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药王谷距离这里有些距离,所以沈菲涵三人也没有着急回去,找了一处豪华的酒楼便各自歇着去了。

  待到夜幕再次垂下的时候,身披红纱的的女子咬咬牙还是从房间里出来,敲响了隔壁房间的门。

  “进!”

  “哥。”女子关上门看着脸色不佳的青衣男子轻声叫道。

  “寂画?”书影定了定神从床上下来喝了口茶才又开口,“什么事?”

  “你又在练那邪功?”寂画双拳紧握,死死的盯着他的后背。

  他从床上下来,她才看到他背后的头发,下半截的头发完全是白灰色的。

  “呵!”书影轻笑一声,那些头发也一点点的变黑,“邪功?这是有助提升的功法,至于是不是邪功,不需要你管!”

  “哥,你喜欢门主么?”

  “当然!”他回答的竟不带一丝犹豫。

  “那你这样做还有什么资格和她在一起?你不知道门主最厌恶这些邪门歪道了吗?你这样做他怎么会喜欢你?她若是知道了,你……”

  “闭嘴!”书影垂着的手比思想更快的打在妹妹脸上。

  这一巴掌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

  寂画还保持着头歪在一边的动作,抬手着手捂着高高肿起的左脸,渗出血丝的唇角轻颤,“哥……”

  “画儿…我……”书影傻了一样看着右手,手掌已经微微红肿了起来,可见他打的有多重。

  “你自己平复一下体内的气息吧!”

  寂画捂着脸离开了这里,书影还是看着手掌发呆,许久之后才回过神。

  眼中的绿光渐渐放大,在快要掩埋他的那一瞬间,他闭上了眼,将那光芒算数压了下去脱力般的倒回床上,口中呢喃道,“我居然打了我妹妹……”

  …………

  夜间的皇城倒是热闹非凡,与药王谷的寂静反差太大,寂画本是想来散散心,结果这热闹的地方让她有些不习惯,也不知该玩儿什么,就不知不觉得专往偏僻的地方走。

  宽广的官道上,一名带着面纱的红衣女子闲散的走着。

  一阵马蹄声传来,本是无声寂静的大道瞬间尘土飞扬,寂画不爽的皱眉,正要开口就被一个人抱着离开原地。

  那一队骑马的人渐渐远去,寂画才推开抱着她的男人,“你哪位?”

  男子挑眉看着她,轻轻地拍了拍前胸和浅紫色的衣袖,“我好心相救,你倒毫不领情!”

  “怎么?这是嫌我脏了你的衣服?”看着他拍衣服的动作,瞬间火冒三丈,她本就心情很差,他倒好,居然还来惹她?!

  “嗯?你……”

  “我看是你想占姑娘我便宜吧?淫贼!”寂画当然知道他对自己不感兴趣,可她就是看不惯他那副样子,挥拳砸了过去。

  “诶?这位姑娘,此言差矣?你身材这么差,我能占什么便宜?我看是你欺我不知世事吧?”男子后退几步躲过那一拳,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怎么会有这种人?不!是怎么会有这种小婊子?这人……忍不了了,他敢再无耻些么?

  “我怎么了?你看看你胸那么小,摸起来必定也不舒服。”

  “……小?”寂画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自己傲人的胸脯,怎么可能?小?这个男人难道见过比自己还诱人的胸部?

  “噗…哈哈……”男子见她的动作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女人,哈哈……

  “你…你他妈敢耍我!”听到他的笑声,寂画猛地抬头,身体后仰,光着的脚快速的向他踢去。

  男子轻松的抓住她的脚腕,却没想到对方的武器并不是脚,柔韧的腰部在他双腿间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不过……重点不是这里!

  寂画居然就着这个被倒着提起来的姿势,整个上身倒着从他的双腿间钻了过去,柔软的腰卡在他双腿间,后脑勺紧贴在他腰上,双手从紫袍下伸进去抓着他的裤腰带。

  她一向不穿里裤,又因为是被抓着双脚倒过来的,所以层层红纱顺着光滑的脚腕一直滑落到大腿部,两人这怪异的姿势简直让人咋舌。

  “嘿嘿,混蛋,你不给老娘放开,老娘就脱你裤子!”寂画没感觉到自己的腿是什么姿势,就算感觉到了她也不会在意,只是拽了拽对方的裤腰带。

  “该死的女人,你住手!”男子尴尬的转开头,感觉到那双伸到袍下的手,怒吼一声。

  “你放不放?”说着又威胁似得扯了扯那已经有些松了的裤带。

  “你在拽我就捏碎你的脚裸!”

  “你敢捏我就撞断你的腰!”寂画的头还故意往后抵了抵。

  “你敢撞我就夹断你的腰!”男子也黑着脸紧了紧双腿。

  “你要是敢夹……老娘我让你这辈子断!子!绝!孙!”寂画忍着腰侧的压力,调动内力在腰间往上使劲压。

  “唔…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下贱,你给我停下!”下胯的阳物被挤的生疼,男子额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该死的,她还真敢这么干!

  “呼呼……”寂画也是一头的汗,这个倒栽葱的姿势真不怎么样,腰部已经尽力对付他的子孙根了,根本就没力气在支撑自己,双手死死的拽着他的裤腰带,“你停下,否则……我就是鱼死网破……也一定断了你的命根子,咱们谁也别想好过!”

  “该死,你先放,我的裤子要掉了!”

  “你怎么不先放?啊,疼疼疼,老娘的腰!”

  “臭女人,别再顶了,它真断了,我杀了你!”

  “你个混账!你捏我脚裸做什么?”

  “我很疼,当然要缓解一下。”

  “你再捏姑娘让你死全家!”

  “你再顶小爷强奸你全家!”

  “啊啊啊啊,该死!该死!该死!你到底放不放?”

  “你给我放手!”

  “你先放!”

  “你先放!”

  “你不放我凭什么要放?”寂画愤恨的双手用力。

  结果,某男的裤腰带如她所愿…被拽开了,然后………

  “啊——”寂画感觉双手拽着的东西忽然松了,眼见着脸就要擦过地面,失声尖叫。

  男子在裤带松开的下一刻便用力将寂画甩向空中,火速系好裤带,接住正下落的女人。

  寂画直接将男子扑倒在地,身子轻轻颤抖。

  “没事吧?吓傻了?”男子也懒得起来,就躺在地上抱着怀里的女人。

  酷e√匠网首e发}S

  “你才吓傻了!还有,有事也是拜你所赐!”寂画愤恨的推开为她垫底的男人,好歹她也是药王门的右使,怎么可能会怕这些,只不过她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个男人,所以就使了小女子的招数,可刚才想到脸会从地面划过她就瞬间怕了,现在缓过劲来就不一样了。

  “真是没良心的女人!”男子站起来拍拍身上沾染的灰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