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方哥,我这就去办!”

  方胜宇严肃的点点头,然后离开包厢。

  “猴子,是我,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监视你……好,你现在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明天我去找你!”

  拨通猴子的电话嘱咐一句后,方小玉收起手机对着大头点点头,两人离开富豪酒店。

  ……

  忘忧山庄地下十五层。

  整个忘忧山庄地下建筑十五层是最大的,差不多有十米多高,其它楼层都有不同的房间,十五层只有四个角落有四座悬空阁楼。

  在十五层的中央,拇指粗铁丝做成的围栏到处坑坑洼洼,围栏里面此时血肉横飞,一名彪形黑人还有一名矮小的黄种人正在殊死搏斗。

  “砰!”

  一声巨响,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急速分开。

  黑人满脸鲜血,一道巨大的伤疤从额头经过眼睛一直到脸颊划开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坨坨流出,深然白骨清晰可见,半个眼中挂在巨大的伤口上,说不出的恐怖。

  在黑人手中,一只淌满血液的胳膊手指还在不断抖动,在黑人对面,黄种人捂着自己失去胳膊的臂膀,一双三角眼盯着疯狂吼叫的黑人,眼中恶毒清晰可见。

  在围栏外面,无数人疯狂的大叫着,有男有女,全部飞舞着手中的纸片,在朝着笼子里面大骂或大声喝彩,偶尔有从里面迸射出来的鲜血更是让他们疯狂大叫。

  什么风度,什么仪表在这里都是扯淡。

  男人状若疯魔,女子更是疯狂,甚至有些女子脱的一丝不挂,扒在牢笼上疯狂大吼大叫。

  这里,就是黑市拳赛!

  这里,每个人都不正常。

  这里,生命只是儿戏。

  牢笼中,黑人大汉咧嘴一笑,将手中的手臂塞进自己嘴巴,狠狠撕下一片肉,就这样咀嚼起来,血沫肉沫四处飞溅。

  黑人这动作瞬间让全场气氛爆棚。

  “啊!杀人魔,威武!杀了对面那小子,杀死他,打爆他的脑袋,姑奶奶今天晚上任凭你折腾!”

  牢笼外面,一女子直接将自己身上的罩罩脱下仍到黑鬼身边,尖着嗓子疯狂大喊道。

  “赤龙,上!弄死那黑鬼,老子可是买了一千万你胜,你要是胜了,老子给你找一百个处女!上!快上!”

  黄种人那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满脸狰狞,疯狂许诺。

  ……

  四角阁楼东边的一处阁楼中,外面那疯狂的声音一丝一毫都没穿进来,但是透过那阁楼上巨大的玻璃窗,下面场景一清二楚。

  阁楼中。

  李铁满脸笑容挂上电话,对着身边小弟吩咐一声,小弟转身离开。

  “狼头,为什么不将方小玉的妹妹她们抓来?那样我们就更有把握了!”

  身边小弟不解的问道。

  “你懂个屁!”

  李铁没好气的说一声,小弟充满笑容的脸顿时耷拉下来。

  “今天心情好,给你们说道说道!”

  见得牢笼中黑人大汉再次撕扯下黄种人另一条胳膊,李铁笑着说道:“你们认为姓方的那小子来了这里还能活着出去?今天晚上的重头戏可是东方公子和凌家大少爷的赌斗,姓方的那小子将代表东方公子出战,往常两家公子赌斗水平你们都知道,姓方的那小子今天死定了!”

  李铁满脸残忍的笑容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只要将那小子弄来这里就可以了,何必要麻烦的将那些人弄来?再说了,除了猴子,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总而且还在上面,动了那个都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高,实在是高!”

  李铁刚说完,身边众小弟就猛拍马屁。

  “浪头,凌家的人来了!”

  就在这时,小弟中有人突然说道。

  李铁脸上笑容一收,透过玻璃窗朝电梯处看去,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人在十几名壮汉的簇拥下正朝着北边的阁楼而去。

  “去通知东方公子,我们出去!”

  李铁吩咐一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此时,牢笼中黑人和黄种人已经分出了胜负。

  黑鬼大吼着将黄种人撕成两半,血液内脏四处飞溅,这样的场景和地狱没什么区别。

  可是牢笼外的众人却更加疯狂。

  疯狂中的众人谁都没注意,那凌家大公子在黑衣大汉的簇拥下进了西边的阁楼。

  “东方呢?不是怕了吧!”

  李铁刚刚走进阁楼,那年轻人就一脸不屑说道。

  “凌公子说笑了,东方公子马上上来,还请凌公子稍等,不知道有什么不满意的,小的马上去安排!”

  “滚!”

  面对李铁的卑躬屈膝,年轻人一点面子都不给,冷冷的喝到。

  “是!”

  李铁心中恼怒,可还是恭恭敬敬的退出了阁楼。

  别看年轻人年纪不大,李铁清楚,只要这人说一句话,自己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在这些豪门大少的眼中,自己就是一条狗,而且是随时都能抛弃的狗。

  即便这个凌家少爷在这里将自己弄死了,东方也不会说什么。

  这就是狗的悲哀。

  甚至有时候在这些人眼中,李铁猪狗都不如。

  hj更、%新最快上Gr酷{匠网B

  恭恭敬敬的合上门,李铁抹把脑门上的汗珠,心有悸动的看看那门,吐口唾沫,随后离开阁楼。

  ……

  “嗤……”

  忘忧山庄外的路上,刺耳的刹车声中,一辆红色宝马准确停在山庄停车场处,车子刚一停稳,一个壮汉就打开车门上了宝马车后座。

  “方先生,狼头交代,你来了直接到地下十五层!”

  “指路!”

  “顺着那边一直开下去!”

  壮汉指的方向正是停车场的方向。

  坐在副驾驶的大头看看后座上的壮汉,双眼射出凌厉的光芒。

  壮汉先是有些害怕的身子一缩,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直接对上了大头那凌厉的眼神,毫不相让。

  “有种!希望你一会还能保持这样的态度!”

  大头阴恻恻的说一句,不再理会壮汉。

  此时,车子已经驶进了停车场,顺着道路一直向下。

  几分钟后,车子到了尽头。

  “下面怎么走?”

  “下车,我去开门!”

  壮汉冷冷说了一声,等方小玉和大头都从车上下来后,壮汉拿出一个对讲机!

  “人到了,开门!”

  “嘎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