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都这个时候了在矫情就太过了。

  赫连赤见她没有反驳心中更是惊喜。

  这算是默认了吗?

  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墨凌轩看着两人幸福的画面顿时觉得有些刺眼,压制了心中的不异。

  “竟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煜那边还在等着我。”

  “恩,那我送送你。”

  “不用了,你留下来照顾她吧。”

  “墨先生,谢谢你。”蓝忆雪淡淡的道了声谢。

  “不客气。”

  望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墨凌轩是个洒脱之人,不属于自己他不会执着。

  他只是惋惜难得遇见倾心之人,可惜相逢未嫁时。

  君子不能夺人之美,更何况是朋友之妻。

  墨凌轩出了医院直接去了SMV找南煜炎。

  总裁办公室内南煜炎一身戾气,气压很低。

  “怎么了?蓝忆童出了什么事吗?”墨凌轩不明的问。

  “哼····好的很,跟个野男人在一起,呆在人家家里不愿意走。”南煜炎冷冷的说。

  “·····”

  南少,这话听着怎么这么的闺怨呢。

  身在别墅的蓝忆童华丽丽的打了个喷嚏。

  “不是说今天会送回来吗?你去接人了?”这话一点都不像是在询问,反倒是像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南煜炎瞪了他一眼,不回答。

  墨凌轩腹黑的笑着,能看到他们的冷冽的教父大人吃瘪那是多难得的事情啊,看来他真的应该好好的拜见一下这位蓝忆童了。

  “那丫头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说还不想回来,要在那里把伤养好在说。”南煜炎想起刚才她说完这些就果断挂了他电话,他差点没想冲过去掐死她。

  “那样也好啊,反正受了伤回家也不好交代,蓝忆雪已经跟家里说她要出差几天,自己要住校所以现在回家只是图添父母的担忧。”

  墨凌轩煞有其事的说着,完全不顾面前的人一副要灭了他的样子。

  “好什么好,都不清楚人家的底细就跟人家同居一点情操都没有,她知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是个危险分子啊。”

  墨凌轩“····”

  我说南少难道你有情操这种东西吗?还有···你自己似乎也是个危险分子吧,黑手党教父难道不比人家搞情报的危险么?

  “你有没有查过她跟东方靖是怎么认识的?”

  “不用查,就是上次赫连家为了给珊儿接风办了一次晚宴,就是那次勾搭上的。”

  “·····”

  南少··请问你到底是有多闺怨啊··有多闺怨啊··太幼稚了。

  墨凌轩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修罗这次是为了幽冥殿的新入武器设计师来的,看来幽冥殿这次是收了个重头戏啊,道上很多人出高价要得到这个人,但是幽冥殿保护的很好根本无从查获,昨天我刚接到线报他们已经把人转移到了哥伦比亚,看来我这次来是要扑个空了。”

  “你叫莫菲和冰旋去一趟,能抓活的最好,抓不了就杀了,我们不能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祸害。”

  南煜炎顿时狠戾的说,紫色的眸子充满肃杀。

  “恩。”

  “King···你对蓝忆童是怎么回事,你喜欢她?”

  南煜炎沉默了一会,喜欢吗?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说不是,但是这次事情之后他还能这么这么说吗?似乎已经不能了,虽然不愿承认,但是他好像真的喜欢上那只猫了。

  “对,喜欢。”南煜炎爽快的承认。

  他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所以只要确定了就会承认。

  墨凌轩笑了笑,他早料到他会这么说。

  “那赫连珊那边你要怎么办?”

  “珊儿我会跟她说清楚。”

  “不管怎么说还是恭喜你找到真爱,好好珍惜吧,不是每个人遇到倾心的人都能拥有的。”墨凌轩话中透露了淡淡的感伤。

  南煜炎似乎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凝着他道”怎么了,你看上人家有夫之妇了。”

  墨凌轩“····”

  ~酷、匠V网唯一正:I版,其1他h$都☆是?盗版*

  “那有什么嘛,喜欢就抢过来啊,管她有什么。”南煜炎发挥了一贯的霸道主义。

  “我不像你,我要的是心甘情愿。”墨凌轩鄙夷的望着他。

  “像你这么磨叽的话人家孩子都打酱油了还吊着呢。”

  墨凌轩“····”

  果然不能跟流氓讲文明。

  “既然幽冥殿的人不在这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怎么,有事?”墨凌轩会意的看着他问。

  “真懂我,还有两周公司会有个酒会为了时装发布会做个噱头,’红帮‘刚好在那天会有一批南非钻石在A市做交易,我想你去帮我劫了它。”

  “上次他盗了我们一批轻武器,这些刚好当做利息。”

  南煜炎风轻云淡的说着,好似他们只是再聊下午的便当好不好吃这种简单的小问题。

  “OK,克洛估计会很后悔把交易地点放在A市。”墨凌轩似笑非笑的说,眸中浮现出淡淡的肃杀。

  两个星期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其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过于的平静总会让人想起暴风雨的前夜···SMV国际的酒会当天

  东方靖和蓝忆童到场的时候酒会已经进入高潮阶段,所以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除了那双紫色眸子···从他们进场南煜炎就一直盯着她,她早就察觉了,只是装作看不到。

  有了上次的经历蓝忆童是坚决不要再跟他一起参加酒会了,免得又被丢弃。

  蓝忆雪今天也跟赫连赤来了,这算是已经默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蓝忆童开心的过去挽起她道“唷··我家虫虫这是果断被征服了的节奏啊。”

  语气中有戏谑但更多的是喜悦。

  蓝忆雪被她说得小脸红扑扑的,也不反驳了。

  竟然都决定了,就不在矫情了。

  “猫儿··这位是?”蓝忆雪转移了个话题。

  “东方靖,我的救命恩人。”蓝忆童爽朗的道。

  “原来就是他救了你啊,谢谢你救了童童,我是蓝忆雪。”蓝忆雪感激的道谢。

  “客气了,东方靖。”东方靖回以她一个微笑。

  这边聊得很是欢愉,另一边南煜炎看着蓝忆童那灿烂的笑格外的刺眼,握着酒杯的手渐渐变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