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成人礼五天!”小火忍无可忍地冲敖圣大吼一声。

  真是想不通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怎么那些难懂的修炼秘籍都可以懂,为什么这么简单的算数还没学会。

  “加油!敖乔我来了!”敖圣听后兴奋不已,收拾好衣服就要往前冲。

  “你给我回来!”小火捂着张脸把敖圣拉了回来:“你知道怎么走出项链空间吗?”

  “呃……”敖圣看了下几乎一模一样的天空,还真不知道是从哪进来的。

  “'接下来五天,给我好好的练习实战。起码你要知道怎么作用灵力攻击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吧。”小火看着眼前什么都不明白的这货就想扔一本《行走神兽大陆的注意事项》过去。可惜现在这本书还没有写出来。

  “有道理,不过我上哪去跟人家实战?难不成跟你打?得了吧,要是我一拳把你打散了怎么办?”敖圣狐疑地瞥一眼小火半透明的灵魂体。

  小火则是以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回敖圣:“这项链空间里有一座塔,名叫叩鸿塔。此塔共一百零八层。每层都有一个守护者。你的目的,就是打败这些守关者。”

  天际上都是浓浓的白雾。 巍峨险峻的山峰环绕着一座黑塔。黑塔直插云峰,细看此塔竟有一百零八层。

  黑塔前,两个人正在谈着什么。

  “这就是叩鸿塔?果然不同凡响!”右边一人说到。此人五官精致,气度不凡,一身白衣更是把此人衬托的更加丰神俊朗。

  “不错,你进去以后便可知道里面的规则了,我还是不方便进去,你自己去就好了。”左边那人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更为俊秀。那妖孽的脸庞简直比姑娘还要清秀!

  这两人自然便是敖圣与小火二人。

  确定敖圣真的走进去了后,小火自言自语着:“小子,等着好瞧吧。”

  与此同时,敖圣踏入黑塔后身影便消失不见,此处居然有道结界。

  敖圣四处打量着叩鸿塔。

  “闯关者,左拐走廊的尽头有一面玉壁,上面有着闯塔的规则,你好好去看吧。看完了再叫我。”

  酷"o匠Z$网正版l/首Uw发

  突然间,一道古老沧桑的声音响起。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威压让的敖圣去相信这个声音。

  敖圣依言来到了左边走廊的尽头,那里果然有一面玉壁!旁边还有一个凹洞。玉壁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奇怪的文字。

  这不是现在交流用的文字!

  敖圣从没见过这种字体,但敖圣却感觉这些文字又很熟悉,只是看过一遍,敖圣便得知了这些字的意思。

  “叩鸿塔规则:一,所有闯塔者只许单独进入一间房间进行挑战。”

  “二,按照闯塔者的修为,必须闯过相应的层数,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三,按照闯塔者的成绩,闯塔者将获得相应的奖励,层数越高,奖励越高。”

  “四,凡进入塔便视为挑战者,必须闯过与修为相符的层数,否则,必严惩。”

  “五,闯塔者不准随身携带丹药,违者终身不准再入叩鸿塔。”

  “若是第一次来者,无法接受以上几点,便可将手掌放入旁边凹洞中。本塔将会将你传送出去。”

  语气平淡无奇,但是谁都能感受到字间那股杀气与不容违反的威严。

  细细看完玉璧上的规则后,敖圣依老者所说,对着空荡荡的四周喊道:“前辈,这叩鸿塔的规则晚辈已经牢记于心中了。还请前辈给晚辈下一步的指示。”

  “很好,闯塔路口在右边走廊的最后一个房间,你自己进去吧!”那道苍老的声音又出现了。

  “对了,前辈,晚辈身上的那些丹药……”敖圣可还记得叩鸿塔规则中有不准带丹药这一条。要是因此终身不能进入叩鸿塔的话,那自己就冤死了。

  那道声音没有再出现。

  敖圣迟疑着向右走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门口,推门进去,里面有着一处传送阵,还有一座石台。

  敖圣盯着石台,犹豫不决。最后还是从纳戒中拿出几瓶丹药,放在石台上。

  嗡~石台散发出一阵光芒,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请出示令牌。”

  令牌?那是什么东西?我何时有过那种东西?

  敖圣低头一看,只见石台上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块令牌。敖圣拿起它,上下仔细打量着这块令牌。

  这块令牌正面刻着古朴的三个字:叩鸿塔。翻过来背面写着:金箭峰。

  敖圣把神识探入令牌内,想要查看其中的信息。

  敖圣的神识刚探入令牌,一股信息就像他的大脑涌来。

  “叩鸿塔闯塔者,分为七成。由彩虹的七种颜色为级别。其中红色最为高级,紫色最为低级。等级可以决定在叩鸿塔里面的奖励。想要升级,就必须闯塔。每个闯塔者有和修为相对应的基础层数,闯基础层数无法获得奖励,只有超出层数才可获得奖励。每个闯塔者只有第一次到达一个高度的时候,才能算作成绩……”这股信息量太过庞大,以敖圣目前的精神力还无法轻易的消化。以至于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那我现在的级别是什么?不会是连最弱一级都没有达到吧……”敖圣看着令牌中除了写了自己的鼎鼎大名和金箭峰三个字,其他的就真没了。慢着,角落里还有个“圣尊”是什么意思?

  敖圣看看令牌,把它挂在了腰间,然后像传送阵走去。

  传送阵泛起白光,直接把敖圣传送到了第二层。

  看着四周空旷的地方,敖圣眉头微皱,心想到:不是说有守关者吗?怎的一个都没看到?

  正在敖圣思绪飘飞之际,一道声音响起:“闯塔者,我就是守关者,你只有把我击败,才能进入下一层。”

  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仿佛是对着一个死人在说话。可诡异的是,就在那道声音响起后,原本空无一人的第二层空间竟然出现了波动!接着一个人影跨了出来。

  这道人影很飘虚,比第一次见到小火时小火的样子还要飘虚!

  敖圣的眼睛好奇的盯着他,心中有丝兴奋。

  既然如此,那便来战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