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无郑重的提醒一句,不过眼睛却眨呀眨的,那神情明明就是在说:“方哥,到时候你来找我呀,我绝对无条件帮忙!”

  方小玉有些愣神,终于明白凌天宇为什么说天无是麻烦了,这样做简直就是自找麻烦么。

  “说了这么多,你们还是没说老头子们是谁,而且你们来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的!”

  方小玉将自己的问题再次重申一遍。

  方小玉重新提起这个问题,众人全部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凌天宇开口说道:“方哥,老头子们指的是三个现如今我们古武界仅存的三名炼魄期强者。”

  “炼魄期?”

  方小玉心中一动,现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超越了疯老头,疯老头只是能确定自己身体没有任何问问题,但是如何突破现在的窘境,疯老头却没有任何办法,炼魄期强者也许能给自己指导。

  “是的,炼魄期!”

  凌天宇认真的说道:“方兄,在国际上,我们古武炼魄期被称为神通期,同时也被称为行走在人间的神邸,成为封号神!”

  说到这里,凌天宇满脸崇拜。

  H更新最!A快上酷"{匠网f

  “这三位大能者,是我们华夏现在仅有的三位封号神,其中国安局九组组长,被称为心灵之神,擅长于窥视人心,至于其它我们就不知道了!”

  天无接口说道:“我们的总教官,也是武者学院的校长,被称为眷恋之神,擅长不清楚,因为我们谁都没见过这个猥琐老头出手!”

  “最后一个炼魄期高手则一直在主席身边,被称为守护之神,具体能力也是未知,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方小玉努力消化着天无话中意思,在疯老头口中现代已经没有了的炼魄期一下出来三个,这其中的意思非常值得方小玉好好思量思量,而且听几人口气,炼魄期或者能媲美炼魄期强者的异能者在世界上不少,要不然在里世界中华夏不能排位那么低。

  最重要的一点,在里世界中,华夏处于下风,也就是一直在防守。

  “什么是武者学院?”

  方小玉再次开口问道。

  “武者学院是经历那场八年抗战之后才成立的,为的就是挖掘古武新生代力量,到我们这,已经是第十二期!”

  大脑袋开口说道:“方兄弟,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第一就是邀请你进入武者学院,武者学院规定不能将里面的情况和外界说,即便是亲朋好友也不例外!”

  方小玉点点头,这能理解。

  “第二,查明方小玉兄弟的脾气性格,有些事情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那么,第三呢?”

  方小玉似笑非笑的问道,不过不等大脑袋回答,方小玉就肯定的说道:“我想你们还接到命令,如果我不符合你们的条件,你们会群起而攻,将我这个危险的萌芽扼杀吧!”

  凌天宇几人对视一眼,齐齐一摊手,天无开口到:“想必方兄也明白,我们不允许任何一个危险因素的存在!”

  两人眼神凌空对视,气氛瞬间凝固了不少。

  天无能感觉到方小玉眼中浓浓的不满,可同样毫不犹豫的盯着方小玉,件危险扼杀在萌芽中,这是护国组织这些年来才使出的手段。

  这些年来随着国家经济发展,生活富足,电脑互联网等各种因素影响下,崇洋媚外的人越来越多,明劲期已经可以算是里世界的高手,每一个明劲期高手都是珍贵无比,华夏少一个,国外敌对势力多一个,一减一加,会造成彼此实力对比的失衡。

  护国组织已经承受了三起这样的事情,其中一人还突破到炼魄期,彻底让华夏护国组织成为国际里世界笑柄,同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次发生。

  “哈哈!”

  “哈哈!”

  在几人注视下,方禹和天无同时哈哈一笑,紧张的气氛消散一空。

  方小玉悠然自得对着天无举起了酒杯,天无同时微笑回应,只有坐在天无身边的小紫看的清清楚楚,天无后背已经被汗水的打湿。

  几人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转而说一些里世界的趣事,什么光明骑士和吸血鬼谈恋爱,结果在新婚之夜被吸干了血液,狼人和巫女同居,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巫师傀儡……

  聚餐一直进行到下午四点,几人都很有默契的没在提及之前的话题,分手后凌天宇几人回学校,方小玉却折返大富豪酒店,在雪琪的带领下找到了方胜宇。

  “方哥,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和兄弟们说一声。”

  如今方胜宇虽然还在大富豪酒店,可已经不是为别人打工,三月集团出资收购富豪,作为三月集团的总部。

  当然,是彼此联络的总部,至于三月集团已经进驻以前的滕华大厦,现如今的三月大厦。

  三月集团的运行自然有人打理,只不过钱老头的这些弟子在全国各处都有产业,不可能随时随地在三月集团三月大厦办公。

  “你小子,我刚刚在下面包厢消费了不少,我就不相信雪琪没给你通风报信!”

  方小玉那拳头锤了锤方胜宇,在方胜宇呲牙咧嘴中继续说道:“你小子最近春风得意,事业爱情双丰收,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说完,方小玉眼神不断在雪琪和方胜宇之间来回扫视,一幅迫不及待的样子。

  雪琪顿时满脸通红,底下脑袋不敢和方小玉对视。

  方胜宇则揉着自己的肩膀,苦笑道:“方哥,你来这里不是就为了取笑我们俩吧!”

  “哈哈,这还真是我来这里的主要任务之一,怎么,不满意吗?”

  “得,我算怕了!”

  方胜宇耸耸肩,走到雪琪身边轻声说了几句,雪琪目光诡异的看了看方小玉,转身离开办公室。

  “我说大胜子,你在我未来的弟媳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

  “得,我可不敢!一直到现在都疼!”

  方胜宇笑着揉揉自己肩膀,给方小玉倒杯水:“方哥,大学生活怎么样?是不是很嗨?”

  “还行。”

  想想刚刚送走的那几位,方小玉脑袋有些大。

  好好的大学生活全被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