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怎么搞得,能把自己伤成这样,还有什么地方受伤了,身上呢?”南煜炎说着就要掀开衣服检查。

蓝忆童忙伸手阻止他。

“ 靠···你这也太直接了吧,没有了···就这些,都是些小伤,过段时间就好了。”

要是让你检查还得了,姑娘我的名誉还要不要了。

【小姑娘有话说“话说····蓝小姐,你的名誉似乎在几小时前已经彻底没有了的说。”

蓝小姐:“滚。”一只拖鞋飞过。】

“这叫小伤?”南煜炎不悦的看着她。

“······”她怎么觉得明明是她受伤,反而他更生气呢。

蓝忆童不想跟他纠结这些问题“我说小伤就是小伤,你走吧,我真的累了。”

“一起走,不然就一起留下。”

蓝忆童”·········“

东方靖“·····”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不是酒店,你说留就留吗?”

“为什么不,说不定我跟东方少爷还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呢,对吧?”南煜炎望着东方靖,意味深长的道。

东方靖但笑不语,看来他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了,不愧是King黑手党的领导者,敏锐度比一般人强太多了。

蓝忆童不明白他说什么,疑惑的看了东方靖一眼。

“你们认识?”

东方靖摊着手无辜的摇摇头。

“看吧人家又不认识你,不要老跟人家装熟。”

南煜炎火。

蓝忆童不等他说话“你快走吧,再耗下去天都要亮了。”

“慢走啊南少,我就不送你了,你把童童的伤口弄裂了,我还要帮她重新包扎。”东方靖笑着说。

南煜炎差点没一掌拍死他,既然敢拐着弯在数落他的不是。

南煜炎看了蓝忆童一眼,的确她的身体状况太差了,本来就一身伤还被他这么一折腾肯定支持不住,况且人家压根不愿意见到他似的,一直在下逐客令,想了想还是决定走了。

临走前又回过身说“工作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叫人接你的工作,你就好好休息吧,工资就算你带薪休假。”

说完转身要出去。

“蓝忆童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唤道”南煜炎····”

南煜炎迈出的脚步一顿,有些惊喜的站住,没有回头问“怎么了。”

他想她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你是不是真的很爱赫连珊。”

南煜炎身子一震,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沉默了一会道“应该是吧。”

“恩,没事了。”

蓝忆童开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知是什么心情,难过?··愤怒?··心痛?··应该都有吧。

“上楼吧,我痛了。”蓝忆童淡淡的说。

“好”东方靖抱起他上了楼。

来到卧室后把她放在床上,转身拿起急救箱把她重新包扎伤口。

整个过程蓝忆童没有叫一句痛,面上也没有表现出痛楚的表情,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为什么没有跟他走。”

“你想我跟他走?”蓝忆童没有回答反问。

“不想。”东方靖直接回答。

两人又陷入沉默,一直到包扎好伤口。

“你刚才为什么问她那个问题?”

“因为想知道答案。”

东方靖“····”

这也算回答。

“这次的绑架跟他有关····是赫连珊做的。”

蓝忆童有些诧异的望着他,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因为他的语气可以说是肯定的。

东方靖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你喜欢上南煜炎了?”

“这个跟我喜不喜欢他没有关系,我问他是不是很爱赫连珊只是想分清敌我,并不是怨他对赫连珊的感情。”

“赫连珊欠我的我会全部讨回来,连 本 带 利。”最后几个字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

“南煜炎应该很快也会知道是赫连珊做的,所以你不是还有机会吗?”

“不会,他不会知道的。”蓝忆童笃定的说。

“为什么?”

他认识的King不像是会因为女人就失去判断力的男人,为什么童童能这么肯定他不会知道呢?

“没有为什么。”

东方靖见她不愿说也就没再逼问,反正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他派人一查就清楚了,他的‘修罗’还没有查不到消息。

不过 ···东方靖感觉这次被绑架后蓝忆童有些不一样了,但是那里不一样呢,又说不上来。

蓝忆童拉开被子躺下休息,那知东方靖也躺了下来,蓝忆童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瞪着他“你这是在干什么?”

“睡觉啊。”东方靖理所应当的回答,脸上还挂着纯洁的笑。

“我知道你要睡觉,但是为什么要跟我睡在一起。”

“咦····我们刚才就是睡在一起的啊?”东方靖小白的说,那模样纯洁的让人不得不信。

  'e酷I匠5网M唯y一正√y版N,J其他2}都、L是!,盗R版

蓝忆童“·····”

“你是在提醒我应该把你毁尸灭迹,以保我的名誉吗?”

“嘿嘿···其实还有一种办法你不妨可以借鉴一下。”

“什么办法?”

“就是···以身相许”东方靖自动忽略她的怒意接着道“你可以效仿聂小倩和七仙女啊。”

“好啊···之后在效仿潘金莲毒死武大郎,我就可以马上荣升为本市最年轻有钱的寡妇了。”蓝忆童苍白的笑容加上有些无力的声音说出这话让人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

你强。

“可是我都帮你清理了身子,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负起责任。”东方靖一张妖精的脸非常严肃的说。

听到这话蓝忆童无血色的脸颊上竟浮现一丝淡红色。

他不提还好,一说起这个她就有先杀了他再自杀的冲动,被楼下的声音吵醒时她发现自己竟然在他怀里,身上就套了件黑色衬衫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姿势无比暧昧的抱着他的腰。

当时真的想找个洞钻。

一想就知道肯定是这妖精男帮她清洗了身子,而且是毫无保留全裸的那种。

但是,人家好歹是救了她还帮她处理伤口忙活了大半夜,她也不能忘恩负义啊。

“你不用再次提醒我,你有多该消失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