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能以气修境四星的修为在短短十二个时辰将我找出来,也是难得了。这一关,就多给你加些鸿点吧。”语毕,那个地方闪出一道红光飞入敖圣腰间的令牌中?

  “多谢前辈。晚辈告辞。”敖圣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猜对了。虽然不知道这个“鸿点”有什么用处,但一定对自己有利。

  敖圣说完就转身走下楼,不再看通往第十二层楼梯一眼。

  开玩笑,以敖圣现在的实力,要不是第十一层并不需对战,只是考验眼力?否则,他连这一层都闯不过去,还想去第十二层?

  敖圣下楼后直接来到了一个房间中。这是那个令牌中写到的,说是闯完塔后要来这里,会给所谓的奖励。

  敖圣半信半疑的推开了门,进去后才发现这个房间并不像之前那间这么小。

  不但不小,而且大!非常的大!

  足足有叩鸿塔大厅这么大,也就是接近于一座小山。

  “闯塔者,到这里来。”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不同于之前的威严与机械,这道声音更让人觉得和蔼可亲。

  敖圣心中虽有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

  刚到那里的范围,敖圣腰中的令牌就向墙飞过去。

  敖圣见此大惊失色,但用精神力联系了一下令牌后,敖圣得知这只是获得奖励的一个环节而已,他也就放心了。

  “嗯,闯过了十一层,可获得鸿点两千百,咦?多了三千鸿点?”

  多的三千鸿点自然就是那位前辈的额外奖励。

  那人也只是吃惊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原来那种语气:“现在你有五千鸿点。你是要把鸿点集起来兑一个好东西还是要现在兑掉去看你的。兑奖区在那边,你把令牌放上去就可以见到你能买得起的物件了。”女声顿了顿又说,“你的令牌还有一些特殊的权限。”

  “是,谢谢前辈了。”敖圣拿过令牌,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他相信这位“女前辈”的话没有错。

  这让敖圣开心不已,至于那位前辈所讲的“特殊的权限”,他也有些期待。

  敖圣快步向一个传送阵走去,他也想见识见识所谓的“奖励”有多丰厚。

  一顿饭的功夫,敖圣才来到一个九级宝塔之中,不过这个塔明显要比叩鸿塔小上不止一号。

  进去看看,里面有一个大阵法。阵法之中排满了功法,丹药,灵器。令的敖圣赞叹不已。

  “这些虽然都只是黄阶的东西,而且其中没多少高级,但却胜在数量多。饶是以我以前在敖家的地位,也没见过这么多的东西啊,我现在还只是白级,不知道紫级的该有多好。”

  敖圣两眼发光的盯着第二层的阶梯,毫不犹豫的登了上去。

  “哇!这是玄阶低级的功法!”

  “哇!这是玄阶低级的丹药!”

  “哇!这是火巩果!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灵果啊!”

  “哇!……”

  “哇!……”

  惊叫声不绝于耳!

  “卧槽!这里这么多好东西啊!”敖圣逛完一圈回来发现敖家的宝库和这里相比就算个屁!

  “额,貌似,好像……鸿点不够……”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下的敖圣直到现在才想起来看价格。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这点可怜的鸿点在这根本没有什么用。看看玉牌上的标价,个个都要七八千千鸿点。最少的一个就是三千鸿点,是一壶助人修炼的灵酒。

  “唉,看来这里不是我们这种穷鬼来的地方啊!算算时间,在项链空间里的时间离成人礼还有两天。,我得赶紧出去,否则我这么久不出来,总会惹人怀疑。”

  想到这里,敖圣丝毫不做停留,把令牌放入纳戒中后就急匆匆地跑出来去了。

  在和小火讲了几句叩鸿塔里的情况后,敖圣立马出去,来到了外面。

  “呼!外面的空气就是好啊!”敖圣出来后走在敖家集市中,不由得感叹道。

  项链空间虽然是好,但只有自己与小火两人,实在是太寂寞了。我们敖大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嘿,看,这就是那个废材少爷。都两年了,功力还停留在四星!”敖圣的功力是经过小火收敛了的,就算是比自己高修为的人都察觉不到,更何况是这些凡夫俗子?

  “哦?为什么呢?”顿时有凑热闹的来了。

  酷,{匠z网):首7发+

  “可能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什么亏心事老天对他这么狠?”

  “比如说那啥那啥……”

  走在街上,感受到了旁人对自己的不屑与轻蔑的目光,换的敖圣之前或许会气愤不过回到家里,但是现在……哼哼,敖圣只感到了好笑。

  那啥那啥是什么?本少可是个纯洁的孩子。

  “你现在可以着步开始修炼一下金誓箭法了。另外,这几天你要开始露一下面了,免得遭人怀疑。”小火在项链空间里搭起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吊床,手里摇着一把同样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扇子,悠闲地躺在上面像是在度假。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省的我杀人灭口。”

  “那是肯定的。金誓箭法,回去也好好练练。”

  由于一路上都在用神识和小火对话,以至于没怎么用心走路,连续擦到了好几人。

  “那位废材少爷估计是担心半个月后的成人礼呢,魂不守舍的。不过就怎么样担心也过不去。”旁人对着敖圣指指点点的。

  “就等着看好戏吧!”

  “……”

  “呦,我道是谁这么不长眼睛,原来是敖家的‘天才’少爷啊!”

  就在敖圣匆匆往敖青那里赶的时候,难免和几人有些摩擦。对于这些敖圣也没太在意。但谁料到居然把此人给撞到了。

  “敖乔,莫要以为有大长老罩着你我就不敢动你。”此时敖圣忘记这是在敖乔面前,竟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底细说了出来。

  “教训我,我没听错吧!真是可笑!你们听听,这是多么可笑啊!”敖乔眼中闪过一抹惊色,但随即转变成了嘲讽。

  你以为你是谁啊?在这短短的九个月能够从龙力四星到气修境入门,连跳六星?就算是天天嗑药也到不了。除非你嗑的是高级丹药。但这可能吗?就算是你以前在敖家的地位也做不到,更别说现在了。那么,你就是在装逼。你装逼,我有什么好怕的?

  敖乔这么一想,顿时就有了底气,转过头去和身后的几人谈笑。这情形,就把敖圣当成了一个笑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