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会有人给你下了药还没有被察觉,那我想在这里应该也验不出什么,我明天就回去了还是拿给子茗吧,他身边有小秋在,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什么稀奇古怪的药都知道。”

  “好吧,尽快把化验报告给我。”

  “好。”

  “其实就算是查出来是被下药,你也只能把下药的人杀了而已,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南煜炎何尝不是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才会这么暴躁,只是他需要一个宣泄口而已。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南煜炎烦躁的抚了抚胀痛的额角,“如果是其她女人我可以毫不在意,但是对方是珊儿,我就必须要负起责任,我已经亏欠她太多了。”

  “那···蓝忆童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放弃了?”

  “珊儿比她更需要我。”

  墨凌轩没有在说什么。

  两人聊了些组织里的事情后,墨凌轩就走了。

  ······

  蓝忆童回到家的时候虫虫还没有回来。

  她直接进了房间浴室,洗完澡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从脖子处一直到身上都布满了吻痕,看上去无比暧昧。

  当她知道自己被人侵犯了的时候,她几乎绝望了,她蓝忆童是多么骄傲的人,要是随随便便就被一个陌生男人给上,了那她要怎么办,可是···当她知道那个人是南煜炎的时候她心里似乎得到一丝安慰,还好···还好是他,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只是潜意识里就这么觉得,也许是因为她有这么一点点喜欢他吧。

  #"酷%匠网a、唯t●一HR正9"版,64其他&都|S是{盗版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接着是虫虫的声音“猫儿··你睡了吗?”

  “没有,我在洗澡已经好了,你进来吧。”

  猫儿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虫虫正在床上聊着微信,小脸上洋溢着笑。

  “唷···这是在跟男朋友聊天呢?这么开心。”

  虫虫见她出来收起手机,笑容也变得有丝羞怯,她接过毛巾帮她擦头发。

  “对不起啊,今天都没有陪你。”

  猫儿不在意的笑道“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不过你要真觉得对不起的话,那就在陪我睡两个月,就当补偿好了。”

  “好啊。”虫虫爽快的答应。

  猫儿从那次回来后就一直不敢自己一个人睡,她们其实在一起睡的时候比较多,虽然有两个房间但是多数时候她们都是在一起睡的,只有她们两都需要办自己的事的时候才会分开,以免互相打扰到。

  猫儿窝在虫虫怀里静静的也不说话,让虫虫帮她吹干头发。

  等到头发吹干她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也只有在她怀里她才能安心的睡着吧,虫虫让她躺好,自己去了浴室整理一下在上床睡了。

  猫儿最后也没开口说今晚发生的事,就算是虫虫她也开不了口。

  第二天,蓝忆童依然准时到SMV报到。

  虽然设计部的事情基本已经快要结束了,但是她答应了两个月,就一定会做到。

  她已经叫张世杰帮她安排了一个设计部的办公位,发生了那种事她没有办法每天都都面对南煜炎。

  她搬了出来他也没说什么,这要在以前他早就用各种办法迫使她留下,这样也好只要他不招惹她,一个月后大家各自安好永不相见。

  在设计部的日子要充实许多,况且距离时装发布会的时间越来越近,大家都处于最后冲刺状态,所以一个月也很快就要到了。

  蓝忆童本以为会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最后几天,谁知还是天不如人意···

  这天刚好设计部的人都在加班,她一个人也不好意思走,所以干脆跟大家一起。

  “蓝忆童有人找你,她在休息室等你。”

  林丽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说。

  “谁找我啊?”蓝忆童疑惑的问。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了不就知道了。”林丽丽语气傲慢的说。

  蓝忆童不打算在问,去了休息室。

  推开门一看,既然是赫连珊···

  蓝忆童顿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戒备了起来。

  “你找我?”

  “没错。”

  赫连珊走到她身边,眼睛直盯着她。

  蓝忆童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被她逼到墙角。

  蓝忆童总感觉今天的赫连珊看起来很恐怖,虽然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还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我的身份你是不是知道?”

  她今天才看到放在她桌上的那本日记,之前一直没注意,今天无意中打开一看竟然发现是她妈妈的日记,里面记载着所有有关她和她妈妈的秘密,她大惊,听手下的人说当时去找蓝忆童的时候找到了一本日记本,当时没有在意,现在一看才知道,她不确定蓝忆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有没有告诉煜,不过看现状是没有的,思前想后,她决定让她消失,蓝忆童一直是她的眼中钉,早就该除了。

  蓝忆童心中一惊,顿感不好。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试探她。

  怎么办···以前的话,赫连珊就算在看她不爽也会顾及到怕自己身份暴露不会明着对付她,可是现在她要是真的已经发现了的话····那她现在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蓝忆童脑海里瞬间预想了几种事情的后果,都很恐怖···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但是叫她跟赫连珊求情,她死也不会。

  “绝对比你所认为的多。”蓝忆童正定的说。

  赫连珊眯起眸子,危险的看着她“蓝忆童你是真的不怕死还是装的,你是觉得我不敢在这杀你吗?”

  “既然横竖都是死我怕有用吗?”蓝忆童不以为意的说。

  “好···我就不信你会什么都不在乎···你等着,我会用最残忍的办法让你痛不欲生。”赫连珊阴森森的说。

  蓝忆童脊背一凉。

  此时的赫连珊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娇弱,她现在就像一个嗜血的杀人狂魔。

  “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不准伤害我的家人,不然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