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掠过,使得叶子随风轻摆,碧色林子深处的木屋中传来悠扬的笛声,让正欲进去禀告的人止步门外边,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再敢有丝毫动作。

  一曲已尽,却余音绕耳……

  门外的人还有些未曾回神,不知是何原因,次次听到这笛声,便莫名的跟着沉溺,不管……这笛声将他带去往何处,将让他做什么………

  “找到了?”低沉的声音自屋内穿出。

  “尊主,属下无能!”门外的人单膝跪地,只是膝盖撞到地面那一声,啧……让人心都震了震…

  “呵……”屋内的人轻笑了一声,把这笑声比作三月里的春风都不为过,“嗯~是无能,的确是无能!”

  ……咚……

  是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这声音闷的人心里不舒服。

  原本跪在那里的人已经躺倒了,脸上满是不安,只是——那个表情已经是他此生的最后一个表情………

  木门打开,过了一会儿才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形出现在门前,由于是夜晚,身着白衣的人更是显眼,白色锦袍边上绣着精致的流云花纹,名贵的腰带对于此人的作用似乎并非束缚,更多的像是装饰,上身半敞的衣袍前露出了大片胸膛,完美突出的锁骨,圆滑的下颚,几近无色的嘴唇,高挺的鼻子,再往上……

  一双碧色的眼睛正无任何感情的盯着地上的…尸体………

  可这眼睛却并不是他身上唯一一处让人移不开眼的地方,那披散了一身的银色长发同样不属于正常人的范畴。

  “锁骨锥都留不住你么?”银发男子独自喃呢一句,几道残影划过,原地哪里还有人?

  此时的风雅楼却又多出一位牛逼卡卡的人物。

  “要不是你说锁骨锥我才不来,你也真是闲的没事干,什么小孩都要可怜一下。”一人身材小巧的人跟在木泽身后不停的嘟囔。

  “沈飞寒,如果是个医者,你就给我走快点!!!”木泽回头瞪了他一眼,大步向前走去。

  沈飞寒回瞪,可惜木泽看不到,他只能加快速度跟着,他倒想看看是多吸引人的小孩让他如此在乎!

  在床上休息的人早就感觉到了有两个人来了,地上的锁骨锥没有处理,只是血已经干涸了。

  “醒了?”木泽进门便看到半靠在床上的人。

  “嗯…”

  “嘶!”

  倒吸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发出这声音的是沈飞寒,不错,他首先注意到的便是地上那三根沾血带肉的锁骨锥。

  这明显是强行取出来的,这锁骨锥钉的方位是骨头,强行取的话,那痛苦可不是人能受得了的,想到这里,沈飞寒快速的走到云子绝身边掀开他身上搭着的被子,果然看见三个黑洞洞的血窟窿。

  “你……”他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了,这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

  木泽盯着地上的东西看了一会儿才走了过去,“腿废了?”

  沈飞寒摇头,“有救,没流太多血,不难治,不过……”说着,看着云子绝的目光带着探究,“为什么是蛊?还是这么厉害的?虽然我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是赤蛛放入你体内的不错吧!”

  云子绝看着他道,“药王门门主沈飞寒!”虽然他没见过…可立马就能说出下蛊人是赤蛛的也只有他了吧。

  “哦?何以见得?”

  “呵…”

  木泽挑眉看着他们两个,这情矿……似乎有点儿不对吧?

  “你叫什么名字?”沈飞寒的袖子里落下几个普通的瓷瓶,他把一颗颗圆圆的药丸塞进那三个窟窿里,那样子怎么看都有点儿要让云子绝痛的意思。

  “我为何要告诉你?”这个该死的沈飞寒,故意的么?

  “呵!”

  “你那么用力干什么?”木泽扣着他挤压那些塞进云子绝腿里药丸的手用力将他拉了起来。

  被狠狠的拉起来的人愣了一下后顺势窝到了他怀里,看着云子绝的目光变得有些怨恨,“有吗?”

  感觉到沈飞寒胸前不是胸肌的‘胸肌’在他身上蹭,木泽甩开他,看着他的目光有些警告,“他再能忍也是个孩子?”

  “那些药全部融入他体内便没事了。”沈飞寒留下一句话便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她……”云子绝面上的表情很是惊讶,“竟是女人?”

  木泽带笑看着他,“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呵,她刚才的那眼神可是恨不得吃了我。”

  “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出的话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该说的。”

  ws看正版g、章N+节上酷p9匠{网=H

  “名字的话…叫我冥绝就好了。”

  “睡吧!”木泽转身就走,这孩子睡这里,看来他要再去找人收拾个房间让自己住了。

  “等等!”

  “怎么?”

  “陪我睡!”

  那三个字他说的很肯定,或者说是一道命令,不错,就是命令,那是一种上位者的口吻。

  “呵。”木泽很是有兴趣的回过身去,“我没听错的话,你这语气……是在命令我?”

  “是!”云子绝黑亮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行!”脱的只剩下里衣木泽才回到床上。

  云子绝贴近他,很舒服的放松心神,没过多久意识便松懈了,依稀只模糊的听到木泽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养出你这样的孩子。”他只觉得当时他的唇角一定有翘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