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似是泼了墨一般,今夜并没有月亮,几颗零散的星星装饰在夜空,孤寂………

  木泽以为他有什么事,刚到门口便听到屋内传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就像是骨头碎裂,互相碰撞……

  他有些愣神,推开门的时候那声音已然消失。

  快步冲到屏风后,里面却根本没有人,可浴桶中的水还轻微晃动着。

  一只微凉的手覆上他的眼睛,湿淋淋的裸体贴在他身后。

  “呵呵…”轻笑在他耳边响起,“你倒是来的够快。”

  “冥绝呢?”

  木泽为何不动呢?

  因为他的穴道被封了……

  “你管他干什么?”

  木泽现在气的简直暴走,这女人哪儿来的?

  “难不成我该管你吗?”

  “我不介意。”

  “冥绝呢?”

  “他本不该待在这里,可为了你…破例了。”

  “你什么意思?”

  “呵呵,我还有些事要办,期待我们下次见面吧!”

  “你不许伤害……冥绝……”木泽无力的说完最后两个字就晕了。

  木泽软软的倒在身后人的身上女人的样子才露了出来,无暇的肌肤堪比上好的美玉,墨色的长发被水沾的湿淋淋的贴在身前,黑亮的眸子带着笑意,偏薄的嘴唇微微翘起,霸气,冷傲,却在那笑容中又隐隐让人看着发寒……

  “真是个笨蛋!”

  “都自身难保了……竟还念着一个非亲非故的孩子?”

  “说你笨还是蠢呢?”

  “是因为可怜他,所以担心?”

  “还是……其他什么?”

  将木泽扶到床上,云子绝披了件长衫坐在床边,“若非有事,我还真不想离开呢………呵呵,赤蛛!”

  赤蛛刚落地就看到只披着一件薄衫坐在床上的人,因为没有擦去身上的水,云子绝身上的薄衫已经有一些贴在她身上了,身体的曲线被勾勒出来,露出的纤颈在四周都十分明亮的烛光下衬得微微的发粉,让人想干些什么……

  “衣服!”

  “是…”赤蛛乖乖的出去找衣服了,他倒是想做些什么,可现在的云子绝,他敢碰么?想想都打冷战啊!

  TE看#!正7{版☆:章9#节bz上酷匠网O

  虽说如此,不过子绝吃了还骨丹,他还是狠高兴的,连他都办不到,他就不信木泽能敲破云子绝这座万年冰山。

  “子绝,衣服。”

  “把你的眼睛移开!”云子绝皱了皱眉头,他那是什么眼神,看的她不舒服,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呃,我出去等你。”赤蛛只能放下衣服退了出去。

  一身酷黑衣裙的云子绝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扯开木泽的衣衫,在他颈侧狠狠啃了几口,在确保那些痕迹在几天内不会消失后才关门走人。

  “果真还是黑色适合你?”

  赤蛛看她冷艳的脸,有些不服,为何离了这个人,她便不会再笑了?

  “走!”这字落下,云子绝的身影便闪出十几米之外。

  “是!”赤蛛赶紧跟上,这样的机会可并不多。

  子绝并不因为那件事生气,貌似还是因为晕在里面的人,虽然他……很不想承认……

  次日,几缕暖暖的阳光透过窗纸照进来………

  “嗯~”在床上被晾了一夜的人轻哼一声,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房顶,撑起身子下了床,刚在地上站稳便觉的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在下滑,低头时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一下,赶紧伸手抓住下滑的衣衫。

  “那个不认识的人昨晚所说的……不该待在这里的人……是冥绝!”

  “早知这孩子家世不简单……没想到身边居然有如此高人……”

  “以后也见不到了吧。”

  “不知道他身上的伤是不是都是他的家中之人造成的,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他此次被带回去又当如何?”

  “哎~~~”

  “怎么?叹什么气?”勾魂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冥绝走了。”

  “啊?”那小祖宗走了?什么意思?他自己走了?

  “昨夜有人将他带走了。”

  “他家人么?那很好啊。”

  “我不知道是谁。”

  木泽此话一出,风凌足足愣了半天,什么叫他不知道是谁?这不可能吧?“你……不是吧?”这人得多深的内力啊?

  依木泽的实力,就算是在江湖上也是少有的高手了,九段的人,这世间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啊!

  “我昨夜没有防备,但此人的内力的确在我之上,甚至……有可能是十段的人。”

  “嘶——”十段!?那是多恐怖的存在?

  “而且……”木泽的眼神有些怪异,“还是个女子!”

  “你说笑呢吧?”风凌嘴角一僵,女子的天分就算再好,九段初程也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这十段可是从未有人达到过啊。

  “比我厉害就是了。”

  “你对带走冥绝的那女人如此高的评价?”

  “她……受得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