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花田中,一道黑色的身影非常亮眼,于这纯洁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柔嫩的花瓣动了动,“主子,你真要见他?”

  “子绝,你真的想好了吗?”衣袍墨绿的男子皱眉开口。

  云子绝无所谓的瞥了眼天上毒辣的太阳,“那个人还没发话,我不想让他挑起江湖动荡。”

  “可……”夜麟还没说完就听到了悦耳的笛声响起,难受的身子一僵。

  “该死!”赤蛛的脸色唰的变白,忍不住咬牙咒骂。

  “这是你我之间的问题,不必扯上他们吧?”云子绝没有去帮他们两个,就算是他想帮,也阻止不了这笛声。

  夜麟和赤蛛无力的瘫软在地,不省人事。

  “还跑吗?”白色的身影缓缓逼近,悦耳的男声更像是一道魔咒。

  “离我远点儿!”

  “呵,我在问你话…”

  “我听到了!”

  “还跑吗?”元孤墨异常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现在这情况,你说呢?”她如果想躲着他,也就不会来了。

  “你对着我就只有这么一副冰冷的样子吗?”

  “嗤!本座一向如此,你是第一次见识么?”

  “我不想强迫你,上次才让你逃掉,你没必要挑战我的极限吧!”

  “你的极限是怎样?嗯?不挑战一下,岂不遗憾?”云子绝向着太阳的方向抬头,柔顺的墨发随着她的动作垂在脑后,不紧不慢的语调,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让你变变表情或许不难,虽然我没试过,不过刚看过不少。”

  “你说话何时也开始吞吞吐吐了?”

  “他们说的…嗯~是叫交欢吧?看着那些江湖上有名的清高之人哭喊,感觉还不错!”元孤墨的手指在几近透明的玉笛上抚过,轻轻翘起一边唇角。

  “你……”云子绝有些震惊的看着他,她没听错吧?

  眼前这人一向不知人情世故,只是跟着心走,所以想做什么就做了,以前就算是要囚自己也只不过是留在身边,从未有过邪念,所以今天她才会来,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哦?怕了?”

  伸手将头上斜插着的一只白玉簪拔下来,本是被挽起的少半青丝也散落开来,淡漠的双目看向元孤墨,“可以,一次过后,永远不要再缠着我!”跑也跑不过打也打不过,除了谈谈,她没辙了。

  元孤墨蹩起好看的眉,让他放弃是不可能的,又怎么会为了一次这种他根本不懂得事而给她逃开的机会呢?

  “不可能!”

  “那你想怎样?”

  “我不要你离开!”

  “这么做到底对你有什么利处?”

  “无利,就是不要你离开。”

  “你……”云子绝又一次败下阵来,她现在就像在和一个孩子吵架一样,可偏偏她对着孩子无计可施,“我可以不跑,其实我也无需再躲着你,夺魂殿你随时都可以来,别和我说什么留在你身边,我不喜欢那种画地为牢的感觉?”

  “不行!”

  “为什么不行?怎么?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也开始又欲念了吧?”

  她的确不喜欢元孤墨,可那不是讨厌,只是意识里对他囚禁自己的举动有些反抗,毕竟她一向都是那么高傲的人。

  这个银发白衣的人心中其实不懂太多事,但却总在别人面前装作一副万事他最大的样子;就像他们刚才的对话,若是别人听了会很怕他,实际上,有些东西他并不理解其中含义,但他若是也变了,那就不是讨厌那么简单了。

  “……欲念……有了又如何?”

  看他顿了一下才说,云子绝轻笑一声,他表情从来都不假,开心就是开心,迷茫就是迷茫,不过她也算放心了,所有人都处处算计,也就他空白的像纸一样吧。

  她说:“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笑我什么都不懂吗?”元孤墨的眸光暗了暗,他是有太多东西不知道,所以觉得他很白痴吗?

  “我……”云子绝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从一开始的冷言相对变成现在这样,但是她从没觉得他不知世事有什么不好。

  “闭嘴!谁都可以说我是妖人,谁都可以对我不屑,可你不能!”元孤墨打断她还未说出口的话,脑中都是上次被她骗走后看到的空荡的房间时无处可藏的怒火。

  两人之间差不多有四五步的距离,感受到他身上的怒气,云子绝下意识的转身运功,可元孤墨的速度太快了,连道影子都没留下她的腰间就多出一只有力的手臂。

  后背被撞的生疼,腰上的手紧的让她的骨头都发出轻微的声响,“该死,放手!”

  “这个你觉得如何?”元孤墨的右手拿着一根纯红的链子垂至她眼前,大约有两根指头那么粗,细碎的小宝石嵌在上面,看起来很是漂亮。

  玉翎铁?!晶黑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睁了睁,这……这怎么可能?

  “很美是不是?不过让你作为它的主人,它很荣幸!”

  知道他的意思,云子绝的双目向阳光移去,“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素白的手覆上那双黑亮的眼睛,“这么看着太阳,眼睛会受损。”

  “关心这个做什么?”

  “我不想对你用玉翎链,你知道的,一旦用了,便很难再取下来。”

  “所以?我答应你可以随时去夺魂殿你也不答应,我还能怎样?”用玉翎链绑?呵,大不了本座斩了被禁住的肢体!

  元孤墨耳朵微微一动,危险的眯起眼睛,放开禁锢在怀里的人,“你先走!”

  …看"(正kW版章~'节j4上L(酷●◎匠&|网(

  “嗯?”

  “呵呵……”

  听到这声音,云子绝回身单膝跪下,“参见王爷!”

  半空中孤立着一人,紫袍翻飞,媚人的桃花眼带着轻浅的笑意,诱人的唇瓣轻启,“你先行离去。”

  “是!”说完,一手一个拎起夜麟和赤蛛飞身离去。

  见她离开,元孤墨的身子一冲而起,悬留在那人对面,碧色的眼瞳中有着愠怒,该死!怎么会有畏惧这个人的感觉?还是熟悉的畏惧,他是谁?

  “好奇我是谁?”紫袍男子盯着他的眼睛心下有些疑惑,这双眼睛……好熟悉,是谁?明明没有见过,为何会……

  “那又如何?”元孤墨的右臂横在胸前,手上做出一个抓握的动作。

  银光一闪,碧绿的双眸中隐隐流转着晶莹的光华,身上的白衣变成了有着复杂流云纹饰的银袍,银发飞舞,眉间闪过一抹银光,脚踏银靴,说不出的高贵。

  银发!银袍!银靴!

  “果然不错,不过…呵呵,你练的可不算到位……”男子微微点头,看来火露她们还算是有些本事。

  江湖传言元孤墨银发碧眸,乃是妖人,但实力不可小觑,也有人说这是谣言;可他第一次听了之后便信了,既然是同类,他早就想会上一会,不过今日看来,还不足以让他忧心,可这熟悉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狂妄!”

  “哦?”狂妄?呵呵……

  然而在他们的头顶上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