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男孩带到自己的房间,木泽小心的褪去他那件不合身的华丽黑袍,可看到致使男孩流血的器具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满身伤口倒是没有,就只有一处,在男孩的右腿大腿上有有三根露出头的锥状体,拼合起来看是一个三角形。

  那东西叫锁骨锥,是一些邪门歪教用来惩治背叛者的,除了他们,没人会用这样残忍的方法。

  可这个孩子……

  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木泽小心的替他处理了伤口,他试了试用内力能不能将那东西牵出来,可这锥中还有股莫名的力量在抵抗一切外来的能力。

  扣扣……

  “进…”木泽轻手轻脚的将男孩擦拭过的身体放到床上,随手将带血的帕子扔到一边。

  IN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2版

  听羽刚进门就被这满屋浓重的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占据了嗅觉,“你受伤了?”

  回头见是他,木泽也没隐瞒什么,“不是我。”

  走近了,听羽才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有些疑惑道,“他怎么在这儿?”

  “你见过他?”这对木泽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立马兴奋的开口追问。

  看他这么在意,听羽也就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两天前夜里去关窗的时候看见他手中拿着一坛酒边走往身后倒,似乎是很艰难的拖着身子在走,当时没怎么注意。”

  “酒?”看着男孩,木泽的眼中一闪而逝的奇怪,“他是被人追杀,为了掩盖血迹和味道么?”

  “结合目前实际情况和种种迹象来看,确是如此,他伤的很重?而且在腿上?”

  “嗯,你知道他腿上的是什么么?”

  “嗯?”

  “锁骨锥!”

  “什么?”听到这东西,听羽的目光直接锁定在薄被下男孩右腿的位置。

  “还是三根,你觉得谁会这么狠?”

  “夺魂殿?!”这江湖上最为阴狠的一个派别就是夺魂殿,其它的他想不出来。

  “不像。”木泽摇头,“若真是夺魂殿,他绝对跑不了,怕是现在早就是一副白骨了,夺魂殿的几大幽魂可是一个比一个恐怖。”

  两人谁都没注意到男孩微微一抽的嘴角。

  “那你认为呢?”

  “不知道,不过这个孩子应当是经过训练的,普通的小孩即使是再上乘的体质也做不到被钉了三根锁骨锥还能忍这么久。”

  “需要查么?”

  “不用了,看他的样子,身份不简单,我不想牵连风雅楼。”

  “嗯,那我去吩咐他们做些他能吃的。”

  “好。”

  听羽离开后,木泽也随后出去了。

  待感觉到整个房间周围都没有一点声响时,床上的人撩开沉重的眼皮尽量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可现在他一动就会牵扯到右腿深深刺入的三根锁骨锥,就这么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他却像是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一样。

  掀开被子便看到那三根没入纤细的腿里显得无比狰狞的物体。

  男孩目光一凝将薄被拽了回来,冷声道,“滚出来!”

  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床前,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他是从哪里来的。

  “属下该死!”

  看到这个人,男孩似乎松了口气,语气也缓和了几分,“怎么找来的?”

  “是赤蛛!”

  “他?”这声音三分不信,七分质疑。

  “子绝,我跟着你就不能做一次有用的事么?”墨绿色的衣袍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桀,半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拼凑在一起的五官同样俊美,可他右眼角那只仿佛有生命的赤色蜘蛛却让人看了便汗毛倒竖。

  他有一张让人羡慕的脸,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喜欢他,追随他,因为这个人——太毒。

  靠在床头的云子绝目光淡然的掠过赤蛛的脸,并未多停留一下,“我再说一次,别这么叫我!说说吧,什么代价让你能从元孤墨手上逃掉?”

  赤蛛的脸色微微一变,“没什么。”

  “呵…”云子绝冷笑,“出去!”

  赤蛛什么也没说,暗暗咬牙,闪身离开。

  “夜麟,帮我逼出来。”云子绝丢开被子,露出布满汗珠的瘦小身体。

  “主子,需不需要叫赤蛛进来……”

  夜麟的还话没说完,就被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打断,“不需要!”

  “是!”犹豫了下,夜麟还是过去把小小的身体抱在怀中,手悬放在他的腿上打你,却迟迟没有动手。

  “磨蹭什么?他敢往我腿上定锁骨锥,那我就看看谁更狠!”说罢比夜麟小了几倍的手覆上那只空悬的大手,一股浅白色的透明气体直直下流缠上他的腿。

  叮叮叮……

  金属落地的声音格外清楚,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三根锁骨锥上勾带着血肉静静的躺在地上,而原本钉着锁骨锥的那条腿………此时三个拇指粗的血洞正不停的涌出血液。

  夜麟的脸变得煞白,本能的伸手想要去堵住那不停涌血的地方,可一只手比他还要快的将一样东西放在那血洞上,那东西瞬间便钻了进去,这事倒也是蛮神奇的,那东西钻进去后云子绝的腿立马就不再流血了,只留那三个中空的血洞。

  云子绝抬眼看了赤蛛一眼,偏头窝在夜麟怀里闭上眼睛。

  “会不会有事?”夜麟着云子绝的腿,声音中有些后怕,若是主子这条腿…

  “难!”赤蛛眼中的心疼丝毫不加掩饰,“噬蛊可以瞬间吸食他所有外流的血液,再反送回他体内,可这次太严重,我需要去找些东西。”

  “好!”

  赤蛛走了,那只噬蛊却留在了云子绝体内,起码…他不会再流血,“夜麟,还骨丹留下,你回去!”

  “主子!”还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么?

  “别让我说第二遍!”

  “…是!”将一个瓶身是通透的红玉做的瓶子留下夜麟便离开了。

  看了看地上的三根锁骨锥,云子绝松了口气。

  一直到月亮升起,木泽才回到风雅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