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宇笑嘻嘻的说了一声,然后直接撬开酒瓶子,咕嘟咕嘟一瓶酒就下肚,完了直接将酒瓶子一甩,爆喝一声:“爽!”

  “我说凌老二,你确定真的没事?”

  天无看看餐桌上的酒,在看看身边佳人,有些犹豫的问道。

  “为什么不行?反正现在出来也是那些老头子的主意,咱们喝喝酒怎么了?到时候出问题了让方兄弟搞定,没事没事!”

  凌天宇笑嘻嘻的说着,也不等方小玉张罗,站起来直接抱了一箱美酒,自顾自的喝起来,看那模样,简直就是千年酒鬼戒酒百年,见酒后就没命了。

  “天宇说的对,到时候让方兄帮忙说情!”

  大脑袋双眼放光,动作利索的拿起酒瓶吹起来。

  扑克脸从来都是行动派,餐桌上已经空了好几个瓶子。

  天无一见都这样了,也拿起了酒桌上的瓶子,还不忘顺手帮身边的美女启了一瓶。

  ge最}Z新章Ge节。t上a)酷t@匠网4;

  一时之间,整个包厢中,都是美酒下肚的声音,根本没人说话。

  方小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腹诽一声,方小玉也兴趣盎然,直接抱瓶子吹起来。

  半个小时,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部都在喝酒,即便那美女都不例外。

  这个包间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我去,怎么没酒了?”

  凌天宇将身边箱子里的美酒折腾到肚子里,去原本堆放美酒的地方看去,脸都青了,嘟囔着骂了一句。

  “爽!”

  “真爽!”

  “太爽了!”

  ……

  在凌天宇一脸郁闷之中,众人都将身边的美酒清除干净,纷纷开口呐喊。

  顿时,整个包厢中到处都是醇香的美酒味道。

  方小玉几人都面不改色,仿佛刚刚豪饮的并不是自己,只有那娇小的美女脸色有些微红,不过那明亮的眼珠中却充满了兴奋,还有一丝丝欲求不满?

  好吧,方小玉承认自己有些邪恶了。

  “不过瘾,方兄,在多来点!”

  天无砸吧砸吧嘴,毫无形象的说道。

  “上酒没问题,难道各位不应该告诉我点什么吗?”

  方小玉将手中的酒瓶子放在餐桌上,似笑非笑的开口问道。

  “想问什么就问,我们一定言无不尽,只要上酒不行!”

  大脑袋抢先说道,众人顿时点头。

  方小玉脑门冒起了黑线,来回扫视两圈,面对那一双双纯净无辜的眼神,头皮都有些发麻。

  你们几个巴巴的跑来,而且还正好跟哥一个宿舍,要是没鬼那才真叫见鬼,怎么现在反倒好像是我理亏?

  “好吧,那就说说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老头子是谁?为什么我能帮你们说情?”

  方小玉这问题一出,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凌天宇身上。

  “我就知道,一旦有问题,必定是我解释!”

  没好气的瞪了瞪眼睛,凌天宇对着方小玉说道:“方兄,让上酒,没酒我可没心情说。”

  方小玉看着一脸孩子气的凌天宇,差点没笑出来,不过还是吩咐上酒。

  一直都在包厢外等候的雪琪早有准备,临时调集的五粮液统统搬入了包间,好家伙,整整三十七箱。

  服务员刚刚退去,几人就迫不及待的往自己身边搬酒,甚至凌天宇和大脑袋为了最后一箱美酒的归属差点没打起来。

  “方哥,来之前那些个老头子已经将你的背景和我们说清楚了,也给哥几个布置了任务,不过来之前哥几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坦白的比较好!”

  凌天宇一瓶酒下肚,话匣子打开。

  “这话怎么说?”

  方小玉有点纳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见方小玉脸上的表情,凌天宇就知道方小玉只是自己猜测到一些,但是却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干脆直接说道:“方兄,我们也不藏着掖着,大家都是武者,彼此之间都有感应。”

  方小玉点头承认,但却没说话。

  “我和天无是明劲二层的修为,大脑袋,扑克脸还有小紫子是明劲一层修为,方兄你也是明劲期修为吧,现在几层?”

  凌天宇笑着问道。

  武者之间确实存在感应,但是一般修为低的感应不到修为高的,就好比刘思琪,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方小玉就知道刘思琪是古武者,但是刘思琪却不知道方小玉是武者。

  同时,修为高的能感应到修为低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只能感应出大的境界,但是却不能得知具体修为到了几层。

  所以,几人根本不知道方小玉的修为已经达到明劲九层,要不然早就跪地膜拜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得意洋洋?

  “明劲三层,最近刚刚突破!”

  既然人家已经猜到自己到了明劲期,那么也没必要隐藏,但是说高了说底了都不好,所以方小玉取了一个中间。

  “牛!”

  “你厉害!”

  “……”

  一听方小玉的修为,几人纷纷翘起了大拇指。

  “方哥,以后我就叫你方哥了!”

  凌天宇没脸没皮的凑在方小玉身边,一脸谄媚的笑容,就差没将整个人奉献给方小玉了。

  方小玉感觉自己脑袋上飞过了几只乌鸦,一种不好预感邻近。

  果然,凌天宇接下来的话让方小玉明白自己彻底惹上麻烦了。

  “方哥,两个月前你才突破明劲期,现在就明劲三层,是不是吃了什么天才地宝?或者有什么奇遇?好事可不能独享,要拿出来分享,兄弟们也沾点光呗!”

  剩下的几人都是紧紧盯着方小玉,就连小美女都是上下点头,就差直接上来索要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方小玉有些不得劲,毕竟几人都是明劲期修为,眼光那叫一个锐利呀,让方小玉总是有种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剥光衣服的感觉。

  “你是怎么知道我前两个月才突破的?”

  将赖在自己身边的凌天宇提溜起来仍在他自己位置上,方小玉冷声问道。

  “方哥,别这么暴力好不好!”

  凌天宇抱怨一句,也不整理自己的衣服,开口说道:“方哥,前段时间忘忧山庄的事情还记得不?”

  此话一出,方小玉顿时心中一紧,提高了警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