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

  南煜炎和赫连赤两个人山洪待发的架势相互望着。

  久久赫连赤终于坚持不住,先发话了。

  “你把我叫来这坐了一个多小时,一句话不说,这样很让人有压力知道吗?”赫连赤无奈的说。

  “还需要我说吗?拿我垫背感觉怎么样。”语气明显藏刀带剑。

  “呵呵········这件事啊,多大点事嘛,还劳烦您南少亲自叫我过来一趟。”赫连赤听到这个,马上语气变得献媚,真的和他那张绅士的面孔极不对称。

  “哦····”南煜炎音调高了几分。

  “那你帮我输了官司这个怎么算呢·····”南煜炎眯起紫眸略有算计的望着他。

  “这个·····你也知道,我一开始是想逼蓝忆雪出庭,可是那丫头就是不出,竟然目的没达到,所以····干脆换了个更有用的办法。”赫连赤笑咪咪的说。

  “哼哼····。”南煜炎冷哼了两声。

  “我们公司的今后5年的诉讼就交给你了····”南煜炎邪魅的勾着唇角道。

  “啊····你也太黑了吧。”赫连赤一脸‘误交损友’的表情。

  “我比你白多了。”南煜炎淡定的说。

  赫连赤“·····”

  “王强的是怎么死的查出来吗?”南煜炎慵懒的问。

  “没有任何线索证明他是他杀,一切都做的很自然的。”赫连赤眉头蹙起,略有几分沉重的说。

  正因为太自然才更加可疑,这明显是很专业的人做的,一切都处理的很好。

  “我看这绝对不是冲着你来的,很明显是冲着那两丫头来的,蓝忆雪一直是幕后,基本没有人知道她,所以她可以排除,剩下的······就是蓝忆童了,那只猫虽然平时锋芒太盛,但也不至于惹到这种事,你从她这边查查看,她最近有没有跟什么人结怨。”南煜炎淡淡的分析着,紫眸渐渐变得深邃。

  是谁这么狠,为了让她们输官司,竟然杀人灭口。

  这人心狠手辣不查出来,日后若是想对她不利的话,那就麻烦了·····

  “咳咳····你不会是喜欢上蓝忆童了吧。”赫连赤一副戏谑的样子说。

  “你那只耳朵听到我说喜欢她了?”南煜炎不为所动的反问。

  “南少什么时候会对别人的事这么上心过。”

  “我只是不想我的人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杀手还大咧咧的逍遥法外而已。”南煜炎淡定的为自己开脱。

  赫连赤”·····“

  拜托这也算理由·····你杀的的人能建一座城堡,还会在乎这么一个小角色,开什么玩笑。

  “煜·····容我提醒你一下,珊儿她才是你应该在乎关注的对象,希望你不要负了她。”赫连赤收起玩笑,严肃的说道。

  “没有人能取代珊儿。”南煜炎沉着眸子说道。

  没人能取代,却没说喜欢,煜····你确定真的没人能取代珊儿吗?

  赫连赤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南煜炎起身到酒柜倒了杯威士忌,一口灌入,似乎想借此压制住心里蠢蠢欲动的某样东西。

  ····

  “喂····你们俩终于舍得来上课了。”顾晓晓一听说两人来学校,便先来打招呼了。

  “因为想念我们的大美人了嘛····”蓝忆童故作娇甚的说道。

  “咦·····得了吧,你的话从来都不信。”顾晓晓鄙夷的望着她。

  “哎唷·····美人怎么能不信人家呢,人家的小心肝啊·····都碎一地了。”说罢,一对猫眸扑闪扑闪的望着她。

  K酷G\匠网正i版W首\发

  “·····”

  “好了,你们两一见面就闹个没完。”蓝忆雪打趣的说。

  “呵呵·····还是小雪好,温柔贤惠的,童童这段时间没少蹂躏你吧,我看看···有没有瘦了点。”顾晓晓扒着她的脸左瞧右看的,煞有其事的样子。

  “别胡说,我家虫虫我怎么可能会蹂躏她呢,心疼的不得了。”

  “行了,你们还真是没完了。”

  “晓晓,我们刚进来时看到许多学生都穿的奇装异服的,学校是有什么活动吗?”蓝忆雪问道。

  “恩····你们这么久没来学校,可能不知道,学校最近要办一个活动,名字叫‘流金岁月’主要是感谢各大资助商和领导,其实说白了就是想筹集下一年的建校资金,校区扩建什么的····”顾晓晓解释着。

  “还有啊·····我是这次活动的节目策划人,啊····对了·····我的节目还差一个,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你们两不正好吗?”顾晓晓鸡贼的瞅着她们两,那模样就像看到实物的饿狼,眼里闪着绿光。

  “不要。”几乎是同时蓝忆童和蓝忆雪一起说道。

  “不要这样啦·····帮个忙嘛,你们可是最佳人选啊。”顾晓晓哀求道。

  “咳咳····下个月的蓝秀时装展····我不小心拿到两张票,唉···要卖多少价位合适呢,这个票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贵宾席啊·····”顾晓晓见两人不为所动,便把矛头转向蓝忆童,红果果的诱惑之,就不信你不上钩,一般情况搞定蓝忆童就等于搞定蓝忆雪了。

  “成交····你要我们做什么。”蓝忆童马上就同意了。

  蓝忆雪默哀‘猫儿,你就不能有点骨气吗?’

  顾晓晓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说:“不用刻意排练什么节目,只要A大两个校花上台就够颠倒众生的了,你们就表演最拿手的好了,童童唱歌,雪儿伴奏,歌曲你们自己敲定。”

  她们两的默契,她可是见识过的,所以绝对的放心啦。

  “OK。”蓝忆童豪爽的答应。

  “爽快,票给你,你和小雪一人一张,祝你们玩得开心噢。”顾晓晓一脸得逞的嘚瑟样,潇洒的挥挥手道个别就走了。

  “刚回学校就不得安宁,哎····。”蓝忆童感慨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