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那怎么办呢,我怕你一个人会孤单,所以好心的让你们一家陪着你了?”

  “你····你把他们怎么了?”蓝忆童恐惧的问。

  “你放心,现在她们暂时很安全····不过一会····我就不确定了。”赫连珊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快意的笑。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你要杀要剐随便,不要伤害我的家人。”蓝忆童近乎哀求。

  “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把我的事情泄露出去了呢?”

  “没有···我谁都没有说,你不要伤害他们,赫连珊···我拜托你不要伤害他们。”

  赫连珊看着她的恐惧和哀求丝毫不为所动。

  “你求我也没用,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知道的太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蓝忆童追了出去,她拉住赫连珊想知道她到底把她的家人怎么样了,两人在楼梯口争执起来,倏地···赫连珊脚下一滑,整个人就这么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珊儿···”南煜炎一个健步冲过去抱着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

  他听到秘书说她来了,他以为是来找他的,谁知在办公室等了许久都不见她来,他便到出来寻她,设计部的人说她被蓝忆童叫到了休息室。

  他本来还奇怪蓝忆童怎么会找珊儿,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么一幕。

  赫连珊感觉到自己体下有一股凉意,大惊。

  “煜···我们的孩子···我今天本来是要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我们有孩子了····但是蓝忆童她···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有孩子,她威胁我打掉孩子,我不愿意,她就把我推下楼梯,怎么办····煜···孩子····”赫连珊断断续续的说着,还不待说完话,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南煜炎一震,目光渐渐下移,当他看到她下体溢出的血时,双眸徒然变成了嗜血的紫红色,好似要掀起如狂飙的飓风,他放开她,转身把蓝忆童扯了过来,一个用力把她抵在墙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你怎么这么狠毒,珊儿身体本来就不好,你这样是想杀了她吗?”

  蓝忆童也惊呆了,赫连珊····怀孕了。

  看正$K版)章节上#l酷《$匠网kl

  怎么会,那晚的人是她,不是赫连珊,那····她的孩子不是南煜炎的!!

  南煜炎狠狠的掐住她,恨不得立马就拧断她的脖子,蓝忆童拼命的拍打着他,“放···放手,····混蛋!···那是她自找的!”

  南煜炎捡了一下,倏地放开手,失望的看着她,“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是这么残忍的女人,蓝忆童我错看你了。”

  蓝忆童也冷冷的说“哼····你现在才知道我蓝忆童是什么样的人吗?南煜炎···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的愚蠢。”最后那句话似乎另有深意,但是南煜炎根本没去在意。

  “啪”蓝忆童的脸颊上印出一个鲜红的手印,嘴角有血流了出来。

  他不在看她一眼,转身就抱起赫连珊,大步走出去。

  蓝忆童站在原地,身子慢慢的滑坐在地上,脸埋进膝盖中。

  小腹突然一震抽抽的痛着,她没有在意,只是用手按住。

  脸颊上火辣辣的,那种痛一直在提醒着她,她跟南煜炎彻底玩完了,不管之前是不是喜欢,以后···她蓝忆童的世界里不会再有南煜炎。

  她倏地想起爹地妈咪他们,迅速爬了起来。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快步离开SMV。

  她打了车跟司机说了地址后,司机惊讶的说:“姑娘,你要去的地方刚才发生了火灾,你不知道吗?”

  蓝忆童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身体忍不住的在发抖,许久她才急声问“你说发生火灾,是怎么吗?怎么会····你确定是这个地方?”

  “是啊,我把广播打开,你自己听吧,现在都还在报道呢,好像是瓦斯爆炸,看来是个意外啊,整个别墅都着火了,看来里面的人是没有得救了。”

  “快···快点送我过去,快点···”

  “现在去不了吧,那边好像已经封路了。”

  “求求你,带我去吧,那是我家,我爹地妈咪和姐姐都在家里,我好担心她们,你带我去吧。”

  司机大叔望着她为难到,最后还是决定带她去“好吧,我带你过去。”

  蓝忆童感激的谢了他。

  二十分钟车子到了,蓝忆童还不等车停好就冲了出去。

  火势还是很大,消防员看她冲了进来,马上拦着她“小姐,太危险了,你不能进来。”

  “里面的人呢?我爹地妈咪呢?还有我姐姐她在哪里?”蓝忆童激动的抓着他问。

  “对不起,火势太大你的家人估计都已经牺牲了。”消防员知道她是家属后,有些无奈的说。

  他们已经尽力了,但是火势太大无法进去救人。

  “你说谎,他们不会有事的,你说谎。”蓝忆童失控的叫着。

  “小姐你冷静点,这里太危险了,你先出去吧,要是有生还的人我们一定会救出来的。”

  这时走过来了几个消防员强行把她带了出去。

  “放开我,你们不去,我自己去,放开我。”

  “放开··”

  被带到安全地后,蓝忆童被人看着,不让她进去。

  蓝忆童很是着急但又不知道怎么办。

  倏地她想到了一个地方,她悄悄的躲避了看守员,来到一棵老树下,那里是以前她和虫虫的秘密通道,小时候爹地妈咪不让她们出去玩,她们就挖了这个洞偷偷跑出去。

  她慌忙把土拨开,打开盖子,倏地里面有个人爬了出来。

  “咳咳····”

  “虫虫····”蓝忆童看清了人,是虫虫。可是下一秒她惊恐的捂住了嘴,避免自己大叫出来,虫虫全身是血,大大小小的烫伤布满了裸露的皮肤,但是这些现在几乎都不算什么,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虫虫的脸···左边眼角下的脸颊几乎全部烧伤,腐肉和血水交织在一起,看着格外的恐怖,可憎,猫儿用力的捂住嘴,眼泪就这样流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