间里竟然响起了令一道声音。听其语气,好像对敖青还十分尊敬。

  “影子,快去安排吧。”敖青对暗处挥挥手,自己又埋头继续批改一些方案。

  更新i最P快上V酷{匠6#网

  回到家,小火开始给敖圣讲解起箭的要素来。

  “箭法,注重的是心。箭若离弦心亦静。你若心都静不下来,那何谈射箭?所以,射箭的第一步,是静心!”

  “箭若离弦心亦静。射箭的第一步是静心……”敖圣反复念叨着小火刚刚讲的这两句话。

  “静心……”敖圣开始试着把心静下来,却发现怎么做都没办法让心静下来。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敖乔对自己的欺压,旁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长老们对自己的失望,原来的小跟班对自己的背叛……

  原来,自己一直以为不放在心上的这些事在自己内心中竟然占了这么大的地位。也是,任谁一下子从万人瞩目掉到一个众人嫌弃的地步,心里也总该会有些东西。敖圣平常能表现的不以为然已经算好的了。

  “这是心魔,若不及时铲除,会影响到你的一生。不过好在这只是小问题,只要把敖乔打败了,你重回敖家第一天才的名号就好了。不过有些更大的事情,一辈子都不一定做得好。这样心魔就会跟你一辈子。在渡劫、战斗的时候影响你,一个不好就尸骨无存。”

  小火见敖圣的状态就知道是产生了心魔,顿时脸色严肃起来。

  心魔,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在修真者渡劫的时候跳出来,让人对劫雷打消抵抗的心思。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心魔惨死在劫雷之下。而且,若不消除心魔,就无法正常修炼,会卡在一个瓶颈。在战斗中,心魔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会左右一场战斗的结果。严重的甚至会让人想拔剑自刎。

  现在敖圣的心魔算是最轻的,也是最容易消除的。但若敖圣这段时间能力没有提升的话,那么这个心魔会加重,甚至无法磨灭!

  “那,我岂不是不能修炼了金誓箭法了?”敖圣有些沮丧。好不容易背下来了,却不能修炼。就像一个走在沙漠里的人看到了一片绿洲,但却喝不到这种感觉。

  “非也非也。”小火再次假装梳理自己还没有张出来的一缕缕大白胡子,“明天是什么日子?明天就是你打败敖乔,宝剑出鞘,牛逼哄哄脚踏众人的日子!到时候,有心魔的该是他敖乔了。”

  打败敖乔,脚踏众人?实力登顶,重回巅峰?

  ……

  “哥,早!”

  成人礼终究是来了,对于一些人来说,自然是高兴的、开心的、美妙的、幸福的;但是对某一些人来说,就应该是畏惧的、害怕的、想要躲避的。

  而坐在正中间的敖青,显然是属于后者。

  “早。”敖青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反而有点担忧,但见到敖圣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敖圣看到这一抹微笑后不禁眼眶湿润了。他知道,哥哥是一家之长,平常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成人礼在即,自己实力却过不了关。以哥哥爱他的程度怎么不会给自己安排一条后路?但敖乔的背后是大长老,还有无数支持他的长老们。就算哥哥贵为族长,这件事也是难办的很。

  如果一定要办成,不仅耗费金钱,时间,人力,还会欠下大大的人情。别看人情好像不管用,但神兽大陆最注重的就是人情,这东西说不定会救你一命。

  “去吧,去那里坐好。等下成人礼就要开始了。”敖青又微微一笑。

  “嗯。”敖圣重重的点头,心下做了决定。

  成人礼开始了。

  敖家在家的年轻一辈都来了。其中定然也包括敖乔。

  迎上敖乔恶毒的眼神,这一次敖圣没有退让,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敖乔身上。

  对视!

  久久地对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