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家里客厅吃饭,我说道;爷爷奶奶,明天我打算带着诗诗回她老家看看她的家人。奶奶一听到这消息有点不舍的说道;小天,那么早吗?要不然过几天再去?我说道;奶奶,可能没那么多时间了,过段时间我就要去南海上班了。爷爷说道;也好,也应该去诗诗家拜访一下了。

  我说道;嗯,爷爷奶奶我有时间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还有我想建个大房子,不知道你们是想在村里住还是想搬到镇上去?爷爷说道;建什么房子?哪里有钱?我说道;爷爷,我自己有点钱,在向我朋友借点就够了。爷爷想了想说道;能行吗?要不然等钱凑够了在建?

  我早就想到了爷爷会这样说,所以我只能找借口了。我说道;爷爷,你想啊,以后我要是跟诗诗结婚了总得有新房住吧?而且小姿也这么大了?爷爷听到我这样说才答应,我问道;爷爷,你想住在村里还是镇上?爷爷想了想说道;村里吧,住在这里几十年了都习惯了,换个地方我怕你奶奶不习惯,再说咱秦家祖先一辈子都是在这村的。

  我一想爷爷说的也有道理,我说道;爷爷,强子会在家一段时间,让他帮着点,你别累着。

  小姿难过的说道;哥,嫂子,我舍不得你们。我摸着小姿的头疼爱的说道;小姿,你这么大了以后在家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读书,等你大学毕业了哥就带你去南海这个大城市去。

  这一晚我们一家人在火堆旁烤着火一直聊到了深夜。等到第二天起床吃过早饭过后,爷爷奶奶都起来送我们了,奶奶唠叨道;小天,到了外头好好照顾自己啊,有时间就带诗诗回来知道吗?我笑着回道;奶奶放心吧,我会经常回来的,你们在家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有深深的不舍...

  在临走的时候我跟肖强说道;强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拿点钱给二大爷知道吗,他是我们的恩人。

  坐在车里缓缓的看着熟悉的景色离自己远去,心里不由伤感了起来。天谊看到我这样不由安慰道;天哥,你不用这样,男儿梦在八方。你一定要习惯这样的离别。听到天谊这样说我收起了情绪骂道;你小子怎么教育起我来了,靠...车里瞬间气氛就热了起来。

  某市王水镇,我们开车来到这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后了,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以前已经知道陈诗诗是农村人了,但我没想到这里这么穷,我以为我们那里已经够穷了,但跟这王水镇相比上塘镇起码要好上几倍。一个镇就像农村似的,也没多少条街,街上也没什么人,更别说有什么像样的楼房了,最高的也不过八层楼。我看着陈诗诗疑惑的问道;诗诗,你们这里为什么这么穷啊?按理说现在的政府政策,农村应该发展起来了啊。

  陈诗诗回道;谁知道啊,可能是贪官多呗。我一想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我说道;诗诗,要不然我们先在镇上住一晚,开车那么久了,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去你家里?

  陈诗诗虽然想迫切的见到家人但还是答应道;好吧,大晚上的去我们村里路也不好走。

  找了个还像样的宾馆开了两间房,就走到外面找吃的了,太饿了。走在街上,不过才八点多钟,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不过还好人家做生意的还开门。

  找了家饭馆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后,感觉坐了那么久的车确实累了,结了帐后直接向宾馆走去了。就快走到宾馆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站住..听到这声音我们不由停了下来,向后看去。十几个男子正慢慢的走过来。

  d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看到这情况身为混混的我,意识到他们想干嘛了。我看向天谊两人相视而笑,陈诗诗有点害怕的躲到我身后,我安慰她道;没事,在我后面就好。

  那十几个男子已经到了我们眼前,为首的一名男子说道;外地人吧?我也不想为难你们,把钱留下,人走。我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害怕,淡定的说道;这位朋友,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这样吧,给三百块你们喝茶。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三百块扔给他。

  那男子接过钱说道;你打发叫花子呢?我是叫你把钱都留下。我不耐烦的说道;这你就别想了,你想怎么样?

  男子恶狠狠的说道;那我就抢了,兄弟们上...说完朝我们冲了过来。我跟旁边的天谊说道;天谊,你看好诗诗,他们就交给我,我正想练练手呢。说完我冲过去,一个拳头向我打来,我急忙握住,然后朝他肚子踢了一脚,啊..惨叫声。一帮人在围着我打,但在我使用十二龙拳的情况下,他们这些普通人也不伤害到我。

  几分钟后,我最后的拳头停留在刚才那说话的男子面门前,啊..兄弟别打,那男子急忙捂着脸害怕的说道。我呵呵一笑,收起拳头说道;你们这身手,怎么出来抢劫的?我心里乐开花了,原来做高手这么爽,一帮人都打不过我。

  回到宾馆后,天谊开玩笑的说道;天哥,你怎么到现在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退去啊?我骂道;去你的..老子这才多久,就从一个菜鸟升级为高手,还不能让我得意一下啊?天谊道;靠..说完伸出中指往他的房间里走去了。日....

  跟陈诗诗回到房间后免不了一场大战,如今的陈诗诗在我眼里,已经不是那个羞涩的农村女孩了,这次她居然极为主动。

  躺在床上陈诗诗疑惑的问道;天,你的身手怎么那么好了?我没记得你学过啊。

  我确实没跟陈诗诗说过我练武功了,我回道;就是过年的时候在家里跟别人学的啊,你男人现在应该算是高手了,以后你就不用那么担心了。陈诗诗装住作怒道;你居然不告诉我。说完就往我身上骑了过来...

  没过一会,房间里又响了那个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