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了,我现在就要带她走。”

  “这样啊···我想这个我就做不了主了,你还是亲自问问童童本人吧。”

  说罢侧身让他进了屋,自己则上了二楼,不一会就抱着蓝忆童下来。

  南煜炎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拳头渐渐握紧,紫眸中浮现一抹明显的杀气直盯着他们。

  蓝忆童也不想这么被抱着的,但是她的脚因为在森林里逃跑的时候被石头和树枝之类的东西划破了虽然已经上了药但一下地走路就钻心的痛,撇去这些不说···她刚醒来的时候都以为自己的骨头散架了,全身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

  谁实话她现在真的不愿意动,就想这么躺在床上。

  东方靖小心的把她放在沙发上,贴心的找来靠枕给她支撑着身子,弄好后才在一边坐下。

  “你来这里干什么?”蓝忆童淡淡望着他说,语气除了冰冷之外还显得无力。

  她坐的离他有点远,但是还是可以清楚看到她脸色的苍白,本来就白皙的皮肤现在更甚,几乎没有一丝血色,颈上还有隐隐约约的伤痕,似乎连到衣内,腿上盖着毯子看不到情况,但是那双小巧的玉足上却缠满了绷带,看到这些南煜炎心里的怒火顿时全没有了,剩下的只是疼惜。

  “我听说你和蓝忆雪被人绑架了,我是来····”南煜炎说着停了下来,因为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

  说他是来找她的吗?但是人家现在已经脱险了,难道要说是来接她的吗?那岂不是在说她深处险境的时候他没有在意现在她脱险了才想到来接她,南煜炎顿时陷入了尴尬。

  其实当他知道她被绑架的时候他是多么的担心,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把那些绑匪凌迟了。

  蓝忆童见他不说话,便开口“我现在没事了,你回去吧。”

  “那好,你要跟我一起走。”南煜炎马上反驳道。

  “我不能跟你走,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想让我家人看到,我不想他们担心,你自己回去吧。”

  “我没说要送你回家。”

  蓝忆童不懂他的意思,问“不回家那我要去哪里?”

  “你去我那。”南煜炎毫不犹豫的说。

  蓝忆童诧异的望着他,半晌才冷冷得开口“不必了,我不想你未婚妻误会的更深。”

  语气里尽是冷漠和讥消。

  “Q酷匠网i正版'首J}发

  南煜炎一时无语。

  “你走吧,我累了要休息了,东方抱我回房。”

  “好。”

  东方靖起身刚要去抱她就被一道蛮力给推开,他一时没注意连连后退了几步。

  南煜炎抓起她的手腕沉声说“跟我回去。”

  蓝忆童手腕本来就受了伤,现在被他这么用力一抓更是钻心的痛,但是她却只是低着头没有叫出声,深吸了一口气忍下痛楚之后才抬起头,静静的凝着他说“我说了我不会回去的,你走吧。”

  南煜炎震怒,紫色的眸子似要溢出火来,不觉得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蓝忆童一时没忍住吃痛的低呼了一声。

  东方靖看到她被抓着的手腕上已经渗出血丝,忙过来拉开南煜炎,但是南煜炎正在气头上他这么一过来更是怒火旺盛,一拳就挥了出去。

  东方靖担心着蓝忆童没有防备,愣是吃了他一拳,倒在地毯上。

  “东方···你没事吧。”

  蓝忆童也没想到他会出手,担心的甩开南煜炎钳制的手,跑过去查看他的伤势。

  “没事,一个拳头而已,还伤不到我。”东方靖笑着道。

  “南煜炎你闹够了没有,这里不是你家请你有点基本的礼貌好不好。”蓝忆童站起来怒斥着他,但是声音听起来软弱无力基本没什么威慑力。

  “我胡闹,我大半夜不睡觉找遍整个A市,你说我胡闹,我担心你被绑匪撕票,一直找了你十几个小时你说我胡闹,好啊···蓝忆童,你真是好样的。”

  南煜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道,那语气就像是在零下几十度的冰窖里一样冻得人心里都发凉。

  蓝忆童完全愣住了,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他的话,他说他找了她十几个小时,他说他翻遍了整个A市在找她,原来····他是担心她的,那他刚才怎么不说?

  蓝忆童就这么站着忘记了脚下的伤痛,一直站着···直到感到一阵晕眩。

  南煜炎眼明手快接住了她。

  “喂···猫,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刚才还一阵愤怒,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又心疼得不得了。

  东方靖也走了过来,眉头紧了紧,道“你没看到她全身的伤吗?”

  南煜炎这才好好打量她,抱着她的时候发现她全身冰凉,脚上因为刚才的站立现在已经有血溢出来了,还有那双腿上,白皙的皮肤上全是星星点点的大小伤痕,刚才一直有毛毯盖着现在一看几乎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还有手腕处有些新鲜的血迹,他记得一开始是没有的,那就是说····南煜炎拉过她的手,蓝忆童有些不愿意的想要缩回手,却被一声警告“不想我到房里全身检查的话就乖乖的别动。”

  蓝忆童一听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听话的伸出手。

  南煜炎轻轻掀开袖子,顿时紫色的眸子紧咪在一起,在掀开另外一只,也是一样缠满了绷带,只是那只手上的血迹已经干渴了,这只手上的血迹还是新鲜的。

  “为什么刚才抓着你的时候不说,难道你是铁人吗?流了这么多血都不会痛的吗?”南煜炎愤怒的同时也在后悔,自己怎么这么粗心,没有早点发现。

  “你那种状况我要是说句话,估计你会把我手拧断吧。”蓝忆童挤出个苍白的笑容戏谑着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