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们说,这次军队通过这样的方法选拔人才,谁要是入选了,那福利肯定是杠杠的!”

  方小玉身边传来凌天宇那兴致勃勃的声音,在凌天宇身边,早有爱好八卦之人围成一团听凌天宇演讲。

  另外一边,天无和大脑袋不知道在商量什么,扑克梁则挡住了大脑袋的下半身,想来大脑袋又在做那龌龊事情。

  方小玉有些好奇,大脑袋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嗜好。不过询问了几次,不管是大脑袋还是凌天宇等人都讳莫如深,方小玉也就不在追问。

  虽然现在看起来双方处的不催,不过也只是互相利用而已,远没有达到交心的地步。

  在自己周围巡视一圈,方小玉悲催的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没事可做,因为伪装的原因,也不能提前离开操场,而且现在的环境也不适合练功,一时之间,一直以来忙忙碌碌的方小玉还真有些不爽闲下来的这种感觉。

  “嘿,那不是我们的刘师姐?她这是去哪里?”

  就在方小玉无聊的时候,大脑袋声音突然传来。

  方小玉顺着大脑袋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绿军装中,刘思琪一身短裙装,正朝着远处走去。

  “刘思琪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

  “听果果说,她是果果师傅,至于教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刚回来那天金蓉的话突然涌上方宇脑海中,刚听到消息的时候,方小玉还以为刘思琪是想通过方小果来认识自己,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在想想前几天方小玉在女生宿舍外观察方小果时发生的事情,方小玉感觉刘思琪似乎知道自己兄妹两身上的秘密,所以她才会刻意的接近方小果。

  想了想,方小玉悄悄站起来,尾随刘思琪而去。

  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有身体素质好的同学已经站起来开始打闹,所以方小玉的行动并没有引起骚动。

  只是天无看着方小玉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灵山市医科大,陆战队临时宿舍。

  “老陆,你那边有没有好苗子?”

  回到宿舍的黑面神们每个脸上都带着笑容,当然也有些人黑着脸沉默不语。

  “当然有,要不然我能笑的这么乐呵?有几个潜力真的不错,完成任何不成问题,不过明天训练量在大点,看看能不能挑选出更好的!”

  老陆哈哈笑着说道,显然心情愉快的很。

  “三眼,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女兵可不好挑选。”

  “班长,现在的女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娇生惯养的,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有几个好苗子,而且看情况是城里出身的居多,看来咱们农村生活到底还是好了,能吃苦的孩子不多了!”

  被称为三眼的正是今天女生军训那边教官的带队。

  “那就好,明天加大训练量,宁缺毋滥!”

  老陆严肃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

  三眼应了一声。

  这次来灵山医科大学军训的教官是陆战队多特种部队的三个预备小队,而老陆正是其中一个小队的班长。

  “小刘,一个人在哪里愁眉苦脸干什么?难道你的学员成绩不理想?”

  老陆对着方小玉他们的教官问道。

  “班长,我想我碰上难题了!”

  小刘苦着脸道:“不是没有好苗子,是有几个学生我拿不准!”

  “哦?说来听听!”

  老陆来了兴致,其余几个军人也凑了上来。

  “班长,那几个学生原本我认为很有潜力,所以依照我们说好的,我给他们加了训练量,结果本来拔尖的人好像没有了之前那种潜力,也就勉强能跟上!”

  “是不是隐藏了实力?或者说之前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不想进军队,所以……”

  酷匠t网☆M永-久$免…费看小(E说

  老陆疑惑的说道。

  “不是!”

  小刘苦笑一声:“班长,隐藏实力我们都会做,而且咱们特种部队有独特的检测方法,我检测过了,他们不是在伪装,可我的感觉告诉我他们在伪装!”

  说到者流,小刘双手一摊,明确表示出自己的无奈。

  “好了。我明天我去你那边看看!”

  老陆拍拍小刘的肩膀,说了一声。

  ……

  “那个黑面神,恨死他了!我诅咒他吃饭被水噎,睡觉掉床底,上厕所掉茅坑,最好穿衣服的时候反穿,这样我们就有乐子了!”

  在女生操场这边,四五个女孩子坐在地上,其中一个女孩子一边锤着自己酸麻的大腿,一边咒骂。

  对象正是那三眼。

  就连反穿衣服的诅咒都出来了,可见三眼在这群女孩子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和地狱中出来的恶魔一般无二。

  “青青,别念叨了,你就是在念叨,那个黑面神也听不到,有本事等明天你当着他的面念叨,看他会不会应验!”

  旁边的女孩子闻言打趣道。

  “死妮子,我看你是在找死,看招!”

  两个女孩子打打闹闹,铃音一般的笑声传出好远。

  “思缘,你怎么样?还能适应吗?”

  在打闹的两女孩身边,方小果一脸担忧的看着沈思缘。

  沈思缘身体有病这是她们两个的秘密,其她人并不知道。

  “放心,没问题,按照神医哥哥所说的,我已经和平常女孩子差不多,只不过还没除根而已!我能坚持下去!”

  沈思缘满脸红晕说道。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神医哥哥,真的是这样吗?”

  沈思缘的身体别人不清楚,方小果清楚的很,同学一起这么多年,好多次沈思缘发病都是方小果帮助送的医院,所以这样军训,方小果实在不相信沈思缘能撑下去。

  “放心,果果!”

  沈思缘朝着方小果笑了笑,突然轻咦一声,拿手拽了拽方小果。

  “果果,你师傅来了!”

  方小果转头看去,果然刘思琪满脸笑容朝着自己挥手。

  “思缘,我去见见师傅,你自己小心点。”

  “好啦,婆婆妈妈的,和你说没事就是没事!”

  “那我走啦?”

  “去吧!”

  ……

  男女操场拐角处,方小玉站在阴影里,看着方小果满脸笑容的走到刘思琪身边,两人有说有笑起来,差点忍不住将刚刚恢复的神识放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