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天过去,每天都在重复着昨天的生活,不过生活倒也不是单调,每天上班有事没事就跟肖强和丁辉去调戏一下小姐,下班了有时又跟陈诗诗去吃宵夜。

  二个月过去了,我已经不是那个初到南海的土包子了,对南海这个城市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在这二个月里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别说是世界,就拿南海来说,各种各色的人,真是各种奇葩,各种装x。

  更夸张的是有一次我在上班期间看到有个人可能是钱多得不知道往哪花了,还是想在小姐面前显摆自己有钱,他竟然主动把包间里的设备都砸坏,然后主动赔钱,当时就把我郁闷得大骂,这败家玩意。。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虽然跟这些人比不了,可是也比我在临江的时候要好得多,每个月总有固定两千块钱寄给家里...。

  这天跟往常一样去上班,站在包厢门口跟肖强瞎聊着,又有一群客人上来了,我上前礼貌的问道;你好!老板,请问你订的是几号房?一位中年人牛气哄哄的回道;你们这里最大的,总统套房,我还是笑着回道;好,请跟我来。

  刚进到包房里面,那中年人嚣张的叫道;去给老子叫你们这最漂亮的小姐来,我问道;请问还需要公主吗?

  中年人说;要,有什么服务尽管上来好了,老子有的是钱。

  我拉开门走出来心里骂道;拽你妹啊,有钱了不起啊,不管那些,直接呼叫丁辉去安排了。过了一会,一帮小姐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拉开房口走了进去。而我没想到陈诗诗也来了,我急忙叫住她说道;诗诗,你小心点,这些客人不一样。

  陈诗诗回道;没事,什么客人没见过,我先进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诗诗走到里面后,已经看到那些男人们在小姐身上上下其手了,陈诗诗对这些也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她走过去问道;老板你们是想听歌呢还是唱歌?那中年人头也不抬说道;听歌,老子没兴趣唱什么歌,说完直接把手伸到小姐的胸部里面一顿乱揉。那小姐也能装纯,呀,老板,你好坏呀!说完脸红的把头低下去。而那中年人很明显吃这套,哈哈,坏吗?来把腿张开,让哥哥把钱塞给你的小妹妹。

  陈诗诗去点了几首劲爆的歌曲给这些男人助兴,便去打开酒倒给他们,而中年人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看着陈诗诗对着中年人说道;大哥,这小妞不错呀,水嫩水嫩的,以我的经验来看应该是处的。

  喔..中年人抬起头仔细的看了看陈诗诗,不看还好,看完眼神直接射出那男人兽性的目光,向陈诗诗招手道,来,小妹妹,过来陪哥哥喝几杯。

  好,陈诗诗也没想那么多应了一声就走过去拿起酒杯跟中年人喝了一杯,喝完就要站起来,却被中年人拉住,别急嘛,小妹妹,跟哥哥聊聊天,中年人说着话就摸上陈诗诗的大腿,陈诗诗不傻,她已经意识到了中年人想干什么,马上站起来说道;老板,不好意思,我不是小姐,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找小姐给你。

  中年人坏坏的说道;我不要小姐,我就要你,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怎么样?

  陈诗诗说道;对不起,老板,我做不到。

  cao,那年轻人站起来骂道,别给脸不要脸,我老大看上你是给你面子,赶紧坐下来,说着就硬拉着陈诗诗坐下,而那中年人也在陈诗诗身上胡乱摸着。

  陈诗诗此时已经哭了,她以前也没遇到过这样蛮横的客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哭求着说道;老板,你别这样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在门口一直注意着里面,看到了陈诗诗被拉着我就知道坏了,强子,快来,诗诗出事了,说完我就跟肖强冲了进去,指着那中年人说道;放开那女孩·········

 你tm是谁啊,不就是一个服员吗?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你给老子滚出去,不然老子叫人捶死你。那年轻人站起来骂道;

  我也骂道;你tm管我是干什么的,给我放开那女孩。

  给脸不要脸,给我打,那年轻人说完叫上同伴一伙人冲过来对着我跟肖强一顿狂打,当然,我们也不是软蛋,在我们被打扒之前他们也有几个被我们打扒了,尤其是那个说话的年轻人,我几乎所有的拳头都往他身上招呼,无奈我不是乔峰,而肖强更不是黄飞鸿,他们人多,结果可想而知·····

  我跟肖强,被打扒在地上,那中年人慢悠悠的走过来说道;想在老子头上英雄救美,也不打听我雷豹混哪的,说完一巴掌抽在我脸上,脸上火辣辣的!!

  陈诗诗坐在沙发上哭着喊道;老大,求求你别打他们了,555.......

  就在此时包厢门打开,经理走进了来说道;哟..豹哥,你来了!什么事让你发那大火?雷豹生气的回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什么东西,敢跟我叫板。

  经理生怕雷豹生气急忙回道;是...豹哥说的是,是我教导无方,豹哥给我个面子,算了吧!别跟这些小朋友计较,今晚你们的消费全部算在我的帐上。

  雷豹说道;好,我就给你个面子,叫他们给我滚,以后别出现在我眼前。

  经理向旁边的人说道;还不把人抬出去。我在陈诗诗的搀扶下走了出去,这丫头一个劲的跟我道歉,我说道,行了,别说了,我们是朋友嘛。

  经理办公室,你们啊,惹到谁不好非惹这个雷豹,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大圈帮的堂主,我帮不了你们了,你们去财务把工资结了吧。经理无奈的说道。

  丁辉着急的说道;经理,那雷豹真有那么厉害吗?公司都不敢惹他?

  经理生气的说道;你以为大圈帮是混假的啊?惹了他公司能有好果子吃吗?

  丁辉接着说道;那我也辞职不干了。

  经理,你.......

  从头到尾我一句话都没说,其实我知道不是公司不敢惹雷豹,而是没必要为了我们几个服务员惹雷豹这号人物,我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公司的,身体太痛了。

  从医院里包扎出来,我们三个人迷茫的走在街上,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是一些皮外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5G更@i新最A快p上…{酷Y@匠网(!

  我愧疚的说道;辉仔,强子,对不起,是我冲动连累了你们,丁辉一气之下也辞职不干了。

  丁辉说道;没事,这事不怪你,是我的话我也会那么做的。

  肖强也说道;是啊,没有怪你,况且诗诗也是我们的朋友,肖强这小子运气比较好,伤的比我轻。

  丁辉跟着说道,是啊,阿强说的没错。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公园,找了个长椅坐下,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眼睛直钩钩的看着前面,不知想什么,过了许久。

  我突然冒出一句话,我要赚钱,大把大把的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