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样貌惊世的男子此时正站在云层之上,元孤墨和那紫袍男子的容貌与他们一比,可也是逊色了不止一点点。

  若是此时再有仙女走过,怕是又要来一句,‘天岚圣皇,天昊圣皇,你们长的也太让人家混不下去了。’“藤昊,你看下面!”

  说话的男子身着金黄长袍,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色凤凰盘踞在那亮眼的衣袍之上,肩头有着些许金色的翎羽,少半的墨发用鎏金砌玉冠固于头顶,垂下的发丝由黑渐渐渡为金色,柔润的柳眉之下是一双睿智的眼睛,秀气的鼻子与那对似乎永远都带着笑容的红唇搭配的天衣无缝,眸中此时有些高兴,伸出手指下面时,连带肩上看起来绵软无比的金羽动了动。

  “咿?”藤昊低头,天蓝的瞳仁穿过层层白云毫无差错的落在那处花田上方的两人身上。

  蓝色的衣袍看不出是何材质,瀑布一般的蓝发用一根宝蓝色的珍珠发带束在脑后,几缕不听话的碎发在额前晃荡,豪气的眉间有着一只展翅翱翔的蓝色小凤凰,一双蓝眸深若大海,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色泽绯然的嘴,看了一眼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又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激动的俯身就要往下冲,“是…是大哥和二哥诶,太好了,总算找到他们了。”

  “别急!”看他着急的样子,黄袍男子无奈的伸手扣住他的手腕。

  “呃,我们快下去啊!”

  “呵呵……”看着下面的两人,男子笑了出来,“他们样貌变了,不过这性格可都是一如既往啊!”

  “这架势……不会是要开战吧?”若是真的如此,那二哥回了天庭会不会很惨?

  “呵呵,有意思,走!”男子的身体就直直的冲了下去,身上金贵的衣服都幻化成了在人间算得上是名贵的衣物。

  “哎!等等我!”藤昊也是从尊贵的圣皇化作了一袭蓝衣的翩翩公子。

  ………

  “嗯?”悬浮在空中的两人同时转头,两束刺眼的光芒从天上直射而下。

  只见那地方向多出两个人,一黄一蓝,同样看着他们。

  元孤墨的碧眸中满是惊艳,好脱俗的相貌。

  紫袍男子带笑看这那两个美得不可物的人,“不知两位有何见教?”

  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修炼冥聆异术的人?而这两个男子的功力可是比他强出太多。

  “大……”藤昊刚要上前就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在下钦岚,这是小弟藤昊。”钦岚无视空中两人的防备开口。

  “皇甫天洛!”

  其他三人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说他的名字。

  元孤墨眉尖轻挑,看样子似乎有些讶异,“洛王?!”

  “呵呵,千陌峰尊主,元孤墨!”

  “调查的倒是很清楚。”

  “呵,你刚才想说什么?”轻声一笑,皇甫天洛墨黑的双眸转向藤浩。

  “咳咳……我…我……我是想说,大侠斗武,难得…这个……难得一见…呵呵…难得一见…呵呵呵……”藤昊随意转动手中的折扇,尴尬的笑着。

  大哥这眼神还真是和以前一样骇人啊。

  元孤墨可不管别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知不觉就和皇甫天洛站到了同一战线,“你们两个可比我们厉害多了吧?这种无所谓的说辞,有必要么?”

  AC酷g‘匠●@网正版首R发《{

  “说笑了,我们怎么敢和两位相提并论?”钦岚这次抢在藤昊之前开口。

  皇甫天洛的身体缓缓落地,“明人不说暗话,两位忽然出现不会是无原因的吧?”

  藤昊看了看钦岚,“呃,这个……”

  元孤墨感受的出这两人的冥聆术力绝对比他高出太多,可对他来说无所谓,那些绝世神功对他来说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洛王和尊主的身份皆是轰动天下,我们不敢有什么不良的居心。”

  “既然无事,那就告辞了!”他得回去让银魅好好的彻查一下才行,对着早已落地的元孤墨笑了笑道,“云子绝你最好别动,否则我也保不准会对千陌峰做出什么事。”

  “她是我的!”元孤墨什么都可以让,唯独他。

  说完化作一道银光消失,别说这里都是同类人,就算是在人群前他也会这么做。

  “呵!”

  “等等!”藤昊开口叫住准备离开的人。

  “嗯?”

  “呃,我们是来找人的,只是目前无从下手,王爷能否……”藤昊不敢抬头,他怕看到大哥生气。

  “想让我帮你们找?”皇甫天洛倒是好奇,就凭这两人深不可测的功力,找个人而已,不至于来拜托他吧?

  虽说不是友,但也不是敌,否则早就解决他了,何必这么费事?不过他还真猜不出来这两个人想做什么。

  “王爷误会了,我们出来时没有带银子,不知可有地方借我们小住一时?”钦岚已经褪去金黄色的黑瞳带着丝丝笑意。

  “哦?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皇甫天洛挑起好看的眉。

  今天怎么回事?这三个人给他的感觉全都好熟悉,该死的不想拒绝。

  “因为王爷对我们感兴趣!而且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可是我大…大…大侠…呵呵呵……”藤昊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皇宫,敢去就走,不去随便!”话毕紫光一闪,人也消失在花田中。

  他自然知道他们敢去,如此难测的冥聆术力怎么会被一道宫墙难倒,而且他也想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什么人值得这样的人亲自来找。

  “嘿嘿!”和钦岚对视一眼,两人同样消失在花田。

  ………

  豪华的大殿内,白衣松散的人在黑色的大床上十分亮眼,圆滑的下颚懒懒的支在膝盖上,银发从后背滑下不少,散落在黑色的被褥上。

  手中拿着那条漂亮的玉翎链,无色的唇张了张又闭上,眼皮盖住了碧玉般的眼瞳。

  绝,无论如何,都会得到你的!

  …………

  无论别的地方在夜间是如何热闹,如何繁华,可在这药王谷里,似乎只有永远永远的寂静……

  一处院落的窗上,冷然的女子倚着窗户坐着,白色的衣裙中有着大部分黑色,长发没有挽起来,随着夜风被卷起几缕,目光正盯着盘在手腕上的竹叶青。

  小蛇‘嘶嘶’的吐着血红的信子,可也仅限于此,两只小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危险。

  “都说蛇是最冷血的,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蛇的血永远是冷的,再用心也热不了,无论如何对它好,它终究还是难除本性;心这种东西,它可没有,再如何对它好,它也不知何为感恩,时候到了便反咬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