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侧身躺了下来,想以此缓解一下身上的不适。

  谁知····身边的人翻了个身把窝在他怀里,手臂环着他的腰,娇小的身子还不停的在他怀里蹭啊蹭的。

  南煜炎本来就一身的火现在烧的更旺,怀里的女人似乎不知道自己在点火睡梦中还不时的传出一声声娇喘,热气洒在他的胸口,直接进了他的心里。

  蓝忆童根本不知道自己躺在一个欲火中烧的男人怀里,他被舞麟下了点迷药所以睡得很沉。

  南煜炎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双手抚上她的身子,特有的清香钻进他的鼻间,充满了诱惑。

  因为药力发作蓝忆童睡得很沉,根本没有意识到身上的人正在做什么。

  南煜炎低下头,有些急切的吻着她,沁人的香甜瞬间把他淹没,只剩下本能的需求和脑海中想要她的念头。

  他急切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裙,然后直接压到了她的身上。

  她想要推开身上的重量,可却使不出一点力气,无力的根本分辨不出,这种疼痛从何而来。是梦境,还是现实?

  前所未有的美妙,使南煜言从头皮道脚趾,都在兴奋的叫嚣着。

  蓝忆童本能的抗拒着他的动作,一双小手无力的抵在他的胸前。

  身体的疼痛在刺激着她醒来,可是,眼皮却重如千斤怎么也抬不起来。

  南煜炎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禁锢着她,想要从她身上感受到更多。

  终于,他在她体内释放。

  他无力的趴在她的身上,大口喘息着,头脑开始变沉。这种情药是从沙漠之心-----沙迷果中提取的,药效发作的慢,但是一颗果子的药力可以让一头犀牛发狂,同时在舒缓欲望后身体也会特别乏累。

  所以南煜炎身子翻下去后,也昏睡了过去。

  赫连珊在房间里等了好长时间都不见人来,便找来麟,问他怎么回事。

  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愿伤害蓝忆童,所以自己到了天台去,他也跟手下确认过了,南煜炎已经上来了,怎么会没有人呢?

  赫连珊和麟马上出去看,来到九号房间的时候两人顿感不妙。

  为了南煜炎走错房间,他给蓝忆雪发的是六号房,那个房间里的是赫连珊,蓝忆童其实是在九号房,但是现在蓝忆童的这,因为门牌号松了也变成了六号房。

  赫连珊开门的手几乎都是颤抖的,她祈祷着希望不要是她所想。

  进了房间,听到两道有些絮乱的呼吸声时,她愕然,反应过来后,赶紧打开了灯。

  当她看到床上的情景时,差点失声尖叫,她不敢相信的捂住嘴巴。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马上稳住纷乱的心,转过身对麟说“你把她带到隔壁房间,现在,马上!”

  麟看了她一眼,似有话说又忍了下去,恭敬的说“是。”

  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在扯过一张毛毯包裹着她的身体,出了房间。

  赫连珊深吸了口气,慢慢退下自己的衣服,走了过去·····

  这一觉,好似睡了很久。而且,她破天荒的做了个春梦!梦境真实的让她回想起来都有些脸红心跳。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她一个连恋爱都谈过的小丫头,怎么会做这种梦呢?难道是有了喜欢的人她饥渴了!蓝忆童拍拍脸颊,打消脑里的念头。

  她翻身想要下床,刚站起来,身下一阵剧痛让她又倒回床上。

  她猛的僵住,目光下移,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时,她呆住了---------

  九号房内,南煜炎揉了揉额角,紫眸慢慢的睁开,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煜···”

  熟悉的娇柔的声音,透着颤抖。

  他一滞,转头看到身边的人时,惊讶的坐了起来,“珊儿?你怎么在这儿?”

  赫连珊用被子盖住赤裸的身子,咬了咬嘴唇,有些委曲,又有些无助,“这里是我的房间啊,我有点不舒服上来休息,可是休息到一半你就来了,然后,你就·····”

  南煜炎拍了拍额头,之前模糊的片段,这会全都涌进了脑海。刚才一心想要去找蓝忆童所以应酬的时候喝的有点过了,然后就····

  “该死!”他恼怒的咒骂一声,目光触到床单上那抹刺红时,眉头拧到了一处。

  赫连珊忍着快要夺眶的泪,朝他努力扯出一丝微笑,“煜,我不会后悔,也不会要你负责,你不要生气。”

  抬手揉了揉胀痛的额头,南煜炎伸开双臂抱住她,“珊儿,不要再说傻话了。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只是有些气自己,一时冲动伤害了你?”

  酷匠H网o正《v版首i发

  邪眸闪过精芒,他总觉的事有蹊跷,他的酒量岂会是几杯就能放倒的,但是并没有感觉到谁给他下了药,如果是酒里有药他只要一闻便知,就算察觉不到,一般的情药对他也没有作用,难道真的是他自己冲动了。

  蓝忆童直接冲进浴室,扭开水,愤怒的冲洗着身子,冰凉的水似乎完全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该死!到底是哪个混蛋?!

  此刻她几乎怒的想要砍人,可眼框却红了,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混合水珠布满脸上。她洗得很用力,连皮肤都被搓红了。可她还是用力的洗着,恨不得洗掉一层皮。

  该死的混蛋,居然敢趁她睡着的时候偷袭。

  她发誓一定要找出这个人!五马分尸大卸八块!

  “叮咚”门铃响起。

  很想当作没听见,可对方显然不开门不罢休的,一直坚持不懈的按着。

  蓝忆童忍无可忍的拉开浴室的门,“再按就把你的手剁了!”

  这一记爆吼果然管用,外面瞬时安静了。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两只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她自嘲的笑笑。

  蓝忆童啊蓝忆童,你就这点出息?至于为这种事哭成这样吗?靠,权当被狗咬了!

  不过,她一定会查出到底是谁,希望那混蛋不要死的太早,被她知道是谁的话,一定要先,奸,后杀。蓝忆童愤恨的想。

  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去调酒店的监控录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